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03 (封面標題字)-200     

夜族繪卷 卷三︰妖鳥卷

作 者︰竹某人

繪 者︰月玖

出版社︰普天

出版日︰2015年07月07日

定 價︰NT230 

 

 

第一章 如月風姿

01

時代不同,連空氣也變得不太一樣。

杳無人煙的山林中沒有石板鋪就的小徑走道,這是一片尚未開發,即使是資深山客也不敢莽撞走進的深山野林。

在這種地方,總會傳出各式各樣的詭異傳聞,例如:指南針一定會失效,鬼打牆……等等。

除此之外,傳說此處經常出現神隱事件。

所謂神隱事件,意即「被神怪隱藏起來」,可能被誘拐、擄掠或受到招待,導致行蹤不明。

山到處都有,沒必要為了這座沒特色的山嶺冒上危險,萬一真的不幸遇上神隱,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說不定從此人間蒸發。

事出必有因,這座平平無奇卻有神隱傳說的山嶺,從古至今一直是某位大妖的地盤。大妖為了安寧,設下結界不想讓外人進入,即使出發點並非故意害人,但因為結界而迷失深山的人確實不少。

發生跟大妖扯上關係的事件,這區的夜族負責人難道不需要出面溝通嗎?

事實上,這類等同領死的行為,各負責人是絕對不做的。

大妖給面子地乖乖待在自己地盤,不出來惹事生非,他們燒香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主動上門領死?

但也不是完全不理會,所謂不知者不罪,明知道有危險還要闖進去,那就是自行找死了。所以在特定的大妖地盤,夜族負責人都會操縱不同程度的傳說流言,把某些地方說得駭人聽聞一點,杜絕一般人接近。

換成幾十年前,這方法的效果還好,可是近年來長有反骨的人似乎增加了,傳聞越是可怕,越有年輕人組織去挑戰征服。運氣好的遇上大妖不計較,自然會放過接近自己領地的人類;不幸的撞上大妖剛好覺得無聊,故意在結界上開道口子等著傻瓜闖入,那種下場絕對是慘劇。

扣除記錄在案的特定區域,夜族也沒辦法百分百掌握所有隱居大妖的正確位置,而這一處的山林深處,也有一道牢不可破、一直低調存在的結界。

空氣帶著山中常見的山嵐,令平平無奇的山景多了幾分如夢似幻。

結界中心是座古老建築,從結構風格判斷,存在大抵接近千年,是古時貴人們喜歡的別邸,該有的格局一應俱全。

建築物本身雖然保持完整亮潔,庭園部分卻慘不忍睹,野草、參天大樹亂無章法地生長,濃密的枝葉籠罩,讓建築長久處於陰涼的環境。

掛在渡廊和寢殿間的簾子,讓所剩無幾的陽光透不進室面,令屋內更顯幽暗。宅第的主人似乎也習慣這樣的昏暗,並未亮起任何照明。

屋內陳設的用品全是幾百年前的樣式,隨手拿一件出去,都可能令收藏家和博物館趨之若鶩,但在這裡只是尋常的日用品。

倘若有人誤闖這裡,恐怕會以為自己穿越時空,來到幾百年前的時代,踏進隱居的貴族之家。

走在渡殿的木製地板上,隔著襪子仍能感受木材帶著的涼意。每每走出一步,滿布歲月痕跡的木材均發出細微聲音,讓窮奇走得很不暢快。

他如果不放輕腳步,那些木板就會吱吱叫,只是依他一向的作風,學不太來行動無聲的優雅。況且他以人類姿態行走,已經比本體形態好太多了。

這上了年紀的宅子可沒辦法承受他本體的體重,絕對會把木板壓壞,而且爪子劃到地板的聲響也很噁心。

沒有外人在場,化成人類外型的窮奇也沒遮掩,如他原型毛色般的短髮中混有金色髮絲,人類的臉皮把他高傲的氣質發揮得淋漓盡致,加上他身上華麗瀟灑的東方風服飾,走出來儼然是個出巡貴族。

只是這位應該鄙視云云眾生的大妖,此時手上拿著茶盤,上面放有一杯灑了一半的茶。

低頭看了眼一片狼藉的茶盤,窮奇的臉上更加沒笑容了。

小妖怪不好抓,去山下的小鎮抓個人類來幹活,算不上犯了夜族規條吧?就算犯了又怎樣?他們敢來尋仇嗎?

