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須堂少尉的官廳日常 (五) 【道場 上】(發表日期︰2014年12月01日) 

厄除基本配備的機關武器的日本刀,雖然有部份厄除會換成更方便自己的武器,但使用日本刀的仍是大多數,而官廳的道場裡就聚集了不少為了提昇實力或是想鍛鍊自我的十紋成員。

當然現在裡面有一個不屬於自願提昇的人在。只是今天這個人心情似乎非常地好。

「面!」氣勢強勁的氣合,一氣呵成的打撃動作,在對練的稽古之中雪久留很輕鬆完成一撃,更在雙方竹劍相撞的同時把對手壓退了兩步,緊接再送上一次撃面。

直到這一輪稽古結束的撃鼓聲響起,雪久留以完勝姿態結束了今天的練習。

「果然是宇都宮大尉親自指導的…這兇悍程度……」

「平時壓著她來打的大尉到底有多強?」

「總之千萬別惹他們連隊就好,聽說今天連隊長的會議上,作為副連隊長的藤崎中尉吃了不少悶棍。」

「會議不是才開嗎?」

「是剛開,不過有人看見中尉黑著臉提早離席了。」

隔著保護用的頭罩聽不清,說的人也不敢太大聲,雪久留在這些壓得近乎聽不見的竊竊私語回到自己列席的位置,解下護手和面罩稍事休息。

「雪久留妳今天是怎麼回事,氣勢如虹的連勝三場稽古了。」這一場充當雪久留對手的正好是她的室友少尉,她現在忙於向自己被打得泛紅的手腕吹氣。

「聽妳這樣說我才發現自己今天清神氣爽,拿起竹刀簡直如有神助似的,果然今天是不同的。」打了幾場都不累的雪久留拿頭巾抹了抹額角的汗,一雙眼睛閃著輕鬆愉快的神色,讓室友看了差點當面抽了嘴角。

今天的雪久留很詭異!她不是最不喜歡值班後還要來練習的嗎?今天是吃錯東西了?最近官廳不是嚴打外來食物了嗎? 

(大尉你終於得到一個姓氏了!)


【創作】須堂少尉的官廳日常 (六) 【道場 下】(發表日期︰2014年12月01日) 

 

眼看雪久留似乎還有一個打十個的拚勁,室友看在大家同寢的交情的份上,總不能讓她白白送死。

「即使拿下了河童事件的功勞也不見得讓妳高興成這樣吧?妳跟我說遇上了團子店周年大優惠還有點說服力。」

「有團子店在做優惠嗎?」雪久留一秒抓住室友話中的重點,這次室友真的忍不住嘴角抽搐了。

「妳就真的滿腦子只記著團子了。」白了雪久留一眼,室友擺出一副懶得理妳的樣子,雪久留連忙吃吃笑了幾聲。

「說說笑輕鬆點嘛。難得今天大尉不在,我終於有一天不用被他從道場門口打到貼著最裡面的牆。妳都不知道大尉下手有多重,早兩天我的手都烏青得快見不得人的樣子,我每次都在懷疑他到底是有多討厭我,有必要下手這麼重嗎?」話匣子一開,趁著大尉今天要去開會不來道場,雪久留一股作氣的跟室友訴起苦來。

「宇都宮大尉的指導很多人都期望不來吧?」室友輕咳了兩聲,雪久留沒感覺不代表她也沒有,道場上只要耳尖聽到雪久留的話的都不約而同的看過來了!

「他們都有被虐狂嗎?」雪久留認真的沉吟了一句。

室友決定不說話了,跟雪久留談論她連隊的大尉是沒有意義的,對雪久留而言大尉是妨礙她和團子約會的極惡份子,絕對的反派。

只是……如果說道場上等著被大尉指導的是被虐狂,那就等於把大尉放在虐待狂的位置上。

室友看向雪久留的目光多了幾分同情,她肯定這番話會原封不動的傳到大尉耳中的。

「妳怎麼不說話了?」還不知道自己又作死了的雪久留狐疑的看著室友,又看看道場四周的人的目光。

怎麼她總覺得他們的眼神怪怪的?

「雪久留,我到底要怎樣說妳才好……」

「怎麼啦?」

「妳就沒想過跟上司打好關係之類的嗎?」

「有想過。」雪久留認真的說。

「哦!真的!」室友好奇的反問,沒想到雪久留竟然還真的有考慮過這問題。

「之後剛好有機會得到會被詛咒的毛皮,可惜又被逃了。」雪久留想起被管理人逃掉的事始終覺得十分可惜。

「妳這不是討好,是擺明著要跟大尉過不去嗎?」

「大尉的強運才不怕呢!說不定他才收下被詛咒的毛皮,毛皮有什麼咒力都要被淨化了。」

「強運是這樣用的嗎?」室友覺得今天嘴角抽搐的次數已經超過可以接受的範圍,再抽下去她要懷疑自己的神經線出問題了。

「大尉又不出任務,既然都是要當吉祥物,自然要有吉祥物的特點不是?就像中央町那家團子店的看板是一串巨型團子娃娃一樣。」

「老實說,雪久留。」室友實在看不下去,在重新套上面罩之前她凝重的開了口。「對比宇都宮大尉的強運,妳覺得自己的運氣強得過他的嗎?」

室友的提醒無疑是一道警鈴,雪久留現在就像晴天霹靂一樣呆坐現場。

大尉的強運是毋庸置疑的,她對上大尉,以大尉的強運倒楣的怎麼可能是他?

「原來是這樣的嗎?」

怪不得每次大尉讓她出任務她都會出問題呀!

 

(放心好了,這次大尉跟妳一起出任務……應該……)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