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閣下!敵方俘虜人數大約七百左右,後方護衛艦隊已經準備好接收工作。」

「先發突擊艦隊已經和羅米尼斯號會合,羅米尼斯艦參謀長柏格米斯大佐已經由先發部隊接來這裡。」

「參謀長閣下,重整陣營的工作已初步完成,殿後部隊已經出發搜尋亞米尼堅軍殘黨。」

「嗯。照之前的方案去做。現在才是我們參謀團忙碌的時候。各位加把勁!……大提督呢?現在不是他發表勝利宣言的時候嗎?」埋首於各種報告之中的朱利亞烈到現在才發現自己的長官在不知不覺間一聲不響的離開了艦橋。

「閣下他說去一下醫務室。」

「…是嗎……他大概也很擔心吧!…」

純白色的醫務室,白色大概是所有人都認為是對病人有利吧!所以即使是艘戰艦,醫務室仍是堅持選用白色。馬格羅走到提米雷的床邊看著臉色蒼白的她深深的嘆了口氣。他靜靜的坐到她身邊撥了撥她凌亂的髮絲,繼續一聲不響地坐著。

「怎麼每次見到妳不見小傷就是大傷,好像是我是妳剋星似的。到底有沒有想過我有什麼感受呀?」馬格羅咕嚕咕嚕的在抱怨,身邊這個如同他妹妹的皇女一直以來除了帶給你麻煩之外……都是麻煩。

「妳知道妳哥恨不得用盡所有辦法讓妳退役嗎?妳呀!就只愛冒險,要知道這會讓很多人擔心妳的……妳哥啦!西維爾﹑還有我……就不能多想想我們嗎?我知道西維爾寵妳,妳有什麼危險的打算時他都先為妳打點好,好讓妳放心的鬧,安心去冒險,但他也很難受的……這次看到妳受傷躺在床上,他會有什麼感覺妳得想想呀!」突然馬格羅像個老頭子似的對著一個昏迷中的病人喋喋不休的囉唆著,一邊說還一邊嘆氣。

「那幾個和妳同一艘小艇的人我都鎖起來了,妳不醒過來我就一直關著他們,隨便治個什麼罪都可以呀!」

床上的人沒有回答,她只是有著微弱的呼吸,安靜得像是不存在似的。蒼白透明的臉蛋,如細絲般軟的長髮,可惜現在一點生氣也沒有。

「我已經叫下屬好好看著西維爾的了,不過聽說他雙手都綁著繃帶,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妳還是快點醒來吧!免得他看到妳現在這副樣子而做出什麼想像不到的事。」馬格羅壞心的警告。

「大提督閣下,藥力還沒過,他叫殿下要怎樣醒給你看呀!」醫務室的負責人無奈的說著。

「我當然知道,只是既然我來探病我得說些什麼鼓勵說話吧!」馬格羅笑著說,剛剛異常凝重正經的臉被他收了起來,又回復他的招牌貴公子表情。

「大提督閣下放心,我絕對不會說出來的。那是我們之間的秘密!」

「一個男的和我這樣說讓我毛骨悚然呀!殿下就拜託你看著了,照正常來看也快醒了吧!到時不知道她會不會因討厭這裡的藥味而賞你一巴掌我就不知道了。」說完站起身離開了醫務室,臨走時又看了一眼提米雷的睡臉。

「大提督閣下,殿下一醒我就通知你吧!」

「這個當然,我得當面好好教訓她一頓才行!當是先替她皇兄出手也好。」他笑說,只要有名份他愛怎樣罵她都得乖乖的聽。

***

「到現在也還沒消息嗎?」埋首在書桌上看著一疊疊文件,桌前的電腦上也顯示著一幅幅讓人難以明白的圖表。這位戴著銀絲眼鏡的年輕皇帝一說完,凌厲的視線隨即盯到站在他桌前的秘書長蘭迪特身上。

「陛下,剛剛軍令本部傳消息來,雲尼魯那卡斯艦隊已經完成任務,現在正回航涅羅沃斯鎮守府。而雲尼魯那卡斯艦隊除了救出王女殿下所在的艦艇外,還有部份是原都市艦夫卡文二號上的市民以及十三年前史萊卡芬護衛艦艇的乘員。」

「你說什麼?」哈斯卡羅立即放下手上所以東西,差點督跑上前去抓著蘭迪特的衣領問個明白了。

「陛下,初步收到的報告,提米雷殿下在夫卡文二號上找到了米雷爾殿下,而當她把米雷爾殿下安置在羅米尼斯號上之後,亞米尼堅宇宙軍就展開了攻擊,因此提米雷殿下才會……」蘭迪特垂下了眼,他該用什麼樣的用詞什麼語氣會少捱一點怒氣呢?

