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山上看不見月亮》

 

低頭拈指數了數,抬頭想要看看天色,但下一秒芙蓉輕嘆了口氣的垂下頭,她忘了自己現在身處泰山東嶽帝君的洞府,抬頭看到的是深沉的夜色,連星星都沒有幾顆,更別說看到廣寒宮所在的月亮了。

「仲秋時份了…廣寒宮上一定有宴會吧?」芙蓉心裡蠢蠢欲動的想要去湊熱鬧,但她也知道自己是絕對沒辦法溜出去的。

因為她知道東嶽帝君對泰山洞府的掌控力十分驚人,他是絕對不會放水讓她有機會跑出去的。

比起天宮的玉皇,崑崙的王母,甚至東華台的東王公,東嶽帝君才是管她管得最嚴謹的一個。九天玄女也很喜歡管她,她不聽話甚至會被罵,但別看東嶽帝君長年一張嚴肅的臉看似很兇,事實上他不罵人,但他會凍死人。

被送來泰山的芙蓉本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乖乖的待在自己的住處,千萬不要在帝君面前亂逛,可惜帝君說他這裡不養閒人,即使有人包辦了她的伙食費也得幹活,所以在泰山中同樣萬綠叢中一點紅的女仙就被分配到帝君跟前奉茶。

在東嶽帝君管轄下的所有仙人、仙童一律覺得這是一份極好的優差,不然難 道要把嬌滴滴的女仙派去巡遊地府十殿嗎?那可以地獄的旁邊,他們可不想把女仙硬生生的訓練成女獄卒了。

可惜沒有人問芙蓉的意見,相信她提前知道各人的「好心安排」後會寧願去地府忙碌,也不要一天六個時辰待在帝君辦公的大殿裡。

那很冷的!

「芙蓉,妳一個人在此憑欄遠眺是在想念什麼人嗎?」一道男聲在芙蓉身後響起,他就站在十步之遙沒有再靠近,不過從他跟著芙蓉眺望的方向左看右看的,恐怕是猜不到有什麼好看的才忍不住開口。

地府十王很少在帝君的洞府閒逛,被帝君知道絕對要治他們一個怠職之罪。再說剛剛過了中元節,鬼門大開之後他們十王也有一陣忙碌的,要不是他被硬塞了跟帝君溝通的重大使命,他也不會常常跑來,然後看到芙蓉憑欄遠眺這幕。

在大部份都穿得黑沉沉的帝君洞府中,芙蓉真的像污泥中的一支嬌花。

糟糕!好像把帝君也包含在污泥一詞中了。

突然有人說話嚇了芙蓉一跳,但看到來人是轉輪王她又釋然了,察覺不到存在感一向極低的轉輪王站在身後是很正常的。

看到十王之一,芙蓉連忙站好福了一禮。以前她怕所有地府的人,現在天天在帝君身邊,有所比較之下地府十王已經不算什麼了。

「我在想念太陰星君的甜薯糕點,要是我能去廣寒宮她一定會準備給我吃的。」

「妳腦瓜子中就只有甜薯餅?想吃的話差人去做不就行了?雖然帝君不吃甜食,但侍奉的人中總會有懂得做甜點的吧?」

「那是不一樣的。」

對吃沒太大執著的轉輪王不太理解芙蓉的堅持,反正都是甜膩人的東西,都是一個味兒的誰造的有什麼分別?

因為轉輪王到來,芙蓉也得回大殿奉茶,她的差事其實真的很輕鬆,帝君對茶水點心是個沒要求的人,好喝不好喝他都不會多說一聲,到目前為止芙蓉都不知道帝君到底滿不滿意她泡的茶。

想想自己的茶藝跟東王公的相比,雲泥之別絕對是最合適的形容詞,帝君喝慣了東王公的茶,恐怕自己泡得多好也不會得到他一聲稱讚吧?

「妳走神是在想什麼?」

良久,帝君冷硬的聲音從門外響起,當芙蓉抬頭看去時東嶽帝君正站著她待著的茶水間門口,看樣子不是剛剛才到,而是看著她發呆一陣子了。

她竟然走神到如此地步,她剛才腦袋放空時沒做出什麼失禮的表情吧?

從茶水間看出去大殿的方向,轉輪王已經離開了,東嶽帝君大概是喊人收拾沒有回應才親自走來的。

她竟然把帝君惹來看她發呆,這次不知道要被說教多久了。

「對不起,帝君。我走神了。」為了減少說教的時間,芙蓉很識時務的道歉,希望良好的認錯態度可以讓帝君放她一馬。

「上月中元節忙碌著,看來妳是累壞了?」

「不敢!我沒事!我一點事情都沒有!」

「真沒有?」東嶽帝君挑起眉,他壓根兒就不信芙蓉這丫頭耐得住泰山上的苦悶,只是他覺得女兒家還是端莊一些比較好,不過看她聽話把不少毛躁的壞習慣都改掉了,帝君也沒打算吹毛求疵,不然就該有人給她出頭了。

「沒有!」芙蓉再次強調,要不是怕帝君說她舉止太粗魯,她真想舉起手臂表現一下她上臂也是有一點點肌肉,身體很結實的。

「那這個裝盤一下,泡一壺好茶到照東樓去。」帝君抬起手,一個紅色食盒出現在他手上,不用打開光是爪盒子中散發出來的味道她就知道這是廣寒宮的出品。

今兒中秋,難不成是星君知道她在泰山走不開,所以特地差人送來的?

