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羅長屋】02 -  管理人(發表日期︰2014年11月13日)  

長屋平面圖和住客分佈點這裡!(感謝神紙製作平面圖)

拖著行李來到新居的所在地,這是位於帝都庶民區一帶的新建長屋,入目是一列各有不同層數的房子,似乎就是傳單上說明將會有的不同店家的所在。但長屋才開放沒多久,店面還沒開,除了她之外不乏其他新搬來的住客正在忙碌著,他們的目光很自然的先看到雪久留的軍服上。

果然一名連混血都不是的人類厄除跑來怪異的長屋住是很奇怪的事嗎?

太複雜的種族問題下一秒已被雪久留拋到九霄雲外,她走進長屋範圍,遠遠看到一個毛茸茸卻身無長物的光裸背影在忙碌著,對比從仲介人處得到的傳單,這名暴露狂似乎就是森羅長屋的管理人,也就是說她的房東有可能是個露體狂了?

但為什麼是裸體?從背後看倒沒問題,不過前面不會也是裸的吧?本著一試的心態,雪久留放下行李箱,朝那背影喊了一聲。「管理人,我收好行李來了。」

接著那毛茸光裸的背影虎虎生威的轉過身來,那顆不屬於人類範疇的貓頭上毛茸茸的尖耳微微一動,幸好雪久留不是獸耳控,不然她恐怕什麼反應都沒法做,只是兩眼冒紅心的想辦法去摸了。

果然是全裸的。

雪久留屏息一退,腳步不著痕跡的退了半步,這是她加入十紋訓練時的習慣反應,管理人那身壯碩肌肉還有誇張的健美甫士嚇到她了,身體自然反應的以為這是某種怪異準備攻擊的起手式。

不過她覺得管理人有需要的話健美甫士絕對是必殺技。

「嚶嚶嚶!」理應因為雪久留的戒備而緊張起來的氣氛因為管理人發出的聲音的而在瞬間崩潰。管理人自說自話的能力比雪久留的自言自語的強,似乎管理人也留意到她的戒備,言談間不知是說笑還是認真的問她是否來逮捕他的。

雪久留很認真的在心裡決定,如果管理人將來因為露體而被警察局上報十紋,這任務她絕對不接。她可不想管理人向她詳細解釋身上的毛皮和衣服的同樣性,也不想討論現時社會的道德觀。至於她的個人意見,連兜襠布也沒有一條的確該劃入全裸的範圍,警察是應該做些什麼。

雖然有些煩但十分熱情的管理人一邊叫著雪久留大美女一邊拿著她的行李來到右乙的房間,打開大門雪久留站在玄關看著仍是空蕩蕩的內室,她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才轉頭想向管理人提出,就看到壯碩貓頭管理人連狹小的玄關也不放過,正在表演高難度的健美甫士。

兩人對視,管理人狂眨著豎瞳發送友善的電波,接著他搓搓手,故作神秘的湊到雪久留身邊說。

「雪久留大美人~~」

「你不會是想坐地起價吧?」雪久留單刀直入的問,她絕對不要跟管理人玩那種彎彎曲曲社交啞謎。

「嚶嚶嚶,雪久留大美人怎麼可以這樣想管理人呢!管理人絕對是個合法商人來的,當然大美人想多交點租金絕對沒問題,管理人可以附送特別服務的哦!」

「不要。」一秒拒絕管理人的提議,雪久留瞇起眼盯著管理人,左手扶著長刀的角度更有利突圍了。

被全裸貓頭壯男堵住,想自保是人之常情,絕對不是她假公濟私。

「嚶嚶嚶。管理人想要大美人剛才手上拿的傳單,也很好奇介紹妳來森羅長屋的仲介人呢!」配合壯碩身材,顯得比人頭稍大的貓頭湊到雪久留面前,臉上的那幾根貓鬚落在她眼中,讓她很想伸手去扯。

不行。惹火管理人加租事少,被趕出去事大!今早出來前還跟同僚們討喬遷禮物,如果她吃詐糊回去,那是要賠雙倍的。

而且她搬來這裡的目的還沒有達成,她滿是団子和甜點假日一次都還沒試過。

「難道管理人還會不認識幫你仲介的中間人嗎?」雪久留忍著拔貓鬚的衝動,把對摺起來的傳單遞了過去。

看在雪久留眼中沒有絲毫特別的傳單,看在管理人眼中卻好像變成什麼驚人密碼單一樣,一邊看一邊貓瞳瞪得老大的,接著發出「嘰──」的一聲轉身跑了出去,揚起了大片的塵埃。

「幹什麼反應這麼大?難不成仲介人是他仇家?呀!有可能,不然怎麼會特地去厄除的官廳前派發。唔……對這位管理人的仇家來說沒多少厄除有興趣也是意料之外吧?要是真的想要給管理人麻煩,應該去激進派成員最多的行刑課嘛……呀!」雪久留突然想起那個十分重要的問題,但現在追出玄關已經看不到管理人全裸的身影了。

沒看到管理人,左右的單位也有新的鄰居在收拾打理,雪久留有些突兀的站在自己家門前,看到在斜對面左丙房間那個叫央墨的孩子看著自己。

作為外表年齡比對方年長的女性,雪久留對乖巧有禮貌的央墨有很不錯的印象。

「雪久留小姐,妳是有什麼煩惱嗎?」

「很明顯嗎?」雪久留摸了摸自己的臉,對想法表露無遺一事有些遺憾。不過反正被看出來了,她也厚著臉皮問一下好了。「我說央墨可以幫我一個忙嗎?」

「請問是什麼事?」央墨很快的點頭了。

「附近那裡有床舖在賣?還是你家有一床先借我用一下?不然我今晚要睡地板了。」

「呃……」央墨似乎沒想到雪久留說的幫忙是這樣的事,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附近的店家位置,還是回家找找壁櫥。

「還是趁天色尚早,我出去買好了。」雪久留覺得問人借也不是良久解決問題的方法,這一區雖然不熟但要把家店應該也不難,剛好她也餓了,這邊的店還未開張,先買些吃的回來也好。

「姐姐回來帶団子給你吃。」雪久留自說自話的跟央墨說了再見,心裡想著団子的份量似乎比被舖重了些。

到底她之後有沒有成功買到床舖回來?這個嘛……

噗浪連結請按此

搬家實況的角噗交流噗串


【森羅長屋】央墨 VS 管理人(發表日期︰2014年11月13日)

(在旁觀看被解語茶鼓勵給管理人好看的央墨被欺負)

接文交流噗串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