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水間突然傳出一陣激烈的碰撞聲,艦橋上的人大家都不安的互相對視,勇敢一點的還打算撞進茶水間裡看一下到底是什麼事發出這麼大的聲音。

「原來是你這個混帳!」拉菲特把拉穆推到牆邊然後一手扯著他的衣領,現場的那提維爾人想上前勸架又覺得自己沒有立場,最後只好忍心看著拉菲特痛揍拉穆一頓。

「我早就知道你知道一切後一定不會原諒我,不過我真的沒有那個意思,真的。」任由嘴角滴著血絲,拉穆閉上雙眼等待拉菲特再揮下拳頭。

「都是你這傢伙!如果不是你……不是你…西蔓思不會弄成這樣的!」憤怒的拳頭像雨點般落下,面對自己的好朋友也可以氣得下這樣的重手,提米雷現在才感受到其他人說拉菲特疼愛西蔓思。

「好了。你現在打死他也沒用的!你們兩個現在要做的不是在這裡打架,與其有這種精神不如管好艦內的事!」提米雷看不過眼上前抓著拉菲特想再揮下的拳頭,幸好她自己並不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否則以拉菲特的力度她大多會一起撞到牆上吧!

「妳怎會明白!我唯一的妹妹被自己好朋友的父親害成這個樣子!」

「現在是什麼非常時期你不明白嗎?事情的輕重如何掌握你不懂的嗎?你們兩個的一個決定會牽連多少人命知不知道!」

「妳!」

「不服嗎?我說的不對嗎?你以為在坐的人沒一個試過失去身邊重要的人嗎?想想自己的身份和義務!怎樣?想連我也打嗎?有本事打我吧!看我可以把你揍成什麼樣子!」提米雷面不改容的說,拉菲特惡狠狠的瞪著提米雷但他一句話也沒有說。他知道自己是太過衝動,所以面對提米雷所說的每一句話他都沒辦法反駁。

「閣下……那的確是我……」

「拉穆,現在不是認錯的時候,也不是個好時機。」拉米拉斯聽完提米雷的話又聽了賈伯尼給他的通訊後,像是應驗他口中不祥的預感一樣艦橋的警報響了。

拉菲特和拉米拉斯第一時間衝出茶水間,這兩個人身為艦長對艦內狀況的安排特別敏感。一回到艦橋,大螢幕上的畫面令所有人像是被迎面潑了一盤冷水似的。一排排密集的飛彈和光線炮由亞米尼堅軍的艦群中發射出來,看樣子對方是個沒什麼腦筋的司令官了。

「退後,艦首向左二十!左右引擎重大出力,在羅米尼斯的護衛艦的掩護下儘量和前線拉開距離!無論如何必須保護逃生艙所在的艦尾!」拉米拉斯首先發出指示,雖然對拉菲特是種僭越,但在如此緊急的狀況下只要能作出正確的指示就足夠了。

「真麻煩,這艘不是戰艦,想迎擊也沒辦法。」芙斯曼看著如雨落下的飛彈,前線的火光反映出戰況的激烈。當中亞米尼堅軍和獨立聯盟雙方的損失也不少吧!

「真奇怪,看看這幅平面圖,亞米尼堅軍內部的陣營越來越亂。」提米雷看著航法士那邊的宙域圖,由雷達掃出來的圖片看出亞米尼堅軍本來頗堅固的陣形全數瓦解了。

「迴避!最大戰速退後!」隨著艦身的震動,艦橋上的警號響過不停。拉米拉斯繼續指示艦橋上的人,而拉菲特則忙著聯絡整備班。

「看樣子即使有羅米尼斯的護衛艦保護也捱不了多少時間。」提米雷看著現場的情況搖了搖頭。一旦開戰結果會如何不用她說出口大家也心裡有數。

「要棄艦嗎?」芙斯曼側著頭問。

「現在說這個太早了吧!對了,如果可以的話可以直接和亞米尼堅軍的司令說話嗎?」

「提督閣下是想再挑起他們內訌嗎?」洛夫曼和芙斯曼對視,他們似乎也覺得這個方法可行。

「他們現在的樣子九成是在內訌,如果他們艦隊中有部份人的正義感比較強而且不樂意攻擊艾倫上校的艦隊的話我們就有機可乘了。你們兩個應該也有想到吧!在看了這個平面圖之後。」提米雷

