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出版書目~
幻小說 - 東立出版社
《僕傭物語》第三集將於2017年4月下旬上市!

捕夢網 - 普天出版家族
《夜族繪卷》全四冊!

《皇家儀仗團》全四卷!

紀念本《帝都瀾漫.純雪》於月見草仍有少量寄售!
購書詳情請點右邊欄的連結喔!>3<
作品感想區!點撃各作品圖片連結直接進入表單!

 

皇家儀仗團 卷四︰傲嬌隊長的告白 (完結篇)

作 者︰竹某人

繪 者︰希月

出版社︰普天

出版日︰2015年05月12

定 價︰NT230 

 

第二章 帝國皇家學院

01.

「西里爾。」

「嗯?妳要水嗎?」西里爾正埋首在行李中翻找東西,猛地抬頭,下意識把掛在背包上的水瓶遞去。

為了不拂掉人家的好意,巴露雖然不渴,仍是接下了水瓶。

自從阿爾法告知帝都出事,她拉著西里爾已經趕了兩天的路。這兩天除了必要的休息時間,兩人一直策馬奔馳,連她都覺得體力有些不支,西里爾想必更辛苦吧?

他們目前身處於山谷前的城鎮邊緣,天色剛亮,城外旅人不多,巴露預計如無意外,入夜前就能穿過山嶺到達帝都外圍。

前次他們路過,阿爾法向這城鎮的警備隊提過山賊,即使警備隊尚未展開大規模搜捕行動,但相信短時間內那些傢伙不敢出來鬧事,這段山路應該不會有太大的阻礙。

要是他們敢再攔路,巴露不介意來兩個埋一雙。

西里爾奮力地把翻動過的行李恢復原狀,然而打包手法不同,有些東西就是包不回去。巴露看不過眼,伸手把他的袋子拉來,兩三下就將東西收好。

看著西里爾微微扁著嘴,不甘心又裝沒事的模樣,頓時讓巴露生出想摸摸他頭頂的衝動,同時佩服蘇法伯爵的教育成功。

短短幾天的相處,西里爾表現得比一般十三歲的貴族孩子更成熟懂事,但骨子裡帶著驕傲。

巴露想了想,假如換成琪琪亞的說法,大概是傲嬌吧?想必是她會感興趣的研究對象。

「出發!你也想早點回去吧?」

水喝過了,行李也收拾好,西里爾不知道自己該回答是還是不是。這次來來回回趕路的確讓他累得半死,可回心一想,他不覺得討厭,反倒因為短暫旅程即將結束而失落。

回程路上,西里爾照樣與巴露同騎,不過他終於爭取到坐在巴露身後,這樣總比背上碰到不該碰的部位要好。

「妳在做什麼?」伸手讓巴露拉上馬坐好後,西里爾愕然地看著巴露拿出繩子綁在兩人腰上,繩結綁得非常結實。

「等會跑的是山路,突發情況多,為了安全起見,綁上繩子你才不會扶不穩飛出去。」巴露十分淡然地解釋完畢,也不理西里爾有沒有充分理解,腳一踢,馬便跑了起來。

西里爾怪叫著,連忙抱緊巴露的腰,綁繩子就綁吧!

西里爾老早學乖了,絕不會為了這類小事和巴露計較。有了上次他們帶他下山的經驗,要是自己不乖乖綁上繩子,等一下在那些彎曲多斜的山路上,他極有可能會墮馬慘死。

 

天邊剛泛起黃昏特有的橘色雲霞時,兩人一騎順利地穿過山嶺,抵達帝都城門。

帝都四大城門的人流量向來驚人,如今已是日落時分,卻仍有一條長長的隊伍等著進城。

「人這麼多,來得及在天黑前進城嗎?」西里爾在巴露身後探頭左顧右望,沒準得等過了晚飯時間才輪得到他們。

人都到帝都外了,巴露更覺焦急,實在等不下去這麼長的隊伍。

「咦?巴露,我們不排隊嗎?」發現巴露不是讓馬匹朝城門前進,西里爾頓時緊張起來。

要是在城門前被人攔下,不只丟臉,還會被排隊的人仇視吧?

或許是不久前發生了阿爾法提及的攻擊事件,城門的警備變得嚴密。在神經緊繃的守衛眼中,他和巴露看上去應該十分可疑,闖門會不會被直接抓去關啊?

