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僕傭物語 卷二︰妖精與鍊金術

 作 者︰竹某人

 繪 者︰ツバサ

 出版社︰東立

 出版日︰2016年07月15日

試閱節錄

  平白被一群連認識都談不上的人敵視,亞蘭感到很鬱悶。

  「你就是席拉前教授的學生嗎?」學盟一名為首的青年站了出來,話中很強調「前教授」三字。看他的年紀也快二十了,明顯比亞蘭年長,要比試也該找個年紀差不多的吧?

  亞蘭皺著眉,在心裡不滿地輕嘖一聲,這麼刻意的強調席拉的前教授身分真是小氣。雖然他知道,即使席拉在場聽到也不會放在心上,但旁觀者的他聽到這些人用充滿揶揄的口吻提及席拉,心裡就是很不痛快。席拉的脾氣好,雖然被他教導的日子還很短,但亞蘭真真切切地感到他的用心,他對肯用心學習的人都是愛護的,這些人憑什麼用這種態度提起他!?

  「你們這麼大陣仗堵在這裡,無非是想攔下我硬來一場比試吧?唔……你們這麼多人是想一起上?還是打算一對一車輪戰?」反正結果都是被圍毆,亞蘭也不客氣地把事實點破,不管他說得好聽與否,比試也是無可避免的。

  「既然你心裡有數,那……」

  「你們打算多少人下場比試?不如一起來?反正比一場跟比很多場的情況應該都是差不多的。」亞蘭不是開玩笑、也不是托大,他是認真說出這番話的。

  雖然事前席拉教了他可以取勝的關鍵祕訣,但眾目睽睽下他也只能用一次,如果學盟真的選擇車輪戰一個、一個來,那手段只能讓他在第一場得利,之後上場的對手一旦有所防範,他就只剩捱打的份,倒不如一開始就讓對方全都一起上,被圍毆時他說不定還能趁亂偷襲幾個人,反正都要被打,當然要想辦法討一點利息。

  而且,這些人恐怕都以為他是席拉不知在什麼地方收的學生,再天才也沒學多久鍊金術。

  另一方面,亞蘭並沒有忘記席拉提醒過他的話,不管他學了再多鍊金術技巧或是武技,他是一名召喚師的事實不會改變,其他新學來的技能都是錦上添花。

  這些人不知道他擁有傑克這隻高階魔獸,更不知道他有著高達六級的防禦力,即使學盟的學生都拿低階魔法卷軸轟殺他,他應該也扛得下來不會死。

  唔……最多是重傷。再說,他有兩條腿,打不過,他還不能躲嗎!?

  不過,雖然說了豪情壯語,其實亞蘭心裡也是沒底,這次冒險不只考驗他自己的應變能力,更要賭一下對方的家底有多少。對外人來說,魔法卷軸很珍貴的,但對一群鍊金術學生來說,那可能根本不算什麼,至少,他們能在大學院中學習,就算不會繪製高難度的卷軸,低級泛用的那種應該會練習製作吧?單是拿這些試驗品出來,數量說不定也很驚人的。

  現在他也只能咬緊牙關拚了,比試鬧得太大的話,伊利學院一方也不會坐視不理,堅持到有人來調停就好。

  「大言不慚!」學盟那個為首的青年一臉憤慨地站出來,他一動身,好幾個氣質高傲的青年也一同出列,六個人一字排開,氣勢比亞蘭強上不知多少倍,而根據瑪琪亞之前的科普,他們身上的黑學袍多了一道飾邊,應該是學盟中高年級的學生,說不定有些已經兼任助教了。

  這是作弊吧?這也能算是學生嗎?

