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儀仗團 卷四︰傲嬌隊長的告白 (完結篇)

作 者︰竹某人

繪 者︰希月

出版社︰普天

出版日︰2015年05月12

定 價︰NT230 

 

第三章 埃尼澤現身

01.

「想不到巴露姐姐這麼厲害!」

「妳確定妳腦內想的跟巴露做的是同一件事?」西里爾翻了個白眼,可以保證瑪爾亞的粉色幻想跟現場實際發生的情況,絕對是兩碼子事。

即便賭上家族名譽他也敢說,巴露哪可能為了浪漫元素和少女情懷,而把男人按倒在躺椅上?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西里爾感覺同病相憐,頗能了解那位隊長的心情,這麼丟臉的一幕絕對不想被人看到吧?像他也不希望,還有其他人知道他曾被巴露當成障礙物扔出。

「怎樣都好,總之難得一見呢!」瑪爾亞咯咯地笑了兩聲,嚇得站在他們身後、緊張得要命的瑟奇,冷汗不停冒出。

「瑪爾亞,妳小聲一點!要是被發現了,我們有多少層皮都不夠撕呀!」擅自把兩人帶來地下室的瑟奇,現在悔得腸子都青了。

要不是在上面見到這兩個小傢伙東躲西躲,他根本不會把人帶下來,還撞見了看似曖昧且極可能會招來殺身之禍的畫面。

早知道他就狠下心,不理他們啊!

「對了!你們先前在上面,到底躲避什麼?」

瑟奇問完,瑪爾亞直接搖了搖頭,看向西里爾。

「你們的公主殿下。」西里爾不愉快地撇了撇嘴。

事實上,他還有很多不好聽的字眼想一起說出,但礙於其他兩人都是斯蘭尼帝國的一分子,不好說太多他們公主的壞話。

聽說公主來了,瑟奇沈吟片刻。他雖然沒機會親自接觸帝國唯一的公主殿下,卻知道她不算得寵,也知道現任王妃和公主這對母女的風評偏向負面。

進入軍團前,瑟奇就聽聞很多針對王妃的批評;加入軍團後,儘管其他分隊大多迴避皇族中人的是非,不過瑟奇還有待在別團、包打聽的好友,琪琪亞。

八卦傳聞說,尼克魯三世在皇后逝世後,原不打算迎娶繼妃,只是礙於皇家體面而不得不再娶一個。光從現任王妃並未得到皇后稱號,就反映出她在陛下心目中的地位。

即便公主才十二歲,王妃卻熱衷於為公主尋找理想的結婚對象,顯然不指望尼克魯三世會為女兒找個好夫婿。

瑟奇打量起西里爾的外表,唇紅齒白、猶帶稚氣的美少年,加上蘇法家族在卡提帝國的勢力,恐怕王妃把主意打到鄰國貴族少年的身上。

堂堂一個公主,為了尋找結婚對象做到這種地步,難怪尼克魯三世對她們沒多少好感,實在丟臉呀!

瑟奇還沒腹誹完,由公主帶來的動靜無意間曝露他們的位置,讓他內心大叫糟糕。

彷彿應驗瑟奇的不祥預感,當他仍思考著如何攔住被公主派下來的人,來自斐芬斯有禮卻涼颼颼的嗓音正好在身後響起。

「瑟奇先生。」

打著寒顫轉身,瑟奇苦哈哈地陪笑,可惜從斐芬斯那雙藍眼中,只讀出了要秋後算帳的含意。

「隊長,公主殿下的人我攔不住呀!」瑟奇裝出「我真的很無辜」,輕輕帶過自己窩在這裡看戲的事實,盡可能地放大公主那邊的事端。

斐芬斯雖對剛才的事被撞見不悅,卻沒有表現出來的那般生氣。丟臉也好,反正巴露難得主動;再說她的包紮技巧確實好得沒話說,即使和溫柔二字扯不上邊,但手法乾淨俐落,比軍醫還要熟練。

