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回顧(牢騷?)

 

如果用一個字來形容2016年,那是「忙」。

如果用兩個字來形容2016年,那是「好忙」。

如果用三個字……我會想爆粗口,為了形象,這些騙字數的開場白還是適可而止的好。

突然間又來到了一年最後的一天,我完全沒有真實感,節日和跨年跟我是兩個次元的東西。而過去這一年除了工作很忙之外,敲著鍵盤的這一刻我根本想不出來我什麼時候寫了什麼,那本書又是什麼時候出的,我腦袋一片空白了耶!(是用這種語氣賣傻的時候嗎?)

所以我打開了跟好友公用的碼字記錄,尋找回憶一下我這一年到底碼了什麼。<<可悲

現在正在出版的《僕傭物語》在年中出版了第二本,而我年中時也已經交了第三集的稿子,等待排隊出版(要出的書太多,沒辦法要排隊),待編輯大人看過了就知道第四集大綱有沒有需要改了。

那麼我這一年其餘時間就什麼都不幹了嗎?不是的,除了跟著出版時間而排程的甲蟲文,我手上有一套已經簽約,就等我交功課的小說正在嘔心瀝血努力中,為什麼要形容得這麼艱辛?

因為書裡的主舞台就是我工作的環境,一家住了神經客人的飯店!(等等!別嚇人)

其實我一直都不擅長寫真實現代背景的文,因為我生活的香港說話中英夾雜,自己說話時不覺得有什麼,但要將這一切都變成書面中文寫出來我怎樣看怎樣別扭,更別說在飯店業中很多的簡稱和術語都是英文或字母,即使有偉大的估狗大神也不一定能讓我查到台灣的業界用語。

同樣,大家看小說是看開心看爽的,大概沒有興趣看我形容工作的步驟和程序SOP,要怎樣用最少和不囉嗦的形式把必須交代的步驟說完真的是大挑戰。

加上小說的世界總比現實的好(我不是黑暗向的作者,現實大家夠煩惱的了,看書就輕鬆一下吧),一對比我現實遇到的狀況簡直會心理不平衡!(你夠了)

如果一直有追我的噗,有時候我會發工作噗碎碎唸,那些客人也有出現在小說中,而我已經簡化他們的事跡了,不然百分百原汁原味寫出來大家一定不會信,以為我是在「創作」,因為我告訴好友家人時他們都覺得我在開玩笑。

事實上服務業中真的會遇上很多奇怪的人,同事也有很多離奇的人,書寶寶出來之後大家就會知道有多奇怪了。

今年就只寫好了三本半的稿子,已經沒有餘力寫其他想寫的了,很多想寫的坑都沒時間開,很多想寫的番外沒時間寫……都是因為今年工作上遇到的人手挫折太多了。

本來一班兩個人做的工作現在要一個人處理,說出來也覺得神奇,一家四百多房間的飯店,內線、客房連外線都由一個人聽,不只是轉駁那麼簡單,我們是要回答所有問題的,餐廳的,訂房的,交通的,一般資料的……有時候電話多起來真的是交響樂現場版一樣。

同時也因為人手不足產生很多其他的問題,例如昇職人選的問題,最後沒了下文。今年在工作上真的很灰,超級灰。

 

曾經我以為部門現在這個合作差不多滿分的團隊可以一直維持下去,為首的經理跟大家有商有量,主任有牙力跟惡人對抗,同事之間相處融洽愉快。但一切只維持到了三月。

三月,經理辭職了,四月頭正在離職。

三月,同事阿妹(她比我小所以我都叫她妹)辭職了,四月底離職。

原本部門一直就欠一個人手,現在一下子在同一個月再走兩人,簡直是從我入職以來最大的危機!沒有人不要想放假了,連排班表也有問題吧!

四月,如同救世主一樣的同事查理君從訂房部調職來了!但開心得太早,一個半月後他消失了。

之後五月中,另一位大姐級年紀的大姐來了,她沒做過飯店這一行,但說下了很大的決心想試試看,但觀察了半個月大家心知不妙了。

而有一天她竟然拒絕接電話,連經理開口問為什麼她都不理睬。

接下來的一天她消失了,沒有再回來。

到了六月,經主任朋友介紹的一個女孩子來了,我決定絕對不會過問這位新妹妹的學習情況,一來畢竟是人家朋友介紹的,二來新妹妹也不是笨人,工作內容很快就學會了,而且還多學了摸魚的技能,我發誓這絕對不是我教的!

要知道人不是我教的,我自問自己接電話是第二快的,即使在不忙的時候打打文也不影響我接電話的速度,為何人定精明自行學懂摸魚又怪我?不過新妹沒有走,到今天仍然健在。

同樣再之後來了兩位新人,一位我只見了兩天,之後我放大假,回來後她消失了,因為不想上通宵班。

再之後又來了一個大嬸,做了兩天說我們的工作跟她女兒同性質的工作比忙太多了,所以不幹了。

要不是我留著這一年的班表,不然我根本不記得原來已經有這麼多沒有印象的過客。

一年過去,人手方面基本上沒有好轉。

就像我跟女王說我又有新同事離職了,女王已經習慣了我這種報告了,因為發生的頻率實在太高。()

去年跟主任因某些問題鬧得不太愉快時,我跑去申請了某個職位,現在漫長的遴選開始了,希望我有機會脫苦海,換一份更穩定又不用通宵班的工作!(不放週末,要輪班我都OK,就是不想通宵,對身體影響太大了)

 

說到身體,今年12月的時候進了趟醫院做了個微創手術,還真是蠻有趣的體驗。當護士推著坐輪椅(我沒事但他們說要避免我們活動)的我去手術中心時問我緊不緊張,我回答說我比較肚餓……
我終於見識到手術室的樣子,也體驗了一下麻醉藥品有多苦……因為麻醉科醫院擔心我的胖胖脖子在麻醉後插喉有難度,所以在我醒著時麻了嘴巴和喉嚨試試看能不能辦得到插喉的動作,看劇集醫生替沒知覺的病人撬嘴就看得多,今次我試了一次,完全不想回想!

試過位置OK沒問題,我不用再受苦,醫生正式在手背上的管子下藥,沒幾秒我就沒知識了,再睜眼已經是另一個世界!然後就是睡睡睡睡睡……

住院一天下午就回家了,那天早上醫院忘了派早餐我吃!雖然我不想吃粥也有自備的蛋糕,過了四、五天我已經是一尾活龍要爬下樓找下午茶了。

 

大家真的要愛惜身體,健康最寶貴!

 

明天就是新的一年,我會努力現完成現在的兩部作品,希望工作的修羅場也能好轉就好了!

好多文想寫…是誰說時間像乳溝擠一擠就有的!給我出來我不打死你!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