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人進了書房的兩個年輕人坐立不安的站在書桌前連坐都不敢坐,他們看著剴爾文先在一旁的由書櫃暗格中取出的一個盒子,然後才來到兩人面前。

「怎麼都不坐?」凱爾文白了兩個學生一眼,但心裡其實很滿足他們給了足夠的尊重,當老師的沒叫他們要是先坐不用說一定要先剝掉一層皮!

「你們兩個這幾年過得還好嗎?」

「過得還算不錯。老師。」正襟危坐的坐著,古斯希特正經百八的回答著問題,而藍青也努力的擺出認真的表情,但被凱爾文一瞪表情就開始崩潰了。

「你兩個小子還記得我這個老師嗎?出來這麼久也沒有片言隻字問候一下我老人家,我還以為你們早已經忘記我的存在了。」凱爾文故作生氣的道。

這兩個年輕人是他還沒退休時的學生,不過還沒等到兩人畢業凱爾文已經遷居到米沙城。一開始他們還有書信聯絡,直到四年前開始兩個年輕人就沒像以往那樣常給老人寄信了。

「我們怎麼敢忘了老師,老師一叫我們不就立即趕來了嗎?」藍青裝出一副討好的樣子,可惜凱爾文並不受樂於他這爛演技立即送了他一記爆栗。

「都已經二十三歲還是這副吊兒郎當的樣子,你是打定一輩子不回家去了嗎?」

「老師……就算我回去都會被人踢出來,有大哥在就可以了,我還是適合外面自由自在的生活呀!既然都知道一定會被趕,我也無謂回去要人花心機趕我,正所謂自己方便的同時不能帶給人麻煩呀!」藍青抱著頭說著他自己的論調,沒看到凱爾文一張黑臉還自己像是很滿意的點了點頭,結果自然是再來一記爆栗。

「古斯希特你也沒有回家?」

「沒回去,畢竟回去也只會給家人麻煩,現在還不是回去的時候。」

「那時的事,抱歉什麼忙也幫不上。」凱爾文嘆了口氣,看著兩個當年十分喜愛的學生,他們兩個未來原本有一條光明大路。但不過在貴族之中不浮於表面的爾虞我詐之下,萬一知道了不應該知道的事,往往不是身敗名裂那麼簡單,搞不好人就這樣離奇失蹤也說不定。

「老師不插手是好事,要不是連老師也要惹上麻煩我們才過意不去。我們現在這樣也好,自由自在的在外面旅行。」古斯希特笑著說,四年前的冤獄本以為非死不可了,不過現在他還活著,身上也沒有烙下罪犯的記號,只是人生的道路一下子來了個大轉彎罷了。

「你說得真輕鬆,如果不是亞穆塔斯的話,你現在還能平平安安的坐在我面前嗎?」

一提到亞穆塔斯的名字,古斯希特的臉色一沉。

「要不是你是他的契約者……」

「才不是因為我是契約者!他只是想找人替他辦事才出手而已。」古斯希特不太高興的說。

「不論他的目的是什麼救了你始終是事實,幫他辦的事也正好讓你四處旅行歷練一下不是嗎?所以我才想讓安娜跟著你們出去。」

「那太危險了,老師。四處旅行有一定危險性,而且我們……」古斯希特提出反對,不理亞穆塔斯要他辦的事,所謂冒險也不像是想像般那麼輕鬆,那是經常要將自己置身危險之中,一個不小心可能連命都扔了。

更別說他們在帝都可是得罪了人的。

「那你可以放心,別看安娜像個普通女孩子那樣,她的劍術和所有其他戰鬥技巧都是我親自傳授的。」一提到孫女,凱爾文驕傲的說。

「老師你不是以作為一個自由戰士為大前提下教養自己的孫女吧?」一直沒機會出聲的藍青找到機會插口。

剛剛在旅館他也看過安娜的身手,一個在這和平的小城長大的少女能有剛才的反應已經很不錯,不過實戰經驗仍有點不足。練習的對練和生死戰不一樣,實戰中只要一個錯誤賠的就是自己的一條命。不過以新人來說反應已經很好了。

「雖然我本身不贊成她當騎士,不過安娜就算沒考進學園也還是嚷著說要學,她想學我當然教了!她能有能力保護自己絕對是好事。那天發生的事我可不敢忘記。」凱爾文說完後就把剛才由暗格中取出的盒子打開,然後把盒子放到古斯希特和藍青面前。

盒子中的是一塊雕著細緻花紋和文字的石板碎片,大小約有半個手掌大,看花紋的排列和碎片四面的缺口,這大概是原本的石板中較中間的位置。

看到這東西時古斯希特和藍青臉色大變,好像看到什麼不得了的東西似的。

「老師怎麼會有這東西?」因為太過驚訝,古斯希特的聲音都要走調了。

「家傳的。想不到吧!我家竟然有這石板的碎片流傳。」

凱爾文看著石板的表情同樣帶著矛盾。他家代代都和魔法行業無緣,為什麼會流傳著二百多年前人人稱頌的大魔法師的東西,他這個後人完全沒有頭緒。

「這塊大魔法師法克雷特的石板……雖然我不知道原因,但亞穆塔斯救我的條件之一就是要我幫忙找回全部的碎片。這四年我才找到兩片,原來有一片在老師這兒。」古斯希特小心翼翼的把碎片拿出左右細看,然後交到了藍青手上。

「加上這片,我想我們大概還剩下兩片要找。」

「老師,亞穆塔斯說過石板是大魔法師留給自己後人流傳的,老師有這個石板……」藍青有點難以啟齒的說,他之所以不知怎樣說是因為如果凱爾文的確是法克雷特的後人,有著如此血緣不過卻完全沒魔法天份一事絕對是個諷刺。

「這個嘛……老實說如果不是你們出發旅行前曾經在給我的信中提過這石板的事,我根本就不記得這東西的存在了。而且我們家到底是不是大魔法師的後人我也不敢肯定,我只知我前幾代的家主都是騎士,哪來什麼魔法師?大概是不知什麼時候別人交付的吧。」老人說得很輕鬆,似乎根本不在意石板到底是怎樣來的。

「這真是幫了我們一個大忙!」藍青興奮的歡呼!因為石板是私人擁有,加上一旦和大魔法師的名號扯上關係人們總是當成寶貝,要得到石板的消息一點也不容易。

「有條件的,帶上安娜。」甜頭給了,總得有回報才行。

「但是……」古斯希特仍然想拒絕。但看到老人伸手要把石板收回。他的堅持立即化為烏有。

「這才是我的乖學生!」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