「軍務在身有特權。」

「欸?」

等等!妳不是執行祕密任務嗎?這樣跑過去把身分公告,不妥吧?

西里爾腦海中的想像沒有發生,儘管排隊隊伍中扔了幾枚白眼,但當巴露亮出六大軍團之一的團徽,以及團長簽署的通關文書,再沒人敢不滿或加以阻攔。

成功進城後,巴露先帶著西里爾趕往軍團總部。雖然惦記著別的事情,但她依舊沒忘記,得向軍團回報任務;還有該用什麼形式送西里爾回去,也得待團長決定。

帶著西里爾走進白羅蘭館的大門,跟當值書記打了招呼,得到團長和副團長盡皆外出的答案,一道驚喜的聲音從樓梯處傳來。

只見一名穿著軍服的少年,頂著一臉想哭又想笑的詭異表情,衝到巴露面前。

西里爾不由自主地退了半步,想了想,再退了一大步。

他實在擔心要是退得不夠,對方會忘了自己雙手仍抱著一堆卷宗,就張開手臂撲來,給他們熱情的擁抱。


02.

 「你怎麼會在這裡?」巴露對於此時看到瑟奇在白羅蘭館,心裡十分奇怪。

他們都是第一年入團的新人,除非隊長特地叫他們來,否則一向極少接觸文件整理,更別說瑟奇應該是從隊長辦公室下來,可隊長不是受傷了?

「巴露,妳真過分……妳剛回來又見到我,應該好好跟我說聲『我回來了』才對吧?」瑟奇一邊說,一邊跟書記借個箱子把卷宗全放進去。那宛如受了委屈的小媳婦哀怨語氣,引得書記前輩們忍不住輕笑出聲。

說的不怕丟臉,聽的表情也沒變化,西里爾卻想找根柱子躲起來。

「唔,我回來了。隊長呢?」巴露從善如流,可惜聽者認為她毫無誠意。

提起隊長斐芬斯,瑟奇面有難色,眼神開始閃躲。這副有口難言的模樣,頓時讓巴露心頭一緊,全神貫注地緊盯著瑟奇。

只是她的認真讓瑟奇覺得,她不是期待自己說出好消息,更像目露兇光地逼他不要說出壞消息。

瑟奇感受龐大的心理壓力,早知如此,一定不會興高采烈地湊上來。此刻他不由得左右為難,既不想說謊隱瞞巴露,但隊長的情況真的不能多說。

假如脫口而出,他的死期可能就預定好了,還是隊長親自幫他選的良辰吉日。

「一……一言難盡。」

模稜兩可的答案,加上瑟奇有如被判死刑般的神情,令巴露很難不往壞的方向思考。

「誰幹的?」

巴露的聲音冷得能將人凍結,一道寒光自她的眼底掠過。連她自己都沒注意到,這股殺氣強得幾乎要刺痛別人的皮膚。

早已退了一步半的西里爾,連忙摀嘴壓下驚呼,並再次退了三步,那刺人的感覺才減輕了些。

瑟奇同樣被嚇了一跳,如此深具威嚇的巴露還是第一次見到。以前大夥發生事情時,即使巴露再生氣,也從未讓人明顯感覺殺意。

她的殺氣是因為隊長出事了?瑟奇第一時間只想到這個。

之前他就覺得,隊長和巴露的相處模式跟別人不同,正確來說,是隊長對巴露有些不同。

他們這一期的新人中,僅有巴露沒有遭受隊長的精神虐待。

若說因為巴露是女生也說不通,畢竟希茵前輩不時會被隊長找碴,已經嫁出去的女性前輩們也沒聽說被隊長優待……是不是有什麼東西早已醞釀,只是他們一直沒察覺呢?

呀!真讓人好奇得要命啊!

不過瑟奇這次學乖了,沒有直接問出口,畢竟不希望再次被一拳放倒,還被行兇者親自扛到醫務室。

瑟奇想了很多說辭來安撫巴露,偏偏巴露不好糊弄,除了一身殺氣外,表現都非常冷靜。瑟奇每說一句,她都聽得很認真,甚至能夠舉一反三。

在不想說謊的情況下,瑟奇只好挑些可以說的情報:「犯人沒找到,也沒有太多線索,案情陷入膠著,沒什麼進展。」

這些都是瑟奇事後聽聞,調查細節如非關係者也沒辦法知道太多。

「為什麼隊長沒回來?」

「聽負責隊長傷勢的軍醫說,暫時不要移動比較好。」

瑟奇來白羅蘭館,正是為了替斐芬斯拿文件,看樣子回程同行的會再加上巴露。至於那個小孩……到底是誰?