令斐芬斯惱怒的是,還沒機會多問巴露有關任務詳情,又來一批礙事的,當即臉色不佳地往上走去。

樓梯上方傳來管理人和公主下屬的爭辯,因為這地下室一向需要特許才能來,不是報上身分顯擺就能進入。

他太清楚那些管理人愛書如命的脾氣,即便是有資格來地下室的人,也不見得每個都入得了他們的眼。

斐芬斯本不想理會,無奈公主的手下一定是來找他們其中之一,也不好讓管理人平白得罪了皇室公主。

公主再沒用,依舊有尊貴的身分。

即使小公主不懂報復,卻不代表王妃不會,何必為這些管理人製造麻煩呢?


02.

 隊長主動走來,瑟奇只好縮著脖子把路讓出。

斐芬斯躲在牆角偷看的那兩人,挑起眉頭,將瑪爾亞忽略掉,直朝西里爾笑得瞇起眼。

西里爾頓時打了冷顫,這笑容有殺氣呀!他當下真想轉身逃走,可回到地面又得面對公主……

然而當兩名侍衛和侍女走下樓梯,出現在斐芬斯等人面前,結果卻和他們想像的有些出入。

迎接他們的不是公主口諭,而是突如其來的殺意。

首先察覺殺氣的是巴露,第一時間便衝上前攔在所有人的前面。沒等她多說什麼,瑟奇反射性地跟著行動。

自訓練生時期開始,瑟奇就習慣一旦巴露突然嚴陣以待,必定不會有好事發生。為免遭殃,他必須提高警覺,同時顧好身後的瑪爾亞和西里爾。

斐芬斯看看擋在身前的少女,再看看無意識地站得比他更前面的瑟奇,從中發現自己的位置等同於西里爾和瑪爾亞等人,眉心瞬間皺得可以夾住一張紙。

平日發生狀況,他都待在較後的地方觀看,然後壓軸上陣,從未被歸類為受保護的對象,這真的很傷人自尊。

他的心聲來不及說出口,巴露卻搶先強調一個事實,讓他連抗議的氣力都省了。

「隊長現在是傷兵。」

「這句真狠……」瑟奇不禁咋舌,可下一秒恨不得吞了自己的舌頭。他感覺身後有兩道視線,簡直快燒穿他的背啊!

剛從樓梯下來的侍女和侍衛,同樣停下腳步看向劍拔弩張的一行人。

侍女皺起眉,正想端出公主名頭來個下馬威,然而本該和她一路的侍衛,伸手將她推了出去,順勢把兩位領路的地下室管理人撞倒。

不論對方是什麼人,顯然侍衛身上的殺氣絕對不假。

正考慮要不要先發制人,可巴露又顧慮對方公主侍衛的身分,要是之後拿不出證據,先動手就會落人口實,將會給軍團造成麻煩。

況且地下室內書架太多,打起來恐怕會破壞了珍藏書籍,加上空間狹窄,也無法放開手腳。

權衡輕重之下,巴露選擇按兵不動。

她還揣測對方到底會有什麼舉動,結果侍衛手一抬,立即自袖口射出一支短箭。

巴露神色一凝,卻不敢走避,只要稍稍移開,短箭必定會射中帶傷的斐芬斯!而且瑪爾亞和西里爾也在後面,她不能冒著讓他們被射中的風險,只能賭自己能夠及時把短箭打落。

「妳為什麼不避?」千鈞一髮之際,斐芬斯及時放出魔法屏障把短箭擋下,並面帶怒氣地伸手拉了巴露一把。他忘了自己胸口依然痛著,不能做大動作,頓時痛得抽了口氣。

巴露連忙伸手扶住他,正想叫瑟奇上前把那個人留下,樓梯上傳來接連不斷的轟隆聲,聲響大得連身處地下室的他們都聽得一清二楚,四周晃動起來。

「有魔法師在外邊打起來,應該是用攻擊力強大的魔法轟在魔法屏障上。我們先離開地下室。」斐芬斯白著一張臉,接下來朝一撃失敗、打算轉身逃走的侍衛伸手一指,唸出一串急速且饒舌的咒語。