「提米雷到底怎麼了!你快點說!」卡斯哈羅冷冷的瞪著他,他其實不是個易怒的人,相比提米雷他已經是非常斯文有禮而且冷靜,不過那只限於在公事,在私人事務上尤其牽涉到他的妻子﹑兒子和妹妹,他都會比平日激動,更可以說是有點失控。例如上次米雷爾的事,如果不是皇后死命相勸,卡斯哈羅已經下令向亞米尼堅軍報復了。

「提米雷殿下中槍受傷,現在好像已無生命危險。」

「你再說多一次!」

糟糕!一定是不中聽了!蘭迪特在心內大聲吶喊,看到上司比夜空更沉的臉色,他的心也跟著沉到深海,有時他想秘書長這個位子真不是人當的,工作量大不止,還要受上司無理的臉色。嗚……

「蘭迪特!」一聲怒吼嚇得辦公室門外的職員互相對視,這幾天皇帝陛下的心情差到極點,他們多想早點逃離這個辦公室……天呀!又來了!

「陛下!陛下請您等一下!陛下到軍令本部也無濟於事呀!陛下!」蘭迪特緊跟在卡斯哈羅身後,看著怒氣沖沖的上司他又沒膽衝上前去攔他。

「到軍令本部去他們就會清清楚楚告訴我了吧!我可不想等那些美化修飾過的報告!什麼叫做『沒大礙』?沒半條人命也能說是『沒大礙』嗎?」卡斯哈羅快步走出政府大樓,他的專車已經在大門前等待了。

「但是陛下……」

「一就是跟著來。二是留在這裡。二選其一!」卡斯哈羅轉身,長長的紫髮剛好一把打中了蘭迪特的臉。

「我跟……。」好痛……

上到車上,卡斯哈羅仍是冷著表情,接近他的人除了覺得到怒氣之外就沒其他的了。

「陛下……殿下她沒事的。馬格羅大提督不會瞞陛下您的。而且米雷爾殿下平安無事不是應該高興的嗎?」

「那就要一命換一命嗎?米雷爾知道提米雷出了事他會好過嗎?那孩子一定會自責的。而我竟然只能在這裡等!等人告訴我的兒子回來了,接著又說我妹妹出事,而我偏偏什麼也做不到!只有等!」卡斯哈羅兩指敲著扶手,這是他煩躁是的表現。

「陛下……」

「不必說了。現在說什麼也沒用。」

卡斯哈羅的車子駛進軍令本部時,本部的高層已經在大門迎接了。他們清一色米白的打扮就可以知道他們都是高階的軍官。不過在卡斯哈羅面前他們都一致的恭敬的站著。隨著卡斯哈羅一言不發的走入軍令本部,沉重的空氣也隨即籠罩在本部的上空。

***

「醒了沒?」

「還沒有,不過情況好多了。」

「那樣的話就太好了,你都不知道芙斯曼哭到根本停不了,我想她繼續哭下去的話希夫洛會叫人賞她一支鎮靜劑。」

「太誇張了吧!」

「怎會是誇張!對了,馬格羅大提督他有沒有為難你?聽提督的形容大提督好像不好相處。」

「那是提米雷說的罷了,馬格羅大提督是個頗親切的人,他們之間的交惡也不是因為什麼爭執。」

「那就真是想不到了。我還以為他們一定是曾經大打出手才會這麼不咬弦。」

「要你失望了。」

「那麼參謀長要在那邊停留?」

「除了提米雷的事,我也得向大提督報告整件事的詳情,我也不好厚臉皮得要別人用小艇載我好幾次吧!」

「也是呢!我們這邊也很清閒,只是跟著大隊而已。不過想到我和芙斯曼得寫報告……心情就很暗淡了。」

「加油吧!」

和拉米拉斯的閒聊告一段落,西維爾又將注意力重回自己的報告上,不過沒寫幾行他的眼睛又會放在身邊的提米雷上。現在她的臉色比之前的紅潤了點,睡得也像平穩點。

定睛看了好一陣子,西維爾又回頭在工作上。敲打鍵盤的聲音放到最輕,拿動紙張的動作也放得很慢,就連燈光也調到最暗,生怕會吵醒提米雷似的。

「好痛……這是什麼混帳呀……」

「提米雷,是哪裡在痛?我幫妳叫人來。」西維爾立即湊上前,看到提米雷雖然沒什麼精神,但仍可以一開口就抱怨,他本來吊在高空的心終於得以重回地面了。

「不用!痛是正常的吧!不過……羅米尼斯號上的醫務室是這樣子的嗎?」提米雷慢吞吞的說,一回想到自己吃了枚子彈她的心情就開始差起來了。她知道是因為打了止痛針才可以讓她不止於痛得說不出話,但現在的痛已經夠她受了。

