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古斯希特等人由蘭爾領路來到遺跡的時候他們正是看到這詭異的現像,漫天紅光,地上的魔法陣斷裂成一節節,石板的碎板不自然的在半空中飄浮,心中記著芙莉娜的忠告,古斯希特沒讓神官和蘭爾踏進魔法陣的範圍。

「愚蠢的人類。恣意打開幽界的大門有什麼目的?」由芙莉娜口中說出的話令人心底一震。在她身邊的安娜吃驚的看著身前的她,突然間她覺得身前的芙莉娜很陌生,雖然臉還是一樣,但整個人給人的感覺變得遙遠和高不可攀,而芙莉娜的紅眸更是比平日看到更閃亮,更令人望而生畏。不自覺想退開一點的安娜被芙莉娜一手拉住,芙莉娜沒有看她一眼,但手上傳來的力道像是要告訴她不可以離開。

安娜心想,芙莉娜一定是把自己的身體借給她剛剛召喚的神祇了,如果不是這樣,她沒辦法解釋為什麼芙莉娜會變得這麼不一樣。

「哈哈哈!果然!果然魔女是和魔神定了契約而得到不老不死!哈哈!還問為什麼!當然是要召喚魔神!我要力量!比世上任何一個人都強的力量!」邦奇瘋狂的笑著,雖然自己強行發動的召喚魔法已形同失敗,但和他知道的一樣,和魔神有著契約的芙莉娜同樣可以令他見得到魔神,只要有辦法令魔神和他結下契約的吧,儀式什麼的不重要。

「愚蠢至極!既已將靈魂出賣的你,已經連人類都不是了。」她連手也不用動,只是瞄了邦奇一眼他就已經被強力的束縛壓在地上。把原兇壓制下來之後,她看了看魔法陣外圍的人。

「那邊的神官。」『芙莉娜』的聲音再次響起,安娜現在才發現古斯希特他們已經到了。在『芙莉娜』的示意下亞克斯有點戰戰兢兢的走了進去,他一眼到邦奇就忍不住皺了皺眉望向『芙莉娜』。

「既是不死系,由你來處理就好。」『芙莉娜』簡單的下了指示,亞克斯乖乖的照做,在神聖魔法的效果下邦奇發出淒厲的慘叫,被束縛在地上的他抽搐著,然後一聲悲鳴後一道黑煙由邦奇的身體中分離了出來。

「該死的神官!該死的祢!」黑煙在空中化成人形實體,一個有著俊美臉容但卻令人覺得帶著一絲殘忍的男子出現在眾人面前,看他的樣子被神官這樣迫著現身於人前應該令他有著不少損耗。而和吸血鬼分離了的邦奇回復成一個老人的身軀,他之前年輕的外貌大概就是吸血鬼的影響吧!

「看樣子祢也不可能放過我,正壓制著召喚魔法發動的祢沒辦法移動吧?那別怪我毀了祢這身體!」吸血鬼雙手的指甲變成一支支利爪撲向『芙莉娜』,面對吸血鬼的惡意,安娜自芙莉娜身後閃出,向吸血鬼轟出幾個火球,吸血鬼已經知道安娜會魔法,早已對她有所防備,他的身體化成霧狀避過了火球的攻擊,不過霧狀的他同樣沒辦法攻擊,所以當他到了攻擊範圍時才回復成實體,狀況突然演變成安娜和吸血鬼的對決。

「地下室的人,是你弄成那樣的?」

「男人的血我才不要。不過倒是有幾個女孩子的味道還不錯。」吸血鬼咧嘴而笑,像是回味著少女鮮血的美味般陶醉著。

「怪物!」安娜的怒火爆發了,想到眼前這個不把生命當作一回事,以人為食,更想以人命達到自己的目的,她無辦法原諒。一定要把他打倒。

「小姐妳的血也很香呀!也讓我嚐嚐吧!」吸血鬼邊笑邊再化成霧飄到安娜身邊,他故意繞過安娜的脖子讓她嫌惡的打了個寒顫。

而當安娜還想著該用什麼方法擺脫這斬不斷的黑霧之際,原本在一旁觀望的古斯希特早就把還昏著的藍青交給蘭爾看著,在安娜戰鬥的時候協助亞克斯把變回老人的邦奇帶到魔法陣之外,本來亞克斯想一盡己任幫忙對付吸血鬼,可以吸血鬼移動的速度太快,他沒辦法把淨化魔法好好固定在一個地方。

