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一身睡袍打扮卻手拿木棍的神官古斯希特實在哭笑不得。不過他也不能要求一個半夜裡為孩子看病而在回程時被綁架的神官能有什麼像樣的打扮。

山洞內的一面石壁上嵌有一道石門,門給人的感覺很厚重,不過上面卻刻上了一個圓形魔法陣,會用在門上的魔法來來去去也只會是禁止進走或是要特定的人才可以內進之類。

「我來試試吧?」神官自告奮勇的上前,神官的神聖魔法雖然沒什麼攻擊力,不過對於治療﹑解咒﹑防禦這些範疇卻可說是一等一的強。而且在屬性原則下,當神官對上不死系生物或是闍系魔法的話比任何一系的魔法都強。古斯希特想到如果儀式是屬於闍系魔法的話,如果神官到場淨化的話是不是也可以破壞儀式呢?

亞克斯在石門上東摸西摸,除了第一眼發現的魔法陣外他還發現了另外兩個類似的東西,他借著火把的光線看清魔法陣後就開始了他像是祈禱般的咒文,三個魔法陣就這樣一一被他瓦解了。

「就這麼簡單?」古斯希特看著這個無論怎樣看也不覺得很強的神官,摸了一下祈一下禱就輕鬆解決了嗎?

「這三個魔法陣本身不是太高深的東西,只是組合起來之後要搞清楚次序才解得了。不是太難的。」亞克斯有點不好意思的說。

石門打開了之後他們兩個一先一後的走了進去,通道內有火把照明,走了好一大段路仍是一什麼也沒有,而且在一個閉封的環境中對時間的感覺也比較遲鈍,當他們從通道的另一個出口時天色已經暗了起來。

他們像是去到森林的更深處,由在石壁的處道中出來第一眼看到是比之前更高更密不透光的森林,四周的空氣更加異常寂靜。古斯希特心想這裡應該很接近儀式場地,否則魔法師們不會特地用這通道連接村民們的牢房吧?

「古…古斯希特…那邊的是人嗎?」亞古斯突然驚叫起來,他一手指向在森林一方蠕動著的一群人影。他之所以這麼驚慌是因為身為神官的他第一時間就感覺到那群人沒有人類氣息,加上他們步行的姿態極不自然,雖然森林中比較幽暗令他看不清楚,但他有著強烈的不祥預感那群一定不是什麼好東西。

「如果萬一打起來,你可以保護好自己嗎?」古斯希特同樣心感不妙,一看就知道那些人影不正常,神官的戰爭力有限,現在只有他一人應付的話恐怕十分吃力。

「用防禦魔法的話我想沒有問題的……」

「嗯。現在我們先和那群東西保持距離跟蹤一下,說不定可以遇上分開行動的同伴。」

「是那個魔法師嗎?」神官高興的說,如果不是古斯希特拉著他走的話,他大概準備跪在地上祈禱感謝神吧?

「對。小心腳下,走輕點。」古斯希特帶著神官尾隨那群人,在昏暗環境下古斯希特的視力比神官好,那群行動中的東西是什麼他隱約看到了。

一大群的骸骨兵正浩浩蕩蕩地走著,在昏暗的森林中這畫面令古斯希特心底一寒,沒有意志只受人操控的人類遺骨,不論是生理上還是心理上都令人無比抗拒,而大部份人第一個感覺是恐懼,一旦陷入恐慌狀態就等於失去戰鬥力,可說是非常有成效的附加效果。

跟了好一會兒,突然骸骨兵的行動變得快速,他們搖搖擺擺的向著同一個方向開始奔跑。

同時古斯希特發現骸骨兵的數目越來越多,可惜他們兩個沒辦法再繼續前進下去,骸骨兵圍起了一個大大的圓形令他們無法看清圈內的情況,只看到密密麻麻的骸骨兵。

古斯希特有點焦急了,在圈外只能等待又推測不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過了一會,骸骨兵開始騷動起來,他們的包圍圈開始縮小,隨即在和他有點距離應該是包圍圈中心的地方閃起了魔法攻擊的光芒。