「……」

「你為什麼不說話?」

「妳讓我擔心死了,你說過會小心照顧自己的吧!現在妳違背妳的承諾了。」西維爾故意不看提米雷的臉,他就是不喜歡看到她都受這樣的傷了也還能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對不起……但是…你的手怎麼了?怎麼傷成這樣!不會是羅米尼斯的艦橋爆炸了吧!」提米雷看到西維爾雙手包著繃帶而想掙扎坐起來。

「別動!妳這麼勉強坐起來是不是想讓傷口裂開?快躺下。」西維爾把提米雷按回床上。

「那你告訴我你的手怎麼了。」提米雷根本就沒氣力反抗,只能乖乖就範。

「別問好不好?」

「……如果我不是受傷,我倒是很樂意被你按在床上……」

「這種玩笑……」西維爾輕輕親了提米雷的臉頰,正想更進一步時一聲刺耳的咳嗽聲打斷了他的動作,隨即原本沒什麼精神的提米雷雙眼像會發射雷射光似的想要殺掉打擾她的人。

「不知道兩位打算在我艦上這麼神聖的醫務室中做些什麼呢?提米雷殿下。雖然我很想說很久沒見,不過在不久前才看到龍精虎猛的妳,才轉個頭就這樣了……我馬格羅真的很佩服殿下呀!」這艘艦的主人馬格羅大提督倚在一邊故意側著臉說,他故意做出『沒你們辦法』的表情,目的只是想提米雷能多尷尬就多尷尬。他深藍的頭髮也是計劃性的垂著遮掩他的眼,好掩飾他眼底的笑意。

「西維爾。我好像看到幻覺了。這個藍色頭髮的人不是我想像的那個吧!」提米雷想把頭埋在枕頭但無奈好沒辦法轉身,無計可施之下只會使會逃避的辦法,乾脆閉著雙眼當那是幻覺。

「逃避不是個好習慣,我說過很多次了吧!不過我事實上也不是想打擾你們的好事呀!本來我只是想來告訴西維爾大佐還有兩個小時就會回到帝國宙域。真是好不容易才回去呢!」

「那已經可以和外間聯絡了嗎?」西維爾正經的問,微微一笑就好像剛才沒發生過任何事,馬格羅什麼也沒看到似的。

「雖然不穩定,不過總算沒白費我艦隊的部署。」

「你們兩個……是打算無視我的存在嗎?」提米雷不滿的說,她不是白痴,看到馬格羅這麼囂張的站在這裡當然是表示這是他的旗艦,自己就正正躺在他艦上的醫務室中。這是多麼令她不自在的事呢!

「哎呀!殿下是忘了嗎?要殿下暫時放下職務的命令還沒撤銷呀!我們兩個當客人的自然不需要殿下操心艦隊的事吧!」馬格羅笑著說。狡猾的笑容配上絕美的容顏,提米雷差點就想起身把馬格羅的臉撥到另一邊了。

「……」

「大提督閣下!」西維爾知道提米雷是不高興,又擔心他們再說下去一定會吵嘴,他夾在這兩個人之間真的很為難。

「殿下,我真的不想說妳的不是,但妳這次的行動未免太衝動了!只有幾個護衛就闖進敵陣,那絕對不能說是勇敢,那是無謀!妳出事的消息令妳艦上的人有多擔心妳知不知道!真是的!到底要人擔心到什麼時候!」

「……那如果是你你又怎樣做!你說的就很好聽了,但實際上呢!馬格羅大提督!」提米雷蒼白的臉上掛著幾條憤怒的青筋,她這麼冷著臉生著氣讓她身邊的西維爾心底一驚,剛剛醒來就發這麼大脾氣,搞不好等會會不支暈倒……

「妳說想知道西維爾的手是怎樣受傷的吧!那我告訴妳!」

「大提督!」西維爾站起身想阻止馬格羅說出來,但當他接觸到提米雷軟化下來的眼神時,他原本想說來掩飾的話只能硬生生的吞進肚子。

「不必說了。我知道原因……」說完,提米雷又把臉別向另一邊,擺出一副我不要再聽的態度。

「西維爾,跟我來一下。」

走出醫務室的門後,馬格羅立即吩咐當值軍醫密切留意提米雷的情況,之後他就帶著不怎麼情願的西維爾到他自己的會客室。

「這個任性的殿下讓你很擔心吧!你的手也很痛吧!強化玻璃可是非常硬的。」

「大提督也不要責備殿下了,她的決定是我們同意的,沒有阻止她我們的責任更大。」

「真是受不了你們呢!每個人都對她這麼心軟可不行呀!」馬格羅搖頭,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