窮奇越想越覺得可行,抓個奴隸回來就不用再做這些雜務。

想到這,窮奇的雙眼不由得愉快地瞇起,但下一秒眼神又沉了下去,因為他知道主上一定不會點頭答應。

要是主上願意讓其他人接近,這山莊早就塞滿了願意幹粗活的妖怪,哪需要他親手做?

走到一半,一隻小松鼠抱著果實橫過渡殿,結果正好擋住了窮奇的路。

小動物對危險最為敏感,原本應該拔足狂奔的牠,因為窮奇的目光而渾身顫抖,即使抓著的食物都落地滾到一旁也一動不動。

窮奇走上前彎身,伸手抓住小松鼠的後頸,把牠當小貓般提了起來,嘴角牽起愉快的弧度。

本以為窮奇打算欺負弱小,沒想到他把小松鼠放到手心,輕柔地掐了兩下,似乎很喜歡這隻被嚇得快破膽的小動物。

不過窮奇沒忘記他有正事要做,那杯灑了一半的茶還沒送到主上面前,只能依依不捨地把松鼠放回地上。

來到算是起居室的一方殿閣,窮奇半跪簾前,恭敬地問安後才進去。可惜他實在太少做這些工作,用力過猛差點就把簾子掀翻。

因為動靜太大,坐在裡面看畫的人緩緩抬頭,目光淡得像沒有情緒,但以他平日的態度來說,這已經很給面子了。

不過窮奇寧願他家主上不給面子,窮奇的驕傲不容許別人看見他的失敗。

幸好形不是喜愛消遣下屬的主子,馬上收回視線,沉默地繼續看著手中的古畫。

「主上,您把這些都看過一遍了?」窮奇把那杯茶放到形手邊的矮几上,留意到那些被他搬回來的美術品大都裝了箱,明顯有人整理過。

這座山莊只有窮奇跟形,既然不是他弄的,就是他主子動手。

窮奇半跪在形的面前,臉色因為這個事實而變得難看。

「還回去吧。」形把剛才在看的繪卷小心地捲好、收回盒中,接著脫下手套,換了一雙新的才拿起窮奇送來的茶水。

他好像沒發現茶水少了一半,視線轉到寢殿內拉起一半簾子的方向,看著步入春天的青翠樹林,伴隨影響視線的山嵐。

窮奇不太明白這樣枯燥的景色有什麼好看,可是主上留在山莊時,他大多時間都是這樣,坐在室內看著外邊沒有變化的風景。

窮奇也曾考慮要不要把庭園弄得像樣一點,遺憾的是,他沒有這方面的天分,動手反而會讓庭園從雜草叢生變得滿目瘡痍。 

 


 

02

「窮奇。」

聽見主上呼喚自己,窮奇連忙扔開紙箱,恭敬地跪坐在形的面前。

「那件事現在怎樣了?」

聞言窮奇納悶地想了一下,隨即意識到是哪件事。

除了讓他劫走不同的東西,主上問過不只一次的事情,就是名叫楠川守的人類青年。

窮奇對那位青年的印象原本不深,就是跟在夜族身邊的普通人,即使有雙見鬼之眼也沒大作為,連吃了他拿來進補都懶。

但見了楠川後,主上竟然吩咐他暗中保護對方,這命令讓他非常意外,那個人類憑什麼?