「亞克斯,你可以把那些東西都淨化嗎?」如果神官可以把骸骨兵的包圍圈清除一點的話,他要殺過去也比較容易一點。

「可以!你打算怎樣做?」

「你待在遠處幫忙把這些東西淨化掉,前提是要保護好自己。我想大概這些東西在攻擊的是芙莉娜他們。」

神官表示明白後古斯希特就衝過去攻擊最外圍的骸骨兵,神官也開始頌唸他的禱文,神聖的白色光芒向著骸骨兵照射過去,被光芒照到的骸骨兵無法反抗的逐一消散。

利用神官製造出來的廣大空隙古斯希特快速的殺進去,當他差一點可以接近中心位置時再次發生由魔法引起的爆風,不只是他,連骸骨兵也有不少被轟到在地上。

接二連三的爆風突然平靜下來,現場的骸骨兵又開始活躍,神官仍在後方持續淨化著骸骨兵,而好不容易擠到中間去的古斯希特看到的是他熟悉的加人正瘋狂地砍殺周邊的骸骨兵。

「藍青!」古斯希特邊砍碎身邊礙事的骸骨兵一邊呼叫著友人,可是藍青回應他的是一雙充血的眼睛和瘋狂的笑臉,藍青根本沒有理會古斯希特的呼叫,手上揮舞著長劍的他狠辣地把一具具骸骨兵砍個粉碎,伴隨著他因為戰鬥而高昂的笑聲,他現在的危險程度比這群數量多但行動稍微遲緩的骸骨兵高得多。

完全被狂戰士詛咒操控著的藍青現在只是不分敵我的在殺戮,戰鬥﹑把眼前的一切撃倒是他現在唯一知道和想做的事,對手是人還是骸骨對他來說沒有分別,只要還有東西會動,他就會想攻擊。

古斯希特發現在另一邊也有小規模的戰鬥,一個嚇得淚流滿面的少年魔法師在奮力對抗接近自己的骸骨兵。看了眼仍舊殺得痛快的藍青,古斯希特決定先替那個少年解圍再想辦法把藍青制服。

在神官的淨化效果之下骸骨兵很快就被消滅了大半,而突然之間,骸骨兵全數倒下,原有推持著的人形也逐一瓦解,一根根骸骨散落一地,散落一地成堆的骨頭和會走動的骸骨一樣令人毛骨悚然。

古斯希特第一時間看向神官的方向,看到神官高舉雙手邊搖頭表示不是他的淨化魔法得出這樣的效果。可是古斯希特沒有其他時間再細想骸骨兵為什麼一下子全散掉倒下來,沒了骸骨兵這個對手,狂戰士狀態下的藍青毫不猶豫地揮劍撲向他。

戰鬥突然演變成自相殘殺,只知道擊潰敵人而毫不留手的在狂戰士,怕傷了友人而處處克制的古斯希特,兩個人之間的戰鬥就像是一個打﹑一個只顧著捱,古斯希特希望能在藍青的攻擊中找中空隙把他制服,可以藍青狠辣的劍招在迫他出盡全力,他實在不想誤傷了朋友。

而正當藍青紅著眼狂笑著攻擊古斯希特時,亞克斯悄悄地向他發動淨化魔法。藍青連慘叫聲也沒有就直直地撞上地面了。

看到如此意外的畫面,古斯希特反應不過來沒來得及接住他。

「幸好有效……」神官小心翼翼的從樹後走出來,跨過地上一堆堆的骸骨來到正在察看藍青有沒有摔破腦袋的古斯希特身後。

「你做了什麼?」每次藍青身上的詛咒發動,他和白月也得費上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藍青敲昏,因為狂戰士狀態之下的藍青根本不會知道痛,就算刺中了他流著血他也會像是沒感覺似地繼續戰鬥,大概會戰到斷氣的一刻才停得下來吧?

正因為這個詛咒太過危險而又還沒找到方法解咒,藍青只好盡量遠離令詛咒發動的來源,正是避免用劍戰鬥,只要他拿起劍進入作戰狀態,詛咒就會立即發動令他不分敵我攻擊。

「我想他是中了什麼魔咒的吧?於是就想著淨化魔法可能有效,就試了一下。想不到還真的有效呢?」神官不好意思的說,他本來沒把握淨化一定會成功,因為他連藍青身上的詛咒是什麼都不知道,不過試一試也無傷大雅就是了。

古斯希特拉開藍青的衣領,他鎖骨上的暗紅色圖騰仍在,神官的淨化大概只是解除了發動狀態,詛咒仍然存在著。不過已經很好了,不用發展到有傷亡就制服了瘋狂的藍青。

「既然藍青在這裡,芙莉娜和安娜到底到哪裡去了?」環顧四周,除了他們三個和那個少年之外就只有一堆堆骸骨,那兩位女性的身影到處也看不見。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