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妳真的想加入騎士學園?」外表比年紀年輕的灰髮騎士普依頓一臉嚴肅的坐在大廳正中央的書桌後,而在他兩旁則坐著兩個比較年輕一點的男人。

他們雖然已經不是年輕人,但仍能看出他們當年絕對是在貴族仕女之間深受歡迎的騎士。

不過以小女孩的角度來看,這三個男人絕對要稱呼為叔叔或是伯伯了。

「是的。」女孩有一點膽怯的回答。畢竟她也只是個十歲的小女孩,沒可能面對陌生的環境和人面前表現得一點也不緊張。

「嗯。安蘭迪家族代代都是出色的騎士,我相信妳亦會是一個不令人失望的學生。現在,安娜貝勒.安蘭迪,妳的回答將決定妳能不能進入騎士學園。」為首的中年人有點公式化說完全開場白,然後眼神一轉凌厲的看著女孩。

「妳的忠誠,將要獻給誰?」灰髮騎士普依頓和旁邊的兩位很一致地緊盯著安娜貝勒來看,就像之前說了那麼久的都是廢話,只有現在這個答案才是重點,其他一切可以不理。

安娜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之後挺起胸膛,把心裡的答案說了出來。

「我要先把忠誠獻給自己,忠於自己的騎士道。」

安娜一口氣也不敢鬆,因為三個年長者看自己的眼神變得有點詭異。他們既沒點頭也沒搖頭,四個人之間的對視就這樣凝結在半空。

一定是自己的答案出問題了。安娜心底不得不這樣想。

「妳的祖父知道妳這答案嗎?」普依頓知道女孩的緊張和不安,所以用的聲線比剛溫柔了一點。

「是的。爺爺說我只要說出自己心裡所想的就可以了。」安娜的聲音越說越少,小得像蚊吶一樣。

死寂的沈默立即籠罩著整個大書房,安娜一直站著,因為緊張的關係她覺得很累,三個年長者低聲交談了幾句,然後普依頓再一次開口。

「安蘭迪小姐。我們皇家騎士學園的每一位學生都非常樂意的等候小姐長大成人成為一位出色的仕女,請在家中好好努力。」繞了一大個圈子的拒絕,安娜也是聽了好一陣子才消化整句話的意思。

她進不了騎士學園!安娜垂著頭,大顆的淚珠在眼眶打轉,她咬著嘴唇不讓自己哭出聲,最終也只能任由淚水一顆顆掉下來,這副強忍的可憐模樣令三個年長者一下子顯得不知所措。

「打…打擾你們了。」好不容易說出這幾個字,安娜一面掉著眼淚一面行了個屈膝禮,轉身走向書房大門時偷偷的擦著眼淚。

看到她這樣子,三位年長者中名為葛蘭尼特的中年人走到安娜身邊向她伸出手,等安娜牽著他後就替她推開厚重的門。

隨著大門關上,仍在書房的兩人不約而同的嘆了口氣。

「讓她進來反而會害了她。安蘭迪那傢伙應該是不想讓孫女兒成為女騎士吧。」普依頓並不是對她的答案有什麼反感的地方,騎士要效忠帝國﹑皇室﹑領主,也要發揮騎士精神鋤強扶弱,理想中的騎士不是只靠忠誠就可以成事,當主君走了歪路做出違背騎士道的事時,身為騎士的應該挺身阻止主君的墮落,堅持著正義之道。

可惜的是,經過漫長的歷史洪流,對主君的忠誠已經凌駕在正義感之上,就算主君下達怎樣無理的要求,也漸漸開始沒有人挺身而出。因為反抗主君等同身敗名裂這一觀點已經在人心中紮根了。

大陸統一了的這二百多年太和平了,沒有戰爭雖然是好事,不過太過安穩的生活同時令人墮落,就連他們騎士團也一樣。出身貴族的子弟紛紛為名譽成為騎士,亦有不少年青人是為了出人頭地。在這種心態之下,就算在學園內如何教導他們,出去之後能抵受物質誘惑的又有多少。

「聽說當騎士是他孫女自己的希望。他拒絕不了才讓她來考試吧。其實以她之前做的成績,收不到這個學生是我們的遺憾,不過我也不想看到好朋友的孫女兒踏進現在這淌禍水。」

「這些說話讓外人聽了可不好吧。」

「但卻是事實不是嗎?」

 