「總覺得一點也不光明正大似的。不過都沒什麼所謂了。」芙斯曼帶點無奈的說。

「那麼,拉穆先生。你能以市長的身份完成這件事嗎?」提米雷轉向坐在一邊呆呆的拉穆。

「呀…這個……沒問題……」

「那麼,替我接駁國際救援頻道。」提米雷磨拳擦掌的找了個好位置等著看好戲。

「這裡是宇宙都市聯盟成員.夫卡文二號宇宙移動都市市長拉穆.尤萊。在此告知亞米尼堅宇宙防衛軍司令貴部隊之行為已嚴重影響都市艦的安全。貴艦隊的行動已經違反了宇宙戰時特別法,現特請貴艦隊停止一切對本艦的軍事行動。」

拉穆的聲音響徹整個宙域,雖然這段說話並沒能有效地停止亞米尼堅軍的攻擊,但如果目標是擾亂對方的話應該還頗成功。另一方面,如果敵軍中有人想得到問題的嚴重性的話應該會阻止長官的魯莽行動,一旦在那提維爾帝國保護下的船艦表明身份之後仍受到攻擊,攻擊那一方的代價必定是帝國的報復,一個艦隊這麼多人,總有一些能看清事情輕重的吧!

「重覆,本艦是宇宙移動都市聯盟成員.夫卡文二號。」拉穆向著通訊鏡頭落力的說著,在這十多年,同樣的事做過不只一次了吧!結果大多會被人無視繼而被追趕。

「妳想可以拖延多久?」提米雷問著在一旁忙於收集數據分析的芙斯曼。

「不能想像。」

「我想這次會是這艘艦最後一次戰鬥吧!」

「請不要說這麼不吉利的話。」

「我可沒有說錯的,接下來就是要好好掌握棄艦的準備了。」提米雷看了眼另一邊的艦內狀況圖,受損封閉的區域越來越多,再這樣下去可能還沒來得及把逃生艙放出去就被擊沉了吧!

「左舷中彈,A1A7區域已強制隔離!」艦橋書記發出悲鳴,左舷中彈產生的濃煙這不祥的景象透過艦橋螢幕映在眾人的眼裡。

「拉菲特艦長!這艘艦捱不`了多少時間,如果現在不把逃生艙射出去的話恐怕沒機會了!」拉米拉斯對著拉菲特搖了搖頭,這艘已經千瘡百孔的都市艦已經來到了最後的時間,已經沒辦法再挽回了。

「…向友軍發棄艦通知!發射所有民用逃生艙!等逃生艙離艦之後艦橋成員全數撤退!」拉菲特猶豫了一陣子就按下了強制脫出裝置的按鈕,同一時間,數百度閃光陸續由夫卡文二號上射出,有的不幸被流彈擊中,有用平安的逃到後方。

「全體撤退!」隨著拉菲特一聲令下,艦橋上大部份人都一致地向掛在牆上的船艦紋章敬禮道別。

「閣下,請妳務必和我們一起行動!」芙斯曼緊貼著提米雷使勁的跑,在所有人都拼命遽生的現在,萬一失散了恐怕會很難再遇上。

「這個當然,救不了這艘艦我也該回去羅米尼斯上了。」提米雷才說完就和芙斯曼走失了,沒有實際逃生經驗的夫卡文二號成員慌慌張張的亂走,本來秩序還算良好,但一旦有一兩個發慌起來隨著骨牌效應事情就越來越高了。

「提督閣下?妳怎會在這裡的?羅米尼斯一行人應該是左邊的逃生艇吧!」拉菲特驚訝的看著跳進船艙內的提米雷,這只小艇目前坐著拉菲特﹑西蔓思﹑拉穆和另外兩個夫卡文的成員。提米雷還沒回答小艇就應聲關上門鎖上了。

「怎麼回事?」拉穆不知所措的站起身,原本該充當小艇駕駛員的拉菲特還在這樣,到底是誰關上了小艇的門?