看到芙蓉盯著食盒的目光快要發光的樣子,帝君冷硬的表情有些崩坍跡象。

「不准偷吃,這是招待客人的。」

「是……」芙蓉心裡覺得很可惜,但很快她就在心裡盤算著那在東照樓的客人不一定吃完這麼多糕點,只要有剩她不就可以吃了嗎?

這樣想著她勤力的把點心裝盤,備好茶具她打定主意快快把東西送了過去,然後她就可以慢慢品嘗「剩下」的點心了。

東照樓是泰山洞府中最東面的閣樓建築,算是帝君的私人領域的一部份,所以芙蓉也是第一次來,推了門進去沒看到人,但閣樓內已經點上了淡淡的薰香,芙蓉心想客人大概在樓上賞景,所以直接她深吸口氣,擺出東嶽帝君說得她耳朵都快要長繭的端莊姿勢,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登上閣樓,來到頂層她不忘先福一禮再打招呼。

「短短時間不見,芙蓉一下子好像長大不少似的。」

「東王公!」看到熟悉的人,那些做給外人看的端莊得禮立刻被芙蓉抱之腦後,她連忙湊到東王公面前,看到茶桌上早已經有東王公泡好的茶。

「茶我準備了,點心妳帶來了嗎?」

「帶…帶來了。」可惡的帝君,早說客人是東王公的話她一定會整盒點心一起帶來,現在這麼幾塊是給她吃還是東王公吃了!

不夠分啦!

「點心不夠等會再讓人送來。」

「真的?」她真的很久沒吃過高質素的點心,星君送來的一定好吃,總算可以改善一下她的膳食了。

「怎麼了?」

「我還要在泰山多久了?」

「芙蓉不喜歡泰山?」

「也不是,只是待在這裡總覺得身邊少了什麼似的。」芙蓉搖了搖頭,雖然她仍是怕面對帝君,但說不喜歡卻太嚴重了。

「再待一陣子吧,待帝君點頭就回來東華台。」

「好。」

東王公眼睛瞇了瞇,嘴邊的笑意更濃了幾分。

而正當芙蓉想著東王公一定會把點心讓給她而伸出魔爪時,她感到樓梯那邊傳來一陣熟悉的冷氣。

「不是說了不准偷吃嗎?」

「帝…帝君,我…這不是明著吃嗎?」芙蓉一臉視死如歸似的抓起一塊點心躲到東王公身後,她就知道帝君給她點心又讓她送茶是有貓膩的,原來是為了試探她有沒有偷吃!

她真是笨,有客人來泰山,還安排在照東樓的,帝君怎可能不親自過來!

「你來了,坐吧。」

東嶽帝君應東王公說的落座,鐵色的眼睛不忘掃過東王公身後的芙蓉,再看看一臉微笑的東王公,他好像成了現場最礙事的人了。

「芙蓉,本來是準備跟帝君說一聲後帶妳去廣寒宮的,但那邊出了點問題宴席辦不下去,所以就我們三人賞月吧。」

芙蓉點點頭,雖然沒辦法去廣寒宮是有點可惜,但能吃到太陰星君送她的糕點,東王公特地來陪她已經很好了。

至少在一邊沉默無語的帝君,現在好歹是管著她的頭頭,不能表現出不歡迎他的樣子。

但今年仲秋,她就不能過得舒心一點,得擺出一端莊的樣子喝茶吃點心嗎?

茶過一巡,芙蓉才想起問一下廣寒宮今年不辦宴會的原因。

聽到她的提問,東王公旦笑不語,而東嶽帝君卻掃了芙蓉一眼。

又跟她有關?她這陣子一直在泰山什麼事都沒幹耶!

「星君跟玄女一向不合,今年似乎是到了極限了。」東王公見帝君又開口,芙蓉又眨著好奇的大眼等待答案,他只好省略一點過程只說答案。

可不能讓芙蓉知道她人不在廣寒宮竟然也是兩位女仙大打出手的導火線呢。


很久沒寫芙蓉相關的,又到中秋就手癢了!希望大家喜歡!>3<

芙蓉跟帝君之間就像是嚴師和劣徒呀XDDD <<禮儀老師帝君表示頭痛

,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