霎時一道魔法光組成的繩索把人牢牢套住,這名侍衛失去平衡,馬上就從樓梯滾落。

「瑟奇,這人交給你看管。還有,那個不知是不是冒充的宮廷侍女,一併拿下,說不定他們和攻擊皇家學院的犯人有關。」斐芬斯接連下了幾道指令,瑟奇自然不敢有任何意見。

有關侍女的指控略為嚴重,瑟奇相信,肯定是她驕傲的樣子讓隊長看不順眼,才扣了內奸的大帽子給她。

 

留下瑟奇負責把抓住的兩人拖回地面,其餘四人隨即回到圖書館一樓,正好迎上公主殿下驚恐的姿態。

從圖書館還沒修復好的大門、窗子,可以看見天空閃過幾道火焰魔法帶來的黑煙,儘管知道有魔法軍團的成員在場守衛,依舊讓人不安。

長年養尊處優的公主,哪曾見過這樣的陣仗?別說拿主意了,早就嚇得手腳發軟,整個人靠在侍女身上才不至於失態。

她本來心存希冀地看向從地下室上來的西里爾,能夠獲得小伯爵安慰的微笑,可是當視線落在被五花大綁的兩位下屬身上,立時嚇到花容失色。

如果不是外邊有歹人生事,公主可能會端出皇室的架子興師問罪。然而面對眼前的西里爾,以及軍團隊長身分的魔法師,公主思索了一下,決定繼續裝柔弱。


03. 

「公主殿下貴安,今天是什麼特別日子,讓您來到學院的危樓當中呢?」

一行人中,就數斐芬斯和西里爾有資格直接和公主說話,西里爾巴不得裝聾作啞,斐芬斯則因方才被襲之事而不得不出面。

他上前向公主致禮,不過行禮後立刻白了一張臉,別人一看都會覺得他是抱著一身傷行禮,反倒顯得公主殿下不仁。

斐芬斯裝作順著公主的視線看過去,比了比兩個被抓住的人,說道:「殿下身邊的侍女長真是的,竟讓這些可疑的傢伙接近殿下,要是出了意外怎麼辦?」

這廂有心地不好的青年在欺負金枝玉葉,那廂在圖書館外的魔法軍團成員則忙碌無比。

之前魔法軍團長已經下令,絕不容許任何差錯。

團長的話是絕對的,他們也不想事後被團長點名,切磋探討魔法造詣,也相信團長的安排,只是沒想到會再次遇上襲擊。

然而與上次把圖書館門面炸壞相比,這回的魔法攻擊威力弱了很多,而且攻擊了一波就停下。

在場的皇家侍衛和魔法師們都覺得十分奇怪,學院的守備增強是眾所周知,敵人上次沒得手現在又來,這是明知故犯還是另有圖謀?圖書館有敵人必須尋找或毀掉的東西嗎?

「搜!不要讓敵人逃了!」

推斷攻擊停下後,皇家侍衛傾巢而出,似乎想洗去上次失誤帶來的恥辱。

 

外面忙得沸沸揚揚,待在館內的部分人士卻感覺度日如年,瑟奇正是其中之一。

他負責看守的兩人被綁得紮實不會作怪,因此有餘暇觀察四周。這一看,他認為自己存在感不足是件好事。

被侍女和侍衛圍繞的公主殿下,老是把視線哀怨地投向藏身角落休息的西里爾,他旁邊還坐著巴露的妹妹瑪爾亞。

他們兩人沒說幾句話,但瑟奇仍能察覺公主殿下身上散發的敵意。

瑟奇不解地低頭研究起公主的心態,她竟然真的想嫁到這種程度嗎?

蘇法伯爵帶著兒子來帝都才多久,公主殿下這麼快就看上眼還主動出撃,如今還露出深閨寂寞的姿態,她才幾歲呀!