「大提督又何嘗不是想稱讚一下殿下?只是大提督你口不對心而已。」西維爾笑說。這兩人並排在通道上走讓艦內年輕的女士官紅著臉不停偷看,一位是大提督一位是大佐,兩人的外表也是數一數二的俊男。

「你會寵壞她的,公爵公子閣下。提米雷殿下是如何重要是不用多說的,對陛下對皇太子殿下,對你對帝室的意義……好像說得太誇張了,不好意思。我還沒有戒掉唸劇本的習慣……不過你也不用自責。一旦殿下知道你的手是因為知道她受傷而生氣地打碎了自己房內的一面玻璃時,她會如何呢!」

「恐怕她已經知道了。」

「噢!自己猜到和聽到事實是兩回事吧!尤其是像提米雷這種性格的人。喜歡上她太辛苦了。真是難為了你……」

「……」西維爾無言以對,對方擺明是在說無聊話來改變氣氛,如果自己還認真的回答,恐怕下一刻馬格羅就會用超誇張的演技來表達他的『同情』。

「說回正題,你們艦隊的司令官現在受傷,身為副司令及參謀長的你得挑起現在的亂攤子呢!在我們艦隊進來這宙域之前,你們羅米尼斯艦隊成員的不滿度高得讓人擔心會有兵變呢!涅羅沃斯鎮守府的幹部們應該很頭痛吧!畢竟羅米尼斯艦隊雖不是大型艦隊,但戰鬥力卻絕不能小看。等會和外間聯絡上之後你得好好安撫他們呀!還有陛下,我們是有發通訊給軍令本部作簡單通訊,不過陛下知道提米雷受傷的事好像很生氣似的。」

「那是可以想像的吧!」

***

「到底我們會受到什麼待遇呢!雖然現在是有個正常的房間收容我們。」拉菲特和拉穆兩個人現在被馬格羅下令軟禁在房間內,禁止一切通訊,所以其實和坐牢沒什麼分別。

「我哪知道!最快也得到他們的鎮守府了才會移送我們吧!畢竟我們現在又不是難民……是疑犯吧!」拉菲特坐在自己的床邊有一句沒一句的說。

「另外那兩個駕駛員……」拉穆回想他們被救起時,除了心急如焚的醫療班在他們身邊飛奔之外,就是持槍的士官們戒備的眼神了。清一色灰藍制服的軍官將他們團團包圍,而那兩個駕駛員立刻就被帶走了,到底關在哪裡他們完全沒有頭緒。

「不用說,下場一定會比我們慘。」

「又是呢!幸好殿下有向他們交代我們不是開槍的人……」拉穆苦澀的說,他還不能撇開他父親開槍的那一幕。

『全艦注意!本艦將於十分鐘後穿過鏡返回帝國宙域。』

「安全了呢!我們的流浪生涯是結束了吧!完全想像不到……」拉穆向後一倒躺在床上,這十三年的流浪生活是令他們難以忘記的事實,不過當這些事一成為過去就讓他有一種不協調的感覺,適應新生活亦令人不安。加上他現在孤身一人,去哪裡重新開始也沒所謂,但下決定卻又很難。

「就是呢!之後你有什麼打算?是留在帝國還是回都市聯盟?」

「我嗎?如果無罪釋放的話,我想我會和妹妹先在帝國留一會兒,之後再打算吧!她和米雷爾……唉……」

「無罪釋放嗎?」拉穆也陷入深思。

「就算這次我們算是攀上邊幫了王女殿下,不過皇子那邊……」

「也是呢!那提維爾的處罰會是怎麼的呢……」

「不知道……」

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之間,從艦體的震盪得知船艦已經穿過了當初由亞米尼堅軍打開的『鏡』回到帝國國境,如果他們的房間是有安裝大型映幕的話現在映進他們眼中的會是閃耀著數之不盡人工艦體燈光的宇宙空間,其熱鬧度簡直像是在辦什麼慶典似的。負責戒備的艦隊,技術團,緊急派來的調查船團,光看數量就可以知道帝國軍艦艇的空間跳躍技術已經到達爐火純青的地步,而其動員力也是不能小看。