他好奇地打量著西里爾,從上到下、從左到右地看了一遍又一遍,結果在巴露正想說話時,總算認出了西里爾。

「巴……巴露,小伯爵跟妳出去才幾天,怎麼瘦了一圈回來?妳不是把他的飯都吃了?」

櫻紅的眼睛一瞪,瑟奇連忙抱起那箱文件,說了聲趕時間就落跑。

巴露無奈地望著瑟奇落荒而逃的背影,回頭看到書記偷笑,而西里爾一臉欲哭無淚。

所有直屬長官都不在,巴露思索起接下來的行程。她想去皇家學院一趟,可又不能留西里爾一人在白羅蘭館……

「斯蘭尼帝國皇家學院聞名大陸已久,我早就想去看看。」西里爾抬頭貌似欣賞著白羅蘭館內的藝術裝潢,可惜泛紅的耳根早就出賣了他的心聲。

先不回公館也沒關係,反正西里爾相信,父親在帝都不會連半個眼線都沒有,說不定早知道他回來了;而他也有點擔心,皇家學院被襲或許跟羅拜有關。

於公於私,西里爾都想到現場看一看,若非有巴露帶著,恐怕自己無法進入學院。


03. 

在前往目的地路上,巴露與西里爾花了不少時間通過臨時設立的關卡。

而學院內規定,一般人士進入後不准騎馬,因此兩人只好向守門的皇家侍衛詢問瑟奇的去向,然後朝圖書館前進。

這時巴露心下盤算,事後該怎樣跟瑟奇算帳。要不是他一溜煙地跑掉,自己早就迅速到達。

西里爾看著四周景色,如果可以,真想獨自在這歷史悠久的學府中走走,不過做人要懂得知足,能跟著進來轉轉就不錯。

為了把視線從漂亮建築物、布置典雅的花園移開,西里爾努力讓自己轉移注意力,可惜選錯了話題。

「為什麼那個隊長會待在圖書館?不是說傷得很重?」

他一問完,巴露身邊的氣壓明顯變低,嚇得他連忙縮起脖子。

跟著指示方向前行,兩人很快看見圖書館搭起的維修架子,進館前又被盤查了一次身分。

巴露一板一眼地交代身分和提供團徽等,可是內心後悔起沒多花點時間換了軍服再出來,不然就可以省下一次又一次的查問時間。

「巴露姐姐!」

回到帝都,巴露第二次被人以驚喜語氣叫喚,但比起瑟奇的呼喚,這道屬於少女的聲音顯然更讓她欣喜。

當巴露轉過身,少女已小跑步來到面前,雙手一伸,把她抱個滿懷。

「這時間妳怎麼還在?」巴露伸手撫了撫女孩的頭頂,絲毫不在意這動作會把瑪爾亞綁得仔細的辮子弄散。

這和諧的畫面頓時令西里爾瞠目結舌,從未遭受巴露溫柔對待的他,當下只覺得認錯人了,面前這個不是他認識的巴露!

「我來圖書館幫老師整理壞掉的書。巴露姐姐,妳為了什麼事來?」

「找隊長。」

「呀!我知道!是那位有著銀色頭髮的魔法師大人吧?剛剛還看到他在圖書館裡呢!」瑪爾亞興奮地圈著巴露的手臂說道。

巴露沒說什麼,反正她早就知道,瑪爾亞很崇拜儀仗團閃亮的成員們,而斐芬斯在軍團中正好是顆刺眼的星星。

可是巴露向來避免在瑪爾亞面前提及太多斐芬斯的事,深怕說多了瑪爾亞會幻滅。巴露十分認同,人必須有理想才能活得有目標。

綜觀她認識的女性,大都在十多歲時憧憬白馬王子這種莫名的形象。

「這位是?」被遺忘了一陣子的西里爾,終於被瑪爾亞發現。

兩個年紀小的面對面,眼睛眨了眨,西里爾一時像忘了身為貴族該如何見禮,愣愣地看著瑪爾亞。

「他是卡提帝國伯爵家的獨子。」

被巴露搶先一步公布身分,西里爾內心莫名挫敗。都是這對姐妹的錯,害他退化到連打招呼都出問題了。

一邊走一邊互相介紹的同時,他們來到圖書館的入口。

親眼目睹被破壞的大門,巴露心裡一沉,假設斐芬斯當時不在現場,而瑪爾亞正巧在圖書館怎麼辦?要是讓她找出行兇的人,一定不會放過!