於是窮奇用大妖的身分,許了好處給當時同在現場的枕草。能夠讓他紆尊降貴地親自吩咐照看,那人類該感到榮幸了。

那次之後,主上依然沒讓他把枕草撤走,算是這整件事情中最奇怪的地方。

「已結案。是否……」

形拿著茶杯的手指動了動,視線從外界景色移到窮奇身上,那張臉毫不掩飾對於這件事的不耐煩。

「繼續跟在那青年身邊,別再出什麼意外,也別跟他們過不去。」

言下之意,形對楠川被襲受傷一事頗有微詞。

「是的,主上……」雖然主上沒有說出任何責備,窮奇仍是覺得自己丟了面子,沒辦好就是他的失職。

在形的面前,窮奇無論何時都恭敬謙遜,可他心裡盤算起要找枕草好好「溝通」,還把怒火轉到另外一個看不順眼的人身上。

窮奇還記著在大樓天台那日,久夕對他的無禮態度,既然他們是同一夥,為什麼楠川的安危要落在他頭上!

俗語有言愛的反面就是恨,既然有愛屋及烏,也會有人喜歡遷怒,窮奇正是其中之一。

形看著窮奇,似乎細想他為何會有這種反應,只是形不太擅長說話,考慮了一會,便伸出戴著手套的手,動作生硬地摸了摸對方的頭。

沒想到形會這樣做,窮奇臉色一下子漲紅,帶有高興又覺得丟臉的複雜情緒。

形把這樣的反應歸類為歡喜,滿意地點點頭,心想身為主子有時也要替下屬培養歸屬感。

也不能怪他選擇摸頭,跟原型相比,窮奇的人類外型實在殺傷力大減,一般不會有人討厭那副皮相。

「看在月華的分上,既然碰巧相遇了,總不能讓人在眼皮底下出事。」

形難得跟窮奇解釋原因,窮奇聽了反而更加不明白。

窮奇知道形在尋找舊友留下的東西,而舊友正是話中提及的月華,既然人類青年跟月華有關,為什麼不從他身上下手?

「他跟月華的關係不是你想的那樣。」

形一眼看穿窮奇的疑問,乾脆自行解答。

「窮奇沒見過月華吧?記得那時你還很小,沒耐性待在山莊中那麼久。」頓了一下,形看著風景的眼睛瞇了瞇,「如果那時候月華見到你,說不定會把你搶去。」

「吾主唯主上一人。」

「我知道。」形的嘴角牽起一抹微笑。

這讓窮奇的心情迅速變好,沒有任何事比得到主上肯定更令他高興。

只是聽著形難得提起舊友,窮奇多少遺憾著自己當年貪玩而沒有全程跟著。

 

當窮奇仍為那句話感動時,形回想起幾百年前的事。

事實上,形跟月華兩人並不是窮奇以為的知心好友。

以形的個性還有對自身劇毒的忌憚,導致他不喜歡和任何人接觸,收了窮奇在身邊已經是特例,更別說讓他主動結識好友。

月華卻是個自來熟的人物,認定形絕對是他的好友;可是在形的角度,他們算認識的人。

但認識了之後,形發現月華是特別的存在。

即便他有貴族般優雅的風貌,但只要你勾起他的興趣,那高貴的形象就會眨眼不見,不擇手段地湊過來交朋友──形也歸在被這個方法交上的朋友之一。

記得自己沉眠之前的最後一次會面,同樣是在那座華麗莊園。

造景精緻的庭園內有著人工開挖的水池,拱橋涼亭樣樣齊全,花卉也是按著四時栽植,保證不論季節都能找到一角賞花。

形知道月華鍥而不捨地打造這宅子,每次前來都覺得建築布局好像跟前一次不同。

對此形沒有多問,卻知道月華這樣做都是為了一個他從未提過的人,好像是為了讓那人高興,才不斷變著花樣。

「我說形鴆,你好歹是隨便抖抖翅膀就能讓天下震三震的大妖,怎麼偏偏喜歡躲在山林過活?上次你出來看我,已經是幾十年前了!話說上一次你來,身邊也沒有帶上可愛的有翼小老虎……牠怎麼沒跟著?」