而從接下來的艦內廣播中可以知道這艘旗艦將直接回航涅羅沃斯鎮守府,而他們二人的命運恐怕也已經有了初步定案。

而在醫務室中的西維爾和提米雷則被安排轉乘其他艦艇回去鎮守府,而鎮守府上的醫院已經準備好一切迎接提米雷這個病人。在床上睡了幾天,也多得醫學進步,提米雷雖然是被子彈打中,不過傷口的復原速度很快,而因為出血而引致的貧血也已經沒事。除了身體不能亂動之外,她可說是回復成龍精虎猛的樣子。

「前幾天的經歷簡直像夢一樣是吧?」

「對我而言是惡夢沒錯。」西維爾認真的回答令提米雷原本打算繼續說的話硬生生的吞回肚中。恐怕她是覺得很有趣吧……

「對了……之前我在夫卡文上和你通訊時不是說,平安回來之後我們結婚吧!」

「我不是說求婚應該由我來的嗎?」西維爾沒好氣的說,他一點也不想『嫁』呀!留點男人該有的面子給他好不好!

「沒差啦!我哥也是被我嫂嫂求婚的嘛!」

「陛下那次是特別狀況!和我們不同!」那次可是陛下在猶豫好不好太早結婚令皇妃綁上一身義務!情況不同好不好!

「呵呵……好痛……不過今次你父親沒理由說不了吧!」

「其實妳也不用太在意我父親吧?」身為兒子的他這樣說可能有點過份,不過他相信他父親嘴上雖然一直反對,但卻不會做出什麼實際的身動來阻止,再怎樣說他都已經是個成年人,要結婚不結婚他也已經過問不了。

「不用?我可不想後半輩子在你父親的報復下生活…」提米雷擺出一副大難臨頭的樣子。

「原來…我父親是妳的剋星呀?我都不知道妳這麼怕他的。」

「你太不了解你的父親了!」提米雷的聲音非常不滿。「對了,知道艦隊之後的安排了嗎?」話題一轉,提米雷雖然負傷在床,艦隊司令的職務也暫時解除,但她仍是想知道她的艦隊的一舉一動。

「聽馬格羅大提督說,之前米拉奇閣下的命令已經解除,他亦已經因為有關事件被彈劾。現在艦隊都已經安排回航鎮守府了。聽說軍官之間雖然服從之前的命令,不過卻毫不掩飾他們的不滿呢!負責處理的威茨拉提督也真是辛苦他了。」西維爾露出一抹苦笑。

「米拉奇那傢伙是活該!哈哈…呀……痛痛痛………」樂極生悲就是她現在的情況…笑得傷口都在扯痛了。

「妳小心點吧!這樣大意不好好留意自己的身體,妳就得多躺幾天了。」

「這還真是個惡耗…。那面鏡呢?絕對不會由得它存在吧?」

「對。既然那面鏡是由那個宙域通向帝國國境,就一定還有一面由亞米尼堅國境連接那宙域。所以現在雲尼魯那卡斯的艦隊已經接手在這邊進行探索和調查,這次的事件雖然好像是解決了,不過背後仍有很多問題存在。」

「搞不好又開戰了。亞米尼堅那幫傢伙,就只會搞這種無謂的挑釁。」提米雷自然可以預想到事件如果向壞的方向發展會有什麼結果,而她亦知道以帝國的實力和不可能會被亞米尼堅威脅得到,不過一旦戰爭再次發生,對帝國和所有同盟的國家而言卻絕不是好事,航路一定會因為戰事而有所影響,那各地之間的貿易也會有一定程度的影響。更別說將軍力集中對付亞米尼堅之後會不會令到宇宙海盜或是宇宙都市的開發受到阻撓現在仍是未知之數。牽連太大了。

「沒辦法在和平的情況下溝通,往往就會演變成這樣。現在還言之尚早,妳還是靜下心來好好休息吧!」

「在馬格羅的旗艦上怎麼可能好好休息…說不定等一會他又來挖苦我了。」

西維爾心中不禁暗自感謝馬格羅大提督,他偉大地接下是向提米雷囉嗦的任務,代替了一眾曾經替提米雷擔心過的人出了一口氣!

短暫的和平暫時降臨他們身上,不過只要一日跟在提米雷身邊的話,就算局勢本身多和平,始終會逃不開隨時惹上麻煩的命運吧。就算提米雷不主動去惹麻煩,麻煩也總是會主動找上她。

西維爾不自覺的想起了剛才由馬格羅給他的一份資料,希望資料上的內容不會成為不久之後的任務才好。

他真的深深的在心中向上天祈求,請給他平穩的日子過吧!

 

第一部完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