放棄觀察那不成樣的感情糾結,瑟奇小心地不讓斐芬斯發現,轉移目標地打量他。

完全被巴露當成病號的隊長,獲得舒適的位子半躺;巴露待在圖書館的入口前方,大有一夫當關之勢。

有巴露守著入口的確不用擔心,只是瑟奇沒安心多久,她忽然又有動作。只見她驚訝似地盯著外邊的一點,臉色極其凝重。

「巴露?妳看到什麼?」瑟奇好奇地走到巴露旁邊,順著她的視線方向,剛好見到幾個皇家侍衛殺氣騰騰地走過,似乎並無特別。

斐芬斯也來到她身邊,先打發了瑟奇回去,才道:「那個人就是埃尼澤?」

他和不知情的瑟奇不同,一眼就發現混亂中有個格格不入的人物,正站在面向圖書館的建築物長廊。

斐芬斯早已看過埃尼澤的畫像,當時只覺得是多一重保險。然而看見與畫像上一模一樣的人出現眼前,令他不禁懷疑,世事是否真有這麼巧。

是真是假,世上最清楚的恐怕只有巴露一人,但她咬著唇,既沒承認也沒有否定。

巴露第一直覺認定那不是真的,然而最後一次見他至今都快七年,那男人還是和印象中一模一樣,距離這麼遠也無法找出絲毫不妥。

現場一片混亂,他卻從容地站在一旁看著局勢,就跟當年一樣,深櫻色的眼睛漠不關心地掃過眼前景象,嘴角掛著輕笑。

高大的身材,端正斯文的五官,還有那頭灰栗色的頭髮隨風飄揚。越是和她心中的印象相似,她越有一股衝動想去撕開他的真面目。

「別亂來。」斐芬斯直接拉住她的手。

如果巴露硬要衝出去,受著傷的斐芬斯確實無法阻止。但她真的要去,至少得保持冷靜,他不希望巴露受情緒影響而出意外。

直到這一刻,斐芬斯才驚覺自己不了解巴露的想法。見她沉著臉、咬著牙,只能感覺出她的情緒負面,才擔心她會做出危害自己的事。

她的表情凝重萬分,好似想跟不知真假的埃尼澤同歸於盡。

「隊長?」

斐芬斯覺得自己一定哪裡不對勁,腦子撞壞了才會做這種事──竟然拉住巴露的手,還想順勢將她拉到懷中!

他想也真的做了,可是這是什麼情況?為何她仍不動如山地站在原地?


04. 

巴露疑惑地低頭看了眼斐芬斯拉住她的手。

她本就不是會被風吹倒的嬌弱少女,雖感覺出斐芬斯拉扯,但她下意識地轉移重心,整個人穩如泰山、一動不動,反而是隊長蒼白的臉,立即多了些血色。

巴露的身高沒差斐芬斯多少,兩人的目光幾乎平視,很自然地對上。帶著疑惑的深櫻色眼睛,看著斐芬斯略顯尷尬的藍眸,相互凝視了幾秒,直到斐芬斯輕咳一聲宣布戰敗。

她的目光太過清明,害斐芬斯覺得想裝作若無其事的自己,十分厚顏無恥。他自詡口才了得,此刻卻找不到合理的藉口去解釋行為。

大不了就認了,剛才他的確想抱她啊!維薩瑪可以用擁抱來安慰別人,為什麼他不可以?

自我說服行動尚未結束,斐芬斯發覺巴露的手動了一下,不過不是甩開他的手,而是反手扣住他的手臂,變成她反客為主地限制住他的活動。

這動作簡直像準備把他摔出去,要是被摔出去,肋骨會不會再斷一次呢?斐芬斯自嘲地勾了勾嘴角。

巴露說過,他們之間的共同話題是軍團事務,不會像對阿爾法那般,跟他說起彌拉亞。

儘管有點失落,但斐芬斯不得不承認,巴露也不會像無奈收下維薩瑪的禮物那般領他的情。

他只是她的隊長,而且是不太親切也不太好相處的隊長。

斐芬斯在心裡自嘲地哼了聲,怎麼變成自我檢討大會?