「多餘的客人就不必上來,等你們很久了。」

***

「參謀長閣下,剛才夫卡文二號發出棄艦通知了!艦橋成員會在民用船發射後脫出!」格雷威斯爾沉著臉色向西維爾報告,他看著西維爾指揮的工作頓時停了下來。

「閣下……」哈夫拉曼看著西維爾目無表情的臉,相反他身邊的米雷爾差點顧不得身上繫著安全帶就跳起來。

「你說棄艦了?」米雷爾不可置信的看著大螢幕的一角,隨著一艘一艘小艇駛走之後夫卡文二號的巨大艦體逐漸的崩潰成為宇宙中的微塵。

「是的,已經向在夫卡文二號旁邊的米扑拉號確認過了。那艘艦能支持到現在已經很難得了。殿下應該也很清楚吧!」格雷威斯爾邊說手上邊忙著聯絡各逃生艇的統籌工作。

「通訊參謀。立即找出芙斯曼和拉米拉斯所在的位置!他們兩個如果不是和提米雷一起的話我們可得想對策。叫他們想辦法在逃生艇之間找!同屬一艘艦的接駁小艇之間互相聯絡比我們這邊呼叫還容易。」

「為什麼不直接聯絡小姨!」米雷爾不認同西維爾的決定,如果是他一定會盡全力找出提米雷的所在。

「米雷爾少尉!最壞的情況是她和其他人一起,當中有什麼人我們完全不能掌握,太輕舉妄動會暴露提督的身份!更何況提督是現役軍人,逃生技能不會比我或你差。現在我們要做的是確保己方艦隻上的人員安全。」

西維爾緊握著拳頭說,他自己心裡也不好受,不只是米雷爾一人為提米雷的下落不明而擔心焦躁,可以的話他也想發洩一下不安的情緒,只是身為指揮官的他不可以這樣做。

「參謀長閣下,友軍威梧拉爾號拉普拉號發出求救訊號!他們要求暫時退後!」哲克卡百忙之中抽空和向西維爾報告。

「回覆他們我批准!格雷威斯爾,聯絡艾倫上校通知他們我們必須暫時撤退。還有叫通訊士發撤退訊號!」

「現在撤退的話我們不就不能找出小姨在哪一艘小艇上了嗎?」

「殿下!如果現在不撤退的話我們這幾艘艦上的所有人就會葬身戰場。即使現在參謀長閣下和提督閣下的立場對調了,他們的決定也是一樣不會變的。這是身為一個指揮官應負的責任,所以請恕我僭越了。」希夫洛冷冷的說。他冷冰冰的眼神盯得米雷爾不得不別開臉。他毫不留情的點破了米雷爾的不成熟之處,也是他頗介意的『差距』。

「我……」

「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米卓爾和哈夫拉曼差不多是同一時間說出這句話,他們一人一邊把米雷爾按在位子裡。下一秒哲克卡的怒鳴就響起了。

「航法士!迴避!別讓那艘艦撞過來!」在艦橋大螢幕左上方的一艘屬於亞米尼堅獨立聯盟的艦隻冒著濃煙的不斷下墜,假如不避開的話羅米尼斯號一旦被它撞上就完了。

「副艦長!沒可能完全避開!」航法士額上冒著冷汗,那艘被擊沈的艦隻下墜速度之快令他們心驚肉跳。現在他們身處的戰場非常狹窄,艦興艦之間的距離比平常的標準還要近上許多。一旦發生類似現在這種事時就算想逃開也無能為力,因為自己的四面八方都是艦艇。

「你想想辦法!全員準備應對撞擊!」哲克卡抓起艦內廣播器高喊!同時艦內各主要位置都開始閃著藍燈提醒乘員準備。

「參謀長閣下。亞米尼堅軍的攻擊暫緩了。似乎是在他們之間出現了內鬥。」哈夫拉曼這群艦隊參謀在現在生死存亡的時刻仍冷靜地分析著戰況。看來他們在提米雷平日的訓練下已經練成『置生死於道外』這門絕學了。

「趁這個時候撤退!聯絡羅米尼斯其餘艦隻後退!希夫洛你盡快定下集合之後的營救計劃!格雷威斯爾,聯絡得上拉米拉斯他們嗎?」西維爾下著指令的同時艦體傳來劇烈震盪,羅米尼斯號的艦尾和墜下的艦隻發生輕微碰撞後更被該艦爆炸時產生的衝擊影響而劇震。