出了剛才面試的大房間,葛蘭尼特牽著女孩的手往外走著。

「安蘭迪小姐。請妳不要哭,妳是位堅強的小淑女,可不能在眾多騎士面前哭呀!要不然他們以為我這個老騎士欺負妳,等會一起向我挑戰就不好了。」葛蘭尼特像是哄自己孫女兒一樣哄著安娜,只不過是一條長走廊就已經引起沿途路過的騎士學生的注意了。

雖說不會有學生真的大膽衝上前質問這位老騎士對安娜做過什麼,不過現在這樣已經夠他們疑惑的了。

安娜覺得自己很丟臉的把頭垂下來,不想讓人看到她現在的兔子眼。

葛蘭尼特把安娜帶到中庭廣場附近,離大門還有一小段路,但安娜和葛蘭尼特表示可以自己走回去爺爺等待的大廳。

「我找人帶妳過去吧!畢竟還有一小段路。」葛蘭尼特不放心讓一個小女孩自己一人在這麼大的騎士學園單獨走動,萬一誤闖訓練場之類太危險了。

「我可以照顧自己的。爺爺說過不可以替別人添麻煩。」安娜把裙子拉平,向葛蘭尼特行了個禮後就跟著自己記憶中的路線走了。

老騎士又怎會真的由得她一個人,正當他叫一名見習騎士跟過去時,一個掠過天空的巨大黑影把他們頭上的陽光遮住,一頭身型龐大的藍色巨龍正張開牠有力的翅膀在這個騎士學園的上空盤旋著。牠像是挑釁又像是找樂子似的不時低飛,刮起陣陣大風。

自從二百多年前統一大陸的戰爭結束之後,巨龍就沒有再在人前出現,正當人們再次認為龍只是幻想出來的龐大生物時,這頭藍色巨龍再一次提醒所有帝國人民,龍是真實存在了。

「又來了!那頭古怪的龍!」葛蘭尼特看著那頭龍盤旋了幾圈後突然消失不見,每次都是這樣,刻意要所有人都看得到牠之後卻沒留下任何痕跡的消失。

雖然實際上牠並沒有做出什麼破壞或是人命傷亡,但牠卻老像要惡作劇似的留下一些奇特圖騰。

「安蘭迪小姐!糟了!」一回過神,葛蘭尼特立即看向安娜離開的方向,除了因為龍的騷動而走動的騎士之外,路上已經看不到小女孩的身影。

葛蘭尼特一陣心慌,雖然不知道那頭龍消失在什麼地方了,但現在她一個女孩子沒人在身邊太危險了!畢竟龍一直給人的印象都是喜歡財寶和美女。

安娜也看到了那頭巨大的生物,那不可思議的藍色龍鱗在陽光下閃閃發光,就像掛了一身湛藍的寶石一樣。她在畫卷和爺爺說的故事中大約知道龍是什麼生物,那是站在世界頂端,智慧﹑力量的代表和一切魔法的支配者。

不過現在安娜的腦子中,只有對看到實物的震撼。伴隨藍龍的強大而來的危險她已經忘了去想。看到龍消失的一刻,她不由自主的跑了起來,想把牠找出來,她想親眼近距離的看一眼!

「到哪裡去了?」安娜忘了自己應該要快點回到爺爺所在的大廳,小小的身軀在眾多高大的騎士之間走著,不知不覺就離開了建築物的範圍,來到了馬場的方向。

在馬場的邊緣,她看不到想見的龍,不過卻看到了一個形跡可疑的人。那個人披著一件大大的黑斗蓬,帽沿把他的臉完全遮住了,手也被斗蓬蓋著,連一絲皮膚都沒讓人看得見。

原本背對著安娜的人因為安娜走近的腳步聲轉了身,二人對望了一眼,發現女孩的視線正確的對上自己,那人感到十分吃驚。

『人類的女孩!為什麼妳那雙眼可以看到隱身的我!』

那人的聲音是安娜從沒有聽過的,一把充滿神秘感,每一字都像是咒語般直接透進她的腦海。那是她不懂得的語言,她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懂得那人說的話的意思,現在她只覺得很害怕,但腳下卻絲毫不動,她心底有種陌生的感覺浮起,像是在告訴她不要現在就這樣離開。

「妳到底是什麼人?」那人走到安娜身前換了帝國的標準語說,說話的同時白而修長的手由斗蓬伸出,輕輕的碰上安娜的臉頰。冰冷的觸感讓安娜打了個寒顫,同時她也看到了藏在斗蓬下的一張臉。

不過之後她卻再也回想不起那個人的樣子了。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