正對著南邊庭園池塘的一處釣殿,月華讓人布置了上好酒菜,拉著難得到訪的形賞月飲酒。

那時候形並未察覺異狀,單純認為自己太久沒出現,月華才硬要拉著他喝一杯罷了。

月色依舊,屬於夏夜的風輕拂過水面帶來少許涼意,月華按照季節轉變的衣著依然講究,身上那襲紗質褂子大概是今年最新一批的料子,點燃的季節薰香香氣細膩,佐酒的精緻菜餚一如往日可口。

但形沒有發現,應該在廣大的建築中來來往往的僕人少了很多,這座山莊冷清了不少。

「讓窮奇過來給你蹂躪嗎?」

窮奇不論在哪都赫赫有名,而這個大妖在世上僅有一隻,卻不代表現存的就是神話時代的那頭。年老的窮奇死去,新生的幼崽便會誕生,妖怪的傳承和生態本就跟人類有很多區別。

至於小窮奇是怎樣出現,又為什麼跟在形的身邊,月華全都沒問,只是欣喜著形總算不像以前孤僻。

「蹂躪嗎?我喜歡你用的這個詞,可惜你不捨得。」月華笑著說道。

但那抹笑容看在形眼中卻比哭難受,他從沒見過月華這樣,有什麼煩惱嗎?

「你怎麼了?因為金髮藍眼的異族嗎?」形想起剛到莊園大宅時遠遠瞥見的異族身影。

那是介乎人類和妖怪之間的種族,只有月華會對那樣的異族感興趣,願意收留對方吧?

「你見到他了?」

月華順道問了一句,也沒在意形到底有沒有回答,隨後又添滿了酒,目光不再望著天上明月,反而看向沒有亮光的一列寢殿。

「異地來的貴族就像圍繞著輝夜姬身邊的王公貴族般,試著接近從月亮降臨的公主,只是這次輝夜姬沒有索要不切實際的寶物。」

月華突然的比喻讓形聽得一頭霧水,拿不准月華想說自己同是追求輝夜姬的那些貴族之一呢?或者自身即是撫養輝夜姬的老爺爺?

「如果公主想要那些寶物還好辦一點。」

形未曾想過,身上有股文人風流的月華會是認真養女兒的慈父。以月華的作風,在大宅中藏個紅顏知己進行光源氏計劃才算正常。

嗯,這樣一想合理多了,他可能煩惱那名異族的到來,令他的小戀人迷惑了?

只是用輝夜姬來形容那位小戀人,似乎太不吉利了,因為故事中的她沒有為任何人留下。

形默默地想著,但這是別人的私事,這類猜想也不會宣之於口。

「喝吧!不要浪費這麼漂亮的月色。」

形對於跟女人的風花雪月完全沒有興趣,要是話題轉到那方面,不如快快結束今晚的酒宴。

在不算熱絡的氣氛下酒過三巡,兩人的賞月宴接近尾聲。

帶著些許醉意,在形起身告辭時,月華突然十分感嘆地說:「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再次跟你一起賞月喝酒了……如果下次形出來後找不到我……」

形皺起眉,淡漠的臉上難得出現不解。

「你捨得這處莊園大宅?」

「有時也會想要出去走走的,不是嗎?要是有這麼一天,我一定留一幅你最不喜歡的藏字畫,看看你猜不猜得到我為你留下什麼訊息。」

「你不怕我乾脆不去猜,不再找你?」

「形鴆,你不是那麼無情的人。真有那天的話,我等著你來找我。」

萬萬沒想到,那是一語成讖。

此後,人類各個勢力頻繁地互相攻伐,戰爭和權力鬥爭讓形深感煩厭,乾脆待在自己的地方沉眠。

當他醒來,世道已經完全改變,而月華的莊園被封鎖在層層結界之後,莊子的人到底去哪了也無人知曉。

形沒有忘記月華說過的話,只是不曉得那幅要為難自己的藏字畫,如今到底流落何方,完全沒有一絲線索。

不過,無論月華是生是死,形都決定找到答案。


 

明天開始第二章來了!!

同時2015炎夏活動也來了!大家別錯過喔!! 傳送門︰ https://goo.gl/4nAkIV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