巴露握緊了拳頭,身邊的低氣壓又出現了。

「西里爾大人,姐姐的心情怎會這麼差?」瑪爾亞並未太在意西里爾的貴族身分,為了說悄悄話,還移了一步湊到他身邊。

西里爾下意識地看去,見瑪爾亞朝著他笑,又彆扭地轉開了臉,「聽到消息趕回來時就很不好了,方才在軍團總部問到隊長的情況後,變得更加可怕。」

瑪爾亞應聲點頭,「巴露姐姐看起來很生氣,我們別惹她。」

「誰……誰要惹她!」西里爾一緊張,聲音便大了起來,把圖書館入口附近所有人的視線都吸引過來。

此時此刻,他們話題中的主角也走來,留下了讓西里爾十分鬱悶的話。

為什麼巴露竟然要瑪爾亞照顧他?像她這樣的纖弱少女,倘若出狀況,應當是自己照顧她吧?

可惜他再氣結也沒用,瑪爾亞全聽巴露的,一聲令下,瑪爾亞就拉著西里爾前往圖書館一角,塞了本書給他坐著等待。

 

同樣拿著書的還有在地下室的某位魔法師,他半躺在特地為他擺放的躺椅,猶不忘在上面堆了舒適的靠墊和保暖用的氈子,略為蒼白的臉色彷彿昭告眾人「我是傷患」。

只是他不是個合格的傷者,既沒有乖乖待在床上休養,更以整理資料的名義跑來圖書館地下室,窩在這種幽暗的地方。

「瑟奇,怎麼好像少了一份?」

「欸?」瑟奇連忙翻出斐芬斯吩咐人送回總部的清單核對,完全沒留意對方嘴邊不懷好意的笑。

文件根本沒少,斐芬斯純粹想要捉弄瑟奇而已,誰知瑟奇對自己的工作成果沒自信。

打發了瑟奇跑腿,將手邊看完的書送回給地下室管理人,斐芬斯靠進軟綿綿的靠墊中,有一搭沒一搭地翻起剛送來的文件。


04.

斐芬斯沒有虛弱到不能走動,只是被砸斷幾根肋骨、頭被敲破,外加一些皮肉傷。除了胸口仍隱隱作痛、頭暈外,他不覺得自己有事。

但軍醫命令一下,讓他被困在學院裡走不了,也不敢偷跑出去。只因可惡的軍醫把要他原地休養的話,先一步告訴了他的兩位團長學兄。

要他躺在床上什麼都不做著實無聊,反正不動就可以吧?於是他選擇待在圖書館看書、小睡、處理文件。

文件看煩了,斐芬斯起身走到一旁的書架。

先前他會來皇家學院的圖書館,並非維薩瑪約了他,而是想來查詢歷史上有沒有關於瘋狂魔法師的記錄。可惜尚未查出什麼,居然真的來了敢轟皇家學院的瘋子。

抬起手,胸口傳來的痛楚讓斐芬斯不禁皺眉。

在如今必須保持戰力的時刻,身為隊長竟是最先戰力減半,實在太不像樣了。

斐芬斯不自覺地把手放在胸前順著呼吸,沒發現這頗為脆弱的一面,恰好落入巴露眼中。

「隊長!」

見到斐芬斯沒有想像中的重傷,巴露卻不覺得愉快。臉色蒼白的他,撫著胸口一副很辛苦的模樣,讓巴露感到生氣。

受了傷就該乖乖躺著養好,這是傷兵唯一的工作。管他是隊長還是團長,巴露都不認為,這會兒跑去書架找書的行為是正確的。

她不明白自己為何這麼生氣,只知道看到斐芬斯這樣站在書架前,看起來非常不順眼。

「巴露?」

斐芬斯沒想到會突然看到她,這下驚呼用力過猛,瞬間痛得彎下腰,冷汗都快冒出來,自己的隊長形象應該完蛋了……

見狀,巴露一個箭步來到斐芬斯身邊攙扶,動作自然順暢得宛如做過上百次。

斐芬斯愣在當場,這好像是他和巴露第一次靠得這麼近……當然,他不會把平日訓練的近身搏殺算進去。

被她扶著感覺不錯,不像平日帶著距離感,但斐芬斯依然高興不起來,心裡還帶著隱憂。

他強烈懷疑,如果不是他胸口痛,巴露極可能選擇或扛或橫抱,把他弄回椅子上。

多麼可怕的事!要是他真被這樣做了,還有臉見人嗎?