  「是你提出讓我們全部一起上的,現在後悔也遲了。我們也不欺負你見識少,不知道我們學盟的厲害,就我們六人出場。放心好了,交流會上點到即止的道理我們還是知道的,但你最好自求多福,不要被轟斷手腳,要知道,魔藥劑也不是萬能的。」

  為首的青年說罷,沒打算給亞蘭反悔的機會,一排六個人全部掏出魔法卷軸。亞蘭在心裡大呼要命,連忙拔腿逃開,雖然他的能力還無法自己製作,但他的入隊新手套裝中有不少卷軸,席拉也講解過使用須知,會做成卷軸的魔法類型大多沒有指向性,都是大範圍的攻擊,他要是不跑起來,真的要硬吃六連擊了。

  雖然那六個卷軸都是還未達到低階魔法的練習品,發動起來的聲勢也沒有席拉製作的盛大,但亞蘭也不禁起六道攻擊一起來,一時走避不及吃下一道雷擊和兩道風刃,痛得他齜牙咧嘴。

  幸好攻擊雖然痛、衣服被劃破了洞,身上也摔得左一塊青、右一塊紫,但這程度的傷勢無礙他的行動,只見亞蘭雖然有些笨拙,但仍是活蹦亂跳地在卷軸的攻擊中左閃右避,看得學盟一方個個咬牙切齒。

  「雖說防禦力強了很多,但這樣炸下來還真的痛……」深吸口氣,亞蘭搓了搓被炸得發疼的手臂,同時他也感覺到來自傑克的焦急情緒和怒罵,雖然這是因為傑克擔心被他連累才會這麼緊張他的安危,但無論原因為何,別人的關心都是值得他高興的。

  多虧了傑克,他才變成不容易被打死的小強,六級防禦力是亞蘭目前最大的倚仗,卷軸的攻擊帶起一道道不同屬性的閃光,現場除了華麗的魔法效果,更多的是揚起的煙塵,雖然弄得灰頭土臉,但對亞蘭來說卻是一道很好的掩護。

  雖然亞蘭不太很清楚鍊金術師之間的比試規矩,但鐵則是不能使用並非自己製作的道具一事他還是知道的,所以那些學生或助教再厲害,拿出手的鍊金道具威力也有限度。不過,因為這道鐵則,亞蘭也不能使用席拉分配給他的道具,因為一旦用了,就會給人把柄說席拉的不是,被那個華森教授知道了,不知道要說多難聽的話。

  無法借助外力,亞蘭也沒本事當場做什麼道具,加上鍊金術師之間的較量他也不能明目張膽把傑克喚來當打手,亞蘭只好爭取時間,在煙塵中取出席拉在馬車上交給他的水晶筆,努力讓自己的手不發抖,跪在地上飛快地畫著一個個練習了很多次的圖形。

  這些圖形拆開來單獨畫對亞蘭來說很簡單,他的手穩定性足夠,不用輔助工具也能畫得準確。但把圖形組合起來卻是第一次,他也擔心萬一過程中出錯,畫錯一筆會引發大爆炸。

  首當其衝的他恐怕會被炸成天上的星星。

  因為煙塵頗多,外圍的人看不真切,隱約只看到亞蘭像是倒在地上似的,那六個青年一開始還以為亞蘭受了傷,但當他們認為勝券在握,連奚落對方的台詞都想好了,只等煙塵散開、迎接他們的勝利時,一陣風吹過把煙塵吹散,當他們看到亞蘭不是負傷倒地,而是精神奕奕地在地上畫圖時無不一臉錯愕。

  他們不只驚訝亞蘭沒有受到致命傷,更驚駭於一個他們不放在眼內的少年竟然有膽子即席繪畫紋陣。

  亞蘭學習的進度和模式跟學院制式化的進程不一樣,他不知道正常情況下,一個學生在學院中要學習幾年才會開始涉獵繪製紋陣,也不知道他們即使會畫也不敢在對敵時當場動筆。亞蘭現在的舉動把他們嚇了一跳,為首的那名青年氣急敗壞地拿出第二個卷軸,撕破封條。

  「別讓他畫完!」他的叫聲讓另外五人也回過神,大家都準備發動第二波的集體攻擊,但已經準備得差不多的亞蘭速度更快,第一圈圖形接了起來,水晶筆畫過的地方亮起白光,一個有點勉強成型的半圓拱光膜罩住了身處中央的亞蘭,恰好把朝他襲來的第二波攻擊擋了下來。

  抵擋過第二波攻擊後,光罩雖然變得搖搖欲墜,卻又沒有崩碎,不過從光罩內看著各式魔法在眼前炸開,亞蘭也嚇出了一身冷汗,拿著水晶筆的手抖了抖,差點畫錯下一圈的接位。

  差一點就要自己炸飛自己了!