「亞克斯,能在我的劍上加上淨化的祝福嗎?」古斯希特看了看戰況,安娜的確應對得很好,實力也可以和這個吸血鬼打成平手,可是吸血鬼是不死族,沒有任何神聖魔法的幫助下要消滅吸血鬼太難了。

「如果是只在一段時間的話……」

「很足夠了!麻煩你快點。」古斯希特看著吸血鬼化成的黑霧像是戲弄安娜似的故意纏著她就令他心中很不愉快,不快的程度讓他想立即把吸血鬼撕開兩邊。

而當吸血鬼仍玩興大發地戲弄著安娜時,古斯希特出奇不意地利用受到神官祝福的劍向吸血鬼襲去,劍尖一碰到黑霧吸血鬼就發出淒厲的叫聲解除了霧化急速退開。

「安娜,還可以用魔法嗎?」古斯希特走到安娜身邊並肩站著。

「嗯。你想怎樣做?」聽到古斯希特這樣問自己,安娜覺得很開心,自己的實力是不是稍被承認呢?

「我需要找機會靠近他才可以用這有淨化效果的劍收拾那吸血鬼,安娜你遠距離向他攻擊,我找機會。」古斯希特小聲的說了計劃的大概,安娜點了點頭迅速調整一下自己的魔力。她所剩下的魔力其實已經不多,初級的魔法只可以再用兩次,她告訴自己要多點信心,要在這兩次機會之中製造出機會。

吸血鬼自然心知不妙,當霧化的自己碰到那柄劍時他就知道自己走投無路了,那個神官一直在旁邊什麼也不做,他一心以為他的魔力已經用盡,想不到會被他們想到把祝福用在劍上,被那東西刺穿的話就算他是不死的吸血鬼恐怕也得灰飛煙滅。

面對直接的心理威脅,他直覺想逃,但是魔法陣的邊緣卻亮起了一個銀色的光圈,在魔法陣中心走不開的『芙莉娜』沒有浪費剛才的時間,原本被強硬發動了的魔法紅光已經逐漸被壓制下來,取而代之的是逐漸變強的柔和銀光。

「你不是說過,我不可能放過你嗎?」『芙莉娜』淡淡的說,她的心思仍放在魔法陣之上,對身邊的戰爭完全是非常放心,認為安娜和古斯希特一定可以把吸血鬼解決掉。

「該死!」無處可逃的吸血鬼怨恨的瞪著『芙莉娜』。「明明是我們黑夜的守護神,為什麼偏偏要出來阻止!」

「我是黑夜之神不代表你們就是我的子民。」『芙莉娜』淡淡的說,然後安娜也把雷撃的咒文準備好,一道道落雷追迫著吸血鬼,對於落雷吸血鬼也表現得很慌張,比起火系,雷撃更容易把他轟成灰燼,和神聖魔法一樣都是足以令他致命。忙於躲開落雷的他沒辦法完全避開古斯希特快速的攻擊,即使他是在浮在空中移動,但是他的劍仍是可以緊貼的追著他,令他難以應付。

你追我逐了好一陣子,魔力將近用盡的安娜好不容易中了吸血鬼的左邊身體,身邊的一部份被雷電碳化後吸血鬼失平衡倒在地上,看準了這個機會,古斯希特把受到祝福的劍插到他的心臟位置把這吸血鬼消滅掉。

看著消散的白灰,事情好像已經完結似的,不過身邊四處閃耀著的銀光把他們兩個由消滅吸血鬼的成功感中拉回。

事情還沒有完結。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