將人扶回舒適過頭的躺椅,巴露一看到旁邊放置的書籍和交件,忍不住皺起眉頭。接著她自動自發地把「礙眼的東西」挪到別處,遠離斐芬斯伸手可及的範圍。

斐芬斯眨著眼睛,看著巴露的一舉一動,推斷她生氣了,而且這股怒氣和自己有關。說他不好奇絕對是騙人的,天知道他多想問清楚,可是不敢啊!

說出去可能沒人相信,世上竟然有他斐芬斯不敢做的事情。

「妳是今天回來的?」斐芬斯抬頭向站在躺椅旁的巴露問道。

從這角度看來,斐芬斯發覺她擁有的震懾力十分強大。要是換個膽子小一些的人,坐在這個位置被她一看,必定會想逃跑或瑟縮一角求饒。

巴露點頭充當回應,接著趁斐芬斯還未說下一句話時,上前一步,深櫻色的眼睛一瞇,道:「長話短說,要我動手還是你自己脫?」

「脫?脫什麼?」

「有血腥味。隊長,你不只骨折而已。」巴露沉著一張臉說道。

她初到地下室時空氣仍算清新,即使眼前的隊長穿著深色衣服沒發現滲血,但她肯定血腥味是從對方身上來的。

「哪有……」斐芬斯睜著眼睛說瞎話。

那些真的不是大傷口,裂了也不至於大量出血,她居然察覺得到如此微量的血腥味!

但是為什麼要一臉認真地叫他脫衣服?身為傷者的他禁不起嚇呀!

斐芬斯出神片刻,巴露卻已動手,俯身遮住了斐芬斯面前的光線。對方背著光,專注的雙眼卻令斐芬斯不由得失神。

正常來說,他應該冷靜、不慌不忙地命令巴露停手,可是當巴露伸手搭住他的肩膀,那些到了嘴邊的話又吞了回去。

畫面看似引人遐想,斐芬斯卻認為這隻手純粹為了防範他逃跑,順便警告他別亂動。

他瞅著臉上一絲尷尬都沒有的巴露,方想問她打算做什麼,結果立刻後悔了。

「等,等等!」

斐芬斯發誓,長這麼大,從來沒被女人動手脫過衣服呀!

當他發現巴露只用單手,就把他身上立領的上衣鈕釦一口氣解開好幾個,還扒開衣襟時,霎時間臉都綠了。

他可不可以申訴,自己被非禮了?

「隊長不太會照顧傷口。」無視那張大受打撃的臉,巴露很快找到斐芬斯裂開的傷口。雖說是皮肉傷沒有生命危險,但她認為不應該輕視這些小傷口,畢竟見過太多沒處理好小傷而猝死的人。

「巴露……妳不覺得我們這樣不太妥當嗎?」

「有何不妥?」巴露似乎沒察覺出斐芬斯的尷尬,熟練地多解了兩顆釦子。

「妳覺得沒有就好……」

斐芬斯原本心情鬱悶,然而看她小心地替自己換藥,便不追究了。


 

上市日啦!!大家記得把完結篇帶回家去呀!!!>3<

明天開始第三章,還沒入手的讀友不容錯過!

 

, , , ,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希
  • 那個這篇文章的標題打錯了,還有內文重覆了
    最後就是很期待出版!
  • 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好大的錯誤呀!!!!!!!!!!(抱頭)

    謝謝提醒,已經改回去了,剛剛也放了今天的第二更!>///<

    謝謝支持!明天就是上市日了!>3<

    竹某人 (竹子) 於 2015/05/11 19:46 回覆

  • 自由風
  • 好期待(≧∇≦)
    但是,我在墊腳石和便利超商都找不到夜族繪卷T_T
  • 上金石堂訂吧!有打折!

    竹某人 (竹子) 於 2015/05/12 08:33 回覆

  • 自由風
  • 可是沒會員資格OrzTAT
  • 那…問問墊腳石的店員訂?

    竹某人 (竹子) 於 2015/05/12 22: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