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眸凝視著中年男子,芙莉娜再向前踏出一步,那三名青年差點就發出尖叫,他們喃喃自語的唸著魔女一詞,聽得了的中年男人皺起了眉,心怕勾起了一臉寒霜的魔法師的不悅,要是她有什麼突發舉動他們四人恐怕也沒辦法抵擋。

「還真是令人懷念的稱呼。莫道爾我也不客氣的說了,這島是我的故鄉,我回來不回來輪不到你來過問。現在既然你自己主動過來我也正好問問你,島上這異動是你們有份造成的嗎?」

芙莉娜沒說完,被她稱呼為莫道爾的中年男子立即慌張否認,又是發誓又是拿身家性命擔保一番後才讓芙莉娜收回瞪在他身上的目光,稍微鬆了口氣的中年人這才把一行人帶到他在島上的宅子。

宅子外觀一看就知道屋齡不小,藤蔓爬滿了宅子的外牆,而建築風格也十分有古典味。

莫道爾打開大門之後,隨後跟著進去的安娜嚇了一大跳,另外三人也定神的看了好一會。

宅子內部和一般有錢人的大屋格局一樣,住在這裡的魔法師的工房大概都設置在樓上吧,而令他們如此驚訝的是掛在樓梯正中央牆上的一副大型油畫。那是一副令人覺得很溫馨的全家幅,而畫中的黑髮少女和芙莉娜長得一模一樣,那不是什麼奇怪的事,令他們驚訝的是畫中人的衣著已經是年代久遠的風格,現在會看到的話大概只能在劇院吧。熟悉的臉和不合邏輯的衣著,加上什麼幕後的原因,大概就是那三個青年會叫芙莉娜為魔女的原因。

果然……

第一次來到這大老的四人心中同樣這樣想著。

登記了一百五十年的名字,一樣的臉龐,古風的油畫,這已經可以證明了芙莉娜真的已經活了那麼久。安娜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芙莉娜現在的表情,後者也目不轉睛的看著那幅畫,但芙莉娜的表情很難猜出她的真正想法。

「為什麼還掛著它?」

「這是妳的家。」莫道爾有點為難的說。

「早就不是了。不要浪費時間在懷舊上了。我也把話說清楚,我來是有工作,不是來找你們嬉戲,最好叫其他人不要礙著我。」芙莉娜搶先在莫道爾開口前說,她本來就不是來跟這些人培養感情的,要是礙著她的話她也可以一拼排除掉。

「妳果然是為了島上的異常而來的。」

「在你們的勢力範圍內還會生這樣的事還無能到要麻煩我介入是你們不好。」

「抱歉打斷你們之間的對話。芙莉娜,可以請妳解說一下現在的情況嗎?」古斯希特上前打斷兩個魔法師之間的對話,他們兩個越說就令事情更多謎團似的,既然讓他們一起跟著聽,他想應該得問清楚免得行動時再生枝節。

「這男人是島上少數有著一點歷史的魔法家族的現任家主。另外幾個大概都是他家族的年輕人吧。」芙莉娜簡單的說明了莫道爾等人的身份,莫道爾只是朝古斯希特微微點頭一副沒有把古斯希特等人放在眼內的表現。見他們這樣的態度,芙莉娜不滿的挑起眉。

「莫道爾。他們是我同行的同伴,還有這個女孩是我的學生。所以你那是什麼態度?」被芙莉娜厲聲警告之下,莫道爾等人才不得不客氣的向古斯希特等人先我介紹。

「我也不瞞你們了。反正你們都應該發現了。那幅畫上的是我,繪於大約一百七十年前左右吧。而這男人是我家族中某人的後人,所以你們不用對他太客氣。」芙莉娜輕描淡寫的說。

一百七十年的這字眼由她口中說出來就好像十七年那樣。

安娜等人雖然猜到了但聽到當事人親口說出來仍是感到驚訝,而同樣聽到的莫道爾等人臉色更是比驚訝更茫。他們表現出來的簡直是訴說著芙莉娜絕對是令他們恐懼的恐怖存在。

芙莉娜一聲命令下莫道爾把眾人領到一個會客的房間後她開始憶述她和儀式有關的事。

安娜聽著芙莉娜像是說著別人的故事似的聲音,突然之間覺得很悲哀。為什麼說著自己的事時可以冷淡到這個地步?

約一百七十幾年前,實際的年份芙莉娜已經記得不太清楚了,當時還是個少女的她是這個島上其中一個大家族的家主的長女。

以魔法師為志向打算承繼父親衣缽的她每天也努力的專心的學習,因為經常埋首在自己的工房內所以島上氣氛的轉變她最初並沒有立即察覺得到。只知道有一天家裡的成年人和街上來自各地的魔法師們突然聚集在一起往森林走去。滿心懷疑的她在鄰家玩伴的好奇心唆使下悄悄的尾隨著大人們去到一個遺跡。

躲在遠處的他們隱約聽到有兩批人在爭執,由他父母親帶頭的魔法師們試圖阻止在遺跡準備著什麼的另一批魔法師。

理論一番後得不出結果的雙方人馬開始出現零聲打鬥,攻擊的魔法在空中不停穿梭,魔法師們開始出現死傷,發覺自己正在看著什麼不得了的大事的少年少女已經嚇得不知道應該繼續留在原地還是逃跑。

嚇呆了的他們看著越來越激烈的打鬥,突然她發現了有個瀕死的魔法師在遺址的中心大聲頌唸著讓人毛骨悚然的咒文,意圖阻止咒文發動的魔法師轉而集中攻擊他,但最後仍是慢了一步。

那名魔法師以自己為第一個血祭品用藏在袍子下的匕首刺穿了自己的心臟,鮮血流到刻在地上的一剎那闇紅色的不祥光芒開始在魔法陣擴散,在廣大的魔法陣之上的魔法師們紛紛被魔法陣的光芒吞噬。

人們的慘叫,被魔力撕開的人類的身體,如此血腥的畫面驚醒了少女,少女開始在人群中搜尋著父母的身影,而當她被父母發現的一刻,正想趕到自己身邊的雙親已被魔法陣的紅光無情的吞噬了。

不斷擴展的光芒來到還沒繪製完成的魔法陣邊緣就停下來了,芙莉娜身邊的同伴不知何時沒了蹤影,她發現時已經太遲,同樣嚇壞了的友人茫然的衝上前找被魔法陣吞噬的親人,芙莉娜想拉住他時已經來不及,不慎接觸到紅光的他已經被魔法陣的魔力撕開。

現場就只剩下芙莉娜一個活人。

說到這裡,芙莉娜稍微停了下來,如此震撼的內容她想聽的人需要一點時間消化。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