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伸出手想要拉住在自己眼前消息的『雪琳』,但是她的身影已經在視線中完全消失了,那張從鏡子中已經看到熟悉的臉孔上和自己不同的冷淡表情和如冰的眼神有瞬間好像融化了,那嘴角像是微微的勾了起來,但是她來不及去證實已經消失了,視線中取而代之的是數道不可置信的視線緊盯著自己。

房間內因為拉滿了窗簾所以光線並沒有很充足,雪琳她坐在床上喘著氣,剛才想拉住『雪琳』的手還舉在半空,四周的空氣好像靜止下來似的。

兩個靠在她床邊打著盹的男人率先因為她的叫聲而醒過來,看到雪琳精神奕奕的坐在那裡有一瞬間他們都露出了有點嚇到了的表情。

醒過來是好事,但他們絕對沒有想到她會用這種精神奕奕的狀態彈起床的呀!

「早…早安。」看到氣氛有點尷尬,雪琳緩緩的收回舉高的心不好意思的道了聲早安,雖然她根本不知道現在是早上還是下午。

這一刻她才意識到自己的聲音細得嚇人,有氣無力就是用來形容她現在的狀況了吧?

「雪琳?」

「妳沒事…真的沒事了嗎?」

愛德華和菲文兩個的表情既像是驚喜也像是見了鬼一樣,一左一右差點就直接爬上她的床把她從頭到腳看一遍她到底是真醒來還是變了活屍,那凝重的神情令她不敢多說話。

加上他們兩個的聲音攤在一旁躺椅上的阿修斯也醒過來了,看他揉了揉眼睛後看到坐著的雪琳他也一樣瞠目結舌。

「呀…愛德華?你怎麼沒刮鬍子?」正想向阿修斯也打個招呼好化解一下現場的詭異氣氛,雪琳愕然的看著突然把自己抱個滿懷的愛德華,他臉上的鬍子扎到她的膀子癢癢的。

她從沒見過愛德華不修篇幅到這種地步的樣子,邢他表現得這麼緊張她也不好推開他,只好由得他抱著。視線轉向旁邊的菲文,他也是一臉鬆了口氣的樣子,倒是雪琳有點不好意思。

愛德華抱得很緊,緊得她擔心自己會窒息了。

「還問我怎麼沒有刮鬍子?妳知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少天?」鬆開了懷抱,愛德華雙手捉住她的雙肩,當她是稀世奇珍一樣從連一根頭髮絲都要看清楚。他的聲音有點啞,像是通宵了好幾天肝火上升那樣,其實鬍子也是幾天沒刮才會變成這樣吧?

順著愛德華的視線這下子雪琳也看到自己身上被換上了一件白色的睡袍,領口還是開得有點低的那種。

她的睡相要再差一點就什麼都要被人看到了。

「一天?」輕咳了聲按住自己的領口,雪琳舉起一隻手指。

「妳昏了四天了。醫生也來過幾遍都沒看出妳什麼時候會醒,要是再拖下去……」菲文現在總算是過來把愛德華拉開了,把障礙物的愛德華擠到一旁之後拉起雪琳的手輕輕放在臉邊,握著她的大手好溫暖,同樣傳來他這幾天的擔心。

「四天?」她回復意識再見到『雪琳』都只是一會兒的事,怎麼已經是四天了?

「他們可擔心了,這四天都沒怎麼睡呀!」在躺椅上坐好,阿修斯臉上的黑眼圈不見得比另外兩人輕微。

「那阿修斯你呢?」正是因為他們幾個都待在她的房間她才會認為現在只是在那之後沒過了多久,想不到現在已經是四天之後了。

「我要是回去自己的房間恐怕就沒辦法再出來了,威利覺得最好把我關在房間中睡上個多月休養才好。那不如叫我死一死好過了,簡直是折磨。」反了反白眼看向身後的跟班,阿修斯現在完全沒他辦法。

「這樣呀……」雪琳想爬下床,腳才點地要是沒有愛德華和菲文伸手扶住她就直直坐到地上去了。

「呃…好像沒什麼氣力……」想不到身體乏力到這種地方,她只能靠在愛德華和菲文的手爬回床上。

「四天沒吃飯有氣力才怪!妳到底想去哪了?一起床就上廁所?」

「阿修斯大人剛剛說的話好粗鄙。」

「威利你起床不上廁所的嗎?」被緊迫盯人了好幾天阿修斯對威利的忍耐力開始到達臨界點了。他擺明著要找碴,但威利也早習慣了,他們主僕現在一個想把下僕趕走,一個就想盡辦法跟監。

「我想去找妮古,她在嗎?」看到房間中就只有四個人,應該也會出現的妮古和尼古拉卻沒有看到蹤影,雖然雪琳也覺得抓到約里克之後妮古應該會很忙,但她卻認為妮古和尼古拉兩人都不在有點怪。

聽到她要找妮古各人都沈默了一會兒。

「因為約里克的事比較麻煩,公國部份的事她讓艾西那爾處理,她先領隊出發回去帝國了。」阿修斯的語氣就像在說今天天氣很好呀!完全沒有為妮古已經離開回去帝國有可能不會回來一事感到遺憾似的。

「咦!那為什麼阿修斯你還在這裡的?」這個問題就像是自然反應一樣連思考都不用就自動開口了,阿修斯和妮古這對搭檔說分開就能分開的嗎?

「為什麼我不能在這裡?」從躺椅坐起身,阿修斯前陣子難得維持的丁點王國皇室成員的樣子已經蕩然無存了,雖然身上穿的還是很有貴族風格的衣服,但那個坐姿真的和無賴沒什麼分別了。

「你不和妮古回去嗎?」

「怎麼我聽完這句總好像覺得怪怪的?好像我不得不跟她回去似的?妳忘了我可是個一進帝國就會是成為國事級問題的人哦?」阿修斯撇了撇嘴一臉不屑的瞄了雪琳一眼,她像在說她竟然連這麼重要的事都忘記似的,但他這樣的表情看在其他人的眼中只會解讀成有某人寂寞了,心情處於不好的狀態。

「我認為不只那是比國事更加令人頭痛的事。」威利看了阿修斯一眼,在說完這有點揶揄意味的話時他又移開視線了。

「這也是……」

「喂!你們兩個!」阿修斯差點就暴跳起來,但他一動站在他背景的威利立即按住他的肩膀,實行說的不行乾脆動手了。

「你們真的以為我想讓她一個人回去,能去我也想去呀!就怕她會搞什麼大報復直接氣死好老爸。」阿修斯撇了撇嘴,任他之前嘴再硬臉再裝出一副不在乎的表情,說到底他還是不放心。

「我想陛下心臟很強壯的。」對幾日都不說話的愛德華不太肯定的說。

「約里克做的時就足夠讓人心臟負荷過大的了,雪琳妳呢?也想對他討公道嗎?要的話寫信去告訴妮古。」

「那樣就不用了。」說到報仇﹑討公道,死了的人已經死了,做什麼都不能把他們重新喚回這個世界,人活在世上沒必要把一些能放下的仇恨或是包袱般的情感背在身上,那對自己的人生沒有好處。

「不用?」

「嗯。現在向他報仇什麼的也挽回不了什麼。」之前見到『雪琳』不是夢,她是真的見到她了,那短短的時間中雪琳不覺得她有想向約里克報仇,報仇真的沒有必要呀!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