沒有限期﹑沒有特定條件﹑一切由他們作主﹑工作內容正當,事成就有大把金幣入手。

原本這是很吸引人的工作,如果委託物不是人﹑如果不是蘭爾的話,如果目的地不是帝都的話藍青一定會更高興的接受這次的工作。

由哈姆雷島回到大陸之後,一行人為了決定送蘭爾回去的路而聚集在旅館的房間對著地圖討論著。

「如果由這裡穿過伊東低地,再繞過永恆森林的話太花時間了。」白月第一個指出一條必定被否決的路線。

「那沿著海岸過去呢?」安娜指著地圖的另一邊,這條路的路程比白月提出來否決的比較短一點。

「這也可以,不過一想到又得山長水遠回去帝都附近心情就覺得鬱悶。」藍青又再次把不滿的目光投向坐在較後方的蘭爾。

「古斯希特,我先聲明如果你說要由這裡先坐船到米羅港的話,我寧願一個人走陸路遲點和你們會合。」白月看了看現在身處的港口城市和地圖上海岸線上的一個個港口。有嚴重暈船症的她絕對不想再困在海上搖搖晃晃的船上飄盪。

「走陸路也可以。白月妳不用擔心。反正不趕時間不是嗎?」古斯希特笑著說,安娜提出來的意見是南方最常用來前往帝都的路線,如白月所說,要特地去繞過永恆森林真的太花時間。

「為什麼不走這裡?這最快不是嗎?」芙莉娜突然伸手指著地圖的正中,在永恆森林和高特孟斯山脈之間的一個溪谷帶。

「芙莉娜妳打算走這裡?」

「不行?」

「藍青,那條路有什麼問題嗎?」安娜好奇的看著地圖上這條沒有特別標示有道路的通路,由圖上看那的確是畢直前往帝都的方法,但因為中間沒有特別標出城市和國道,所以直覺會認為此路不通。

「也不是有太大問題,我們之前也走過一兩次,只是那裡的感覺太世外陶源,走進去會有罪惡感……」

「風景很美?」安娜的好奇心萌芽了,之前說想去的魔法師之島已經到過了,雖然發生了大事沒有怎樣觀光有點可惜,現在聽到有個被形容為世外桃源的地方她當然會想去見識一下。

「是那裡的人很美……」搶在藍青之前白月先回答了安娜的問題。「安娜知道永恆森林是其中一個精靈族的地盤吧?」

「知道呀!那很出名的說。」精靈族的歷史比人類更長,雖然他們的森林在帝國境內,可是精靈族卻不等於是帝國國民,帝國法律對他們沒有效用,而對他們在所的數個森林也不明文的規定著不得擅進。

精靈族一向愛好自然和平,甚少在人類聚集的城市走動,不過精靈一族天生的美貌也是家傳戶曉的事。

「那個溪谷的人呢!有很多都是有精靈族血統的哦!所以全都是俊男美女,加上他們的生活風格也和精靈族很相近,所以環境也保持著自然的美麗,普通人去第一次會感動得說不出話來,可是再去就會深深覺得自己像是在污染那個地方似的,加上那裡像是精靈族的半領地似的所以沒成為交通要道。怎樣,是不是很想看?」白月提到俊男一詞時還故意看了看藍青,像是在比較一下印象中那些半精靈俊男和藍青有多大的分別。女人就是這樣……

古斯希特先不理白月如何煽動安娜,他比較好奇的是芙莉娜提出這條路的原因。

芙莉娜沒有明確的說要加入他們的小團隊,但是經過了之前的事件,他看得出芙莉娜頗為在意安娜,加上她也是安娜的魔法老師,在團隊的立場他當然也不拒絕這個強力的同伴。只是她有什麼打算,他卻是無從知曉。

「很簡單,三條路當然是選一條比較有趣的。」接收到古斯希特的目光,芙莉娜隨即提了她認為有趣的地方。「聽說那裡住了個賢者,有機會還真想找他出來呢!」

「賢者?」聽到的人異口同聲的問,連蘭爾也興致勃勃的湊上前,看來大家都對賢者的話題很有興趣。

「你們沒聽過嗎?」芙莉娜意外的看了看大家。

「沒有,大陸上很久沒有出現過賢者的傳聞了。等等!芙莉娜,妳是什麼時候聽說的?」古斯希特突然想到,不能用平常人的角度去解釋芙莉娜對時間的觀點。

「二十年前左右吧!還不是太久前的事。」

「那應該還有存活的可能。」藍青認真的推算著被稱為賢者的老人再活二十年的可能性。

「說不定他有精靈族血統,所以才住在那裡吧?」安娜對溪谷的興趣大增,除了想看精靈和風景,如果連賢者也見得到,那就真是收穫豐富了。

「安娜也想去吧?」白月再確認一下,比起罪惡感,她還是想再一次欣賞那裡美麗的風光。

「嗯!」

「安娜姐姐想去的話,我也去。」蘭爾終於找到機會插話進來。雖說由頭到尾他都沒有決定權。

「少數服從多數。藍青也沒問題吧?」古斯希特不用再確認女性組的意見,反正經過森林旁的溪谷並不是有什麼危險性,在大半數人沒問題的情況下他也沒有理由再反對。

「沒有啦。」

「那就這樣決定了!」當古斯希特宣佈取道溪谷之後,他們又忙碌安排蘭爾的馬匹,旅行途中的必需品之類。

安娜主動的跟了白月出去搜購乾糧,蘭爾本來想跟上去,可是被藍青阻止了,他心不甘情不願的被藍青拖了去買馬。

「你這小子別一天到晚只會黏著安娜,像條寄生虫似的。」

「你別說得這麼難聽!你是在妒忌姐姐和我親近而已。」蘭爾紅著臉說,而藍青則是聽得感覺有點想吐。

他看到這個明白表現出像個情荳初開的少年就難免會聯想到那些無所事事的貴族們最愛的其中一樣玩意……談戀愛。

兩個人吵吵鬧鬧你損我我損你的出了旅館,而留在旅館內的古斯希特就抓緊機會和芙莉娜談另外和行程無關的事。

「芙莉娜,妳有見過類似這石板的東西嗎?」古斯希特把自己收集到的其中一片石板碎片給了芙莉娜看。

原本以為在魔法師之島上可以找到線索,可是他問過莫道爾,和大魔法師法克雷特有關係的家族其實在島上已所餘無幾,石板的線索在哈姆西島上可說是斷掉了。

「我自己沒看過…你收集這種東西做什麼?」芙莉娜皺眉的著這些石板,她一個人生活了這麼久,見得多遇得多,她個人對帝國也沒有特別的忠誠心,連對著洛昂這種和善親民的皇族她也不會說得上有好感,其他高傲跋扈的皇族就更討厭。雖然法克雷特是著名的大魔法師,但她也沒有因此覺得該要尊敬他。

「那是我和某人的約定,要幫他找回石板。連妳也沒聽說過嗎?」茫茫人海,他該從什麼地方開始找呢?

「沒有,不過法克雷特的時代魔法師公會還沒存在,他沒有收弟子,我知道的大概也和你差不多吧。」

「那唯有邊旅行邊打聽了。」古斯希特嘆了口氣把石板收回袋子之中,大約還差兩片的石板,他還要再花多少時間才找得到?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