「總監!報告損毀狀況!書記!立即安排傷員處理!航法士,立即駛到後方。天殺的!通訊士,警告那艘亞米尼堅軍艦再靠過來就擊沉它!」

「那艘是友軍吧!」通訊士為難的說,他是盡了自己的責任提醒了一下卻換來副艦長的一記白眼。不過看來哲克卡有一點點失控了。

「想不到哲克卡的性格是這樣的呢!」米羅普淡淡的說,雖然他依然是沒什麼表情,不過他的眼神告訴你他對哲克卡很感興趣。

「閣下,找到拉米拉斯和芙斯曼了。他們和其他兩名由這邊派去的護衛一起,不過司令不在。」格雷威斯爾把小艇坐標資料傳給航法士作回收之用。

「果然……」西維爾咬了咬牙說。

「咦?」

「她每次都愛往危險的事情裡鑽!」西維爾生氣的拍了桌子一下。

「閣下……」

「我今次一定不會饒她!」第一次,羅米尼斯參謀團的眾人看到了西維爾少有的怒容。米雷爾更是看得呆掉了,提米雷發怒的樣子他就看得多了,不過除了笑臉迎人和一臉微愁的西維爾之外,現在的他真是非常震驚。

「閣下!是不是所有逃生艇也安排回收?」希夫洛看著宇宙平面圖上數量龐大的逃生艇的光點,要逐一回收不但很花時間而且他們這幾艘戰艦的艦內空間也沒辦法容納一艘都市艦內的所有人。

「我的意見是試著我各逃生艇聯絡,暫時只回收載著那提提維爾軍人的小艇來補充我們必須的兵員,我們艦內的乘員也差不多到極限了。再不稍作休息恐怕倒下的人會越來越多。雖然這種做法會引起爭議,但我們不能載著平民往戰場上衝。」希夫洛說的都的都很有道理而且他們沒有人能找出反駁的理由,這種做法固然會被人在背後指指點點,但也是沒辦法的事。

「那麼儘可能把不能回收的小艇引導到一個比較安全的地點,把它們儘量集中!辦得到吧!」

「理論上是可以的,不過不一定每艘小艇也在可以由外界操作的狀態。」哈夫拉曼和格雷威斯爾二人開始情報處理和聯絡工作。

「盡力就好。」西維爾嘆了口氣。

「參謀長閣下,以本艦為首的那提維爾艦已經離開戰線了。而回收艦長的小艇工作亦已開始。」哲克卡向參謀團報告,他知道拉米拉斯將回來重掌壓大巨大的艦長職務之後一副鬆了口氣的樣子。終於可以放下沉重的負擔了。

「好,下令其他艦艇照參謀團指示回收逃生艇。獨立聯盟和亞米尼堅軍之間現在怎樣了?」西維爾按了按眉心,雖說他們是退離了戰線,但事實上和敵軍之間的距離並沒有拉開很遠,憑肉眼也仍看得出雙方戰鬥時產生的火光。

「有零星的攻擊,根據艾倫上校剛剛傳來的通訊文,亞米尼堅軍之間出現了主攻及主和兩種意見,而亞米尼堅軍的艦隊司令並沒辦法壓制任何一方所以目前處於混亂當中,艾倫上校亦提到因事情關於他們亞米尼堅的事所以請我們不要插手。」因為格雷威斯爾正在忙碌中的關係,報告的是比較空閒的米卓爾負責。

「艾倫上校真看得起我們這幾艘艦艇,就算我們想插手也無能為力吧!」西維爾無奈的笑了笑,不要說其他護衛艦,就連羅米尼斯號本身所受的損傷也不可以用『輕』來形容。就算想修理也沒有足夠的材料和零件,而且彈藥也沒辦法補給,這一點米卓爾一早就說清楚了。

「殿下,現在你先回房間休息一下吧!」

「我不累。」米雷爾皺著眉搖頭,他不想再被人當作是個小孩子般看待,他不要被定位在被保護那一類人之中。「雖然我幫不到什麼大忙,但請讓我在艦內幫忙吧!」

「既然殿下這樣說……米雷爾少尉,你去幫幫格雷威斯爾那邊的工作吧!」西維爾對著米西雷爾溫柔地笑了笑。這個時候的米雷爾令他想起提米雷還在軍校時倔強地要教官分多點工作給她時的表情。現在她到底去了哪裡?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