  在光罩內暫時很安全,亞蘭鬆了口氣之餘,連忙把第二圈圖形畫好,雖然他畫的紋陣撐起來的光罩跟席拉那塊雕板或羊皮卷比起來弱很多,但好歹也是亞蘭自己一手弄出來的,成功感讓亞蘭多了幾分自信。

  看著地上發亮的線條,亞蘭再一次感受到鍊金術的神奇,當他把圖紋拆著獨立一個個繪畫時,絕對沒想到組合起來能有這麼神奇的效果,只是光罩撐起來的高度有點不夠,他得蹲在地上有些不好看。

  連續兩次的卷軸攻擊聲勢太大,加上落雷事件還新鮮熱辣著,很快地,伊利學院已經派了糾察過來,除了維持秩序的,還有不少八卦分子,一條大路很快就擠滿了人。趕到的學院糾察本想先讓基曼學盟的那群人退開,他們知道學盟的人都很高傲囂張顧人怨,原本已經做好被嗆聲的準備,但沒想到這些天之驕子竟然全部一臉呆愣地看著路中央,活像發生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似的。

  「亞蘭!你沒事吧!?」席拉從人堆中擠了出來,看到那六個站出來的青年不禁皺起眉,心裡已經猜到剛才發生了什麼事,他走到亞蘭身處的光罩旁邊,發現亞蘭衣衫的破損後更是臉色一沉。

  不需過問,只看地上留下的痕跡就知道剛才亞蘭遭遇到什麼程度的圍攻。

  「席拉!我成功了!」看到席拉出現,亞蘭總算鬆了口氣,無奈礙於光罩的高度他只能蹲著,不過他還是能先拍掉身上的塵土,但摸到衣服上破損的口子也不禁婉惜。這衣服他穿沒多久就破了,看樣子想補回原狀的可能性也很低,幸好當初堅持不依奧利維亞的提議買那些昂貴的絲質衣服,不然他會更加心痛。

  「做得很好。」席拉讚賞地笑著,他知道亞蘭嘴上沒說,但始終介意著自己沒有特別的學習天分,但席拉知道亞蘭是個聰明的孩子,只要給他一些時間,是能在鍊金術上學出成績的。

  只是學習需要時間,他希望在成果出來之前能先給亞蘭多建立一點信心。遇難的事已經讓少年心裡留下陰影,要是他活得自卑,整個人也會籠罩在負面情緒中,席拉不能坐視不理。

  從光罩形成算來已經快十分鐘了,光罩的圓拱外型終於慢慢崩解,因為糾察的出現讓比試無疾而終,但圍觀的人群沒有散去的跡象,大家都好奇件事到底要怎麼收場?

  基曼學盟跟前教授席拉的恩怨在學界是公開的祕密,現在雙方學生對上,學盟六打一似乎也沒佔到上風?

  不管前因如何,比試以多壓少都不是光彩的事,各大學院都會不屑學盟這樣的行為。那六名青年的臉色十分難看,他們沒想到亞蘭這麼頑強,等華森教授發現他們沒把事情辦妥,不知道會氣成什麼樣子?

  在場的人雖然沒看到整個比試過程,而且學生們或許眼力不足,但現場也有好些從各地而來的學者,即使不是鍊金術師,但只要見多識廣的大概也推測得到比試的過程。

  六個打一個,而人少那一方竟然沒事,雙方實力可說是高下立見了。

 

  未完待續


試閱來了!

如無意外7月15日上市,同檔期很多強書,下月也是漫博了,不過大家別忘了把亞蘭帶回家喔!XD

謝謝大家!>3<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