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在魔法師公會的分處辦公室沒能得到想要的答案,雖然那裡的職員知道芙莉娜的身份後表現得很尊敬,可惜他們對於儀式一事似乎毫不知情,而對於島上的異常他們掌握到的資料仍是不多,結果無功而回了。

回到大街上,他們考慮一下之後還是決定不趕夜路先找個休息的地方以免半夜在郊外遇上敵人時會因為對地形不清楚而陷入險境。

坐在小旅館大廳的客人只有幾個,古斯希特一行人坐下之後沒多久芙莉娜就示意他們有人盯著他們了。

「是透視魔法的一種,安娜感覺到有魔力指向這邊嗎?」芙莉娜感覺到有人監視自己並不是因為她有著和戰士一樣的敏銳直覺。

要是對方大意的散發了敵意或是殺氣,那麼在她察覺之前古斯希特和藍青應該已經先一步發現了。她能察覺得到完全是因為對方用的是魔法,而且是以她為目標使出的窺視魔法。

「我不太感覺得到,因為這裡元素的流動太混亂了。」安娜試著用芙莉娜教過的方法去感覺,努力得連眉頭都皺了最後還只能搖搖頭。

「那也難怪。」芙莉娜點了點頭,對初學者來說這裡的魔力流向的確是太亂了。

「要處理一下嗎?」古斯希特壓下聲音,在周遭敵我不明的情況下還是先假設對方的敵人比較好。

「不用了。看樣子等一會他們就會自己找過來。」芙莉娜的回答並沒有令眾人放下心,藍青和白月已經不著痕跡地把武器準備在手邊隨時能戰鬥的狀態。

安娜是第一次經歷這樣的等待,她覺得時間好像突然流動得很慢,四周任何人一個細微的動作都會令她緊張得流汗。

看到她這樣子,古斯希特拍了拍她不自覺握緊著水杯的手。

「別太緊張,保持著平常心才可以冷靜發揮自己的實力。雖然芙莉娜感覺到有人注意著我們,不過還沒感覺到殺氣,先不要把自己迫得這麼緊。」他以自己的經驗為基礎引導安娜去習慣這種氣氛,雖說自己過去也曾有這樣的經驗,但畢竟自己是受過嚴格訓練的騎士,在離開之前也參與過不同的任務,在面對這些之前自己有足夠的訓練。

但是自己正因為有經驗,而旅行的同伴的藍青和白月一開始也不是生手,所以怎樣去指導一個新人他並沒有太多的經驗,古斯希特完全沒有自信憑幾句話就能令安娜的緊張感消除一點。

邊聽著古斯希特的話,安娜嘗試深呼吸了幾口氣,覺得緊張感稍微退卻後她試著把心情調整到冥想前的準備狀態,冥想前都要清空心思,這樣她會覺得自己比較踏實一點。

事實上古斯希特可靠而又溫柔的聲音也著實令她感到莫大的安全感。安娜生澀的感受著周圍的氣氛和空氣的變動,缺少實戰經驗的她沒辦法像古斯希特他們能一下子感到敵人的殺氣,她只能嘗試去感覺四周元素的流動去推測一下有沒有魔法發動的痕跡。

現在她做得到的就只有這麼多了。

以她的實力不可能比芙莉娜感覺的要多要快,不過她也不要自己毫無進步地等別人告訴她危險來了。這次她身邊還有其他人在,自己是在他們的保護之下去嘗試去感受,她希望有天能為同伴事先察覺到危機,自己能多幫點忙。

空氣漸漸的沉重起來,安娜察覺到氣氛變化時其他人早已經做好了準備,雖然她是慢了一點,不過古斯希特仍是給了她一個讚賞的眼神。

隨著細碎的腳步聲,一共四名魔法師走進了大廳,毫無疑問的他們的目標就是芙莉娜一行人。

他們穿著一身灰袍,因為沒有戴起斗蓬的帽子所以一看就知道那是一名中年男人和三個青年。

他們畢直的走到芙莉娜的面前,看了看同桌的人之後直接要求單獨和芙莉娜對話。

「我拒絕。要說在這裡說吧。」芙莉娜連頭也沒抬起,斗蓬遮著的半張臉令人不知道她的視線到底在看哪裡。

「……非要在這裡說不可嗎?」中年男子有點為難的皺起眉。

「難道說你們還有什麼沒膽子在我面前說的嗎?不如爽快一點說出你們的目的,要打的話我比較想速戰速決。」芙莉娜語帶輕蔑的回應,就他們之間的對話,在場的所有人再笨也知道他們過去一定有什麼過節,而且雙方關係絕對說不上好。

「我們怎麼可能打敗黑袍魔法師的妳。只是我們從公會處得知妳回來了這個島,不知道妳回來的原因所以……」

對方剛說完芙莉娜立即站起身,她一動灰袍的男人們一臉戒備向後退了兩大步,三個青年當中更有人緊張的拿起了魔杖。

芙莉娜轉身面向四人,然後緩緩的把斗蓬帽子翻開,看到她的真面目的除了中年男人之外三名青年都抽了一口氣。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