他不禁佩服起自己,居然可以想這麼多,當務之急不是應該化解尷尬,和安排接下來的事嗎?外邊的搜捕持續進行,實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好不容易調整好心情,斐芬斯換回「隊長」的表情,剛想發號司令,眼前那抹櫻色的身影,卻輕輕地撞進他的懷裡。

她沒有一手把他摔出去,反而「好哥們」似地擁抱了他一下。

「隊長放心,雖然你現在是戰力外。」

聽完巴露這句話,斐芬斯不知道自己該不該笑。笑是因為她沒摔他出去,笑不出是她根本沒把自己當男人看吧?

竟然要他放心?他看上去真的虛弱到快不行了?即使無法拿劍,但他依然是個魔法師,具備遠距離戰力啊!

不過人要知足,好兄弟就好兄弟,不能要求太多。

斐芬斯輕柔地回抱一下,頭卻不客氣地偷偷擱在她肩上一會。反正他是被排除在戰力外的傷兵,靠一下是他受了傷,誰也不能多說什麼。

「算了。我批准妳去,條件是不准帶傷回來,窮寇莫追。」斐芬斯在她耳邊說完,鬆開了手。

他以為批准後,巴露會迫不及待地衝出去,可是和他想像的稍微不同。

巴露的確跑出去了,卻是掩著他貼近的那邊耳朵快速衝出,臉上還紅紅的。

瑟奇驚恐地瞪大雙眼,早就知道隊長和巴露一定有什麼,只是沒想到當畫面出現在他面前,感覺到的是衝擊還有後怕。

短短時間內目擊了兩次要命的場面,他有沒有這麼不幸呀!只是送個文件都要攸關生死,也太悲哀了……

「天……天呀!我好像看到巴露姐姐臉紅了。」瑪爾亞發出驚訝的感嘆。

西里爾也非常同意這一幕極之難得,而且對巴露了解最淺的他,憑著那一幕再次肯定,巴露身上絕對沒有半分浪漫因子。

他再度衷心同情與佩服那位隊長,換成自己,恐怕已惱羞成怒,哪能若無其事地反抱還裝虛弱!

當斐芬斯噙著優雅微笑轉過身,身邊同時燃起了幾道冷藍火焰。

瑟奇看到當下,真的想吐槽他圖書館裡禁火,可是他不敢說,怕自己會死得更快。

「瑟奇,你有看到什麼嗎?」

如果是識時務的人被問及這種問題,必定會說什麼都沒看到;想投機的人則會坦白承認什麼都看到,來搏取一個機會;可瑟奇不認為這兩個模式適合套用在斐芬斯身上,只覺得前路一片黑暗。

「隊長大人饒命!頂多……我把自己知道又能說的情報都說出來!」瑟奇二話不說地選擇出賣朋友……呃,不對,單純為了小命著想,提供不算祕密的情報。

「你是她的損友嗎?」斐芬斯沒料到會聽到這個答案,不由得抽了抽嘴角,但卻不再找瑟奇麻煩。

他回身面向圖書館外,比平日語速慢了些的咒語跟著響起。

眾人還在疑惑斐芬斯會使出什麼魔法,他身邊的冷藍火球猛地向外衝去,原本拳頭大小的火球,頓時化成一道道冷色彩帶,襲向那個人的所在之處。

冷藍火焰一出現,魔法軍團成員皆不約而同地撤出那區域。幸好此時早已過了上課時間,留校的學生也在事端再起時就先疏散。

斐芬斯的目的是讓「埃尼澤」動起來,同時切斷了他大部分的退路,讓他不得不面對早以追去的巴露。


 

大家快去把巴露帶回家!

更多比試閱更精彩的劇情收錄在書寶寶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