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斯提到了,約里克被綁起來了,接下來也從愛德華的口中知道了已經找出了一批公國和紅月貴族之間私下勾當的物證,一切看似快要被解決了,真相好像就擺在眼前,但是妮古卻沒有辦法安下心來。

侯爵府因為受到頗嚴重的破壞,所有火已經讓格拉朗幫忙撲滅了,但是滿地的瓦礫還有部份混亂開始時避難去了的僕人倒分批回來整理,而現在有兩名帝國要犯的後花園暫時只有妮古一行人還有由艾西那爾伯爵派來的部份護衛守著。

如果不是確定賀斯已經沒有辦法動彈妮古還不敢只用這樣的武力看守這她和約里克。

那個老人現在坐在一邊,身上綁著愛德華還有另外準備的鐵鏈,還有一個特別準備給重犯用的手鐐,這個手鐐的材料很特別,就算魔力有多強都好也難以一下子把手鐐破壞掉,只要無法一次過衝破這個限制,看守的人就有辦法把犯人制服。

艾西那爾派來的人好歹都是由帝國護送他來的精銳,應該那些突發情況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但妮古還沒無法放心,約里克把自己曝露出來一定是有什麼原因的,那個人不可能良心發現所以出來面對自己做過的事。

「還有什麼不放心的嗎?」尼古拉和格拉朗兩個傷得比較嚴重的人簡單處理過傷口之後先後回到妮古的身邊,看到她愁眉不展的站在後花園一角,他們大概都明白她在擔心什麼,但無奈他們一樣無法解答。

「要把他們移走嗎?」

「現在不行,和大公說好了的宵禁封城是讓公國那邊有時候找出和約里克有關的人,艾西那爾能讓動員過來已經不錯了,現在轉移地方動靜太大,帝國也不想前宰相被抓的事這麼快就弄得人盡皆知。」妮古和阿修斯能夠得到大公的同意在公國的國都弄出宵禁和封城這麼大的陣仗主要是因為他們答應了就算查出有貴族牽涉到這次的事件中也不會在枱面上對公國做些什麼。

只是不擺上枱面讓兩大國可以公然對公國做些什麼的話大公什麼都會答應,不然妮古和阿修斯來硬的公國一樣會完蛋,因為公國本身根本就沒掌握到多少線索,就算想事前毀滅證據恐怕也會來不及。

政治就是這樣的了,枱底下的交易很多,有時間也得違背良心做一些決定,妮古當初就是討厭這種假惺惺的生態才對公主的生活有所不滿。

就算她當時不是第一承繼人,但始終是位公主,來巴結或是想利用她的人多不勝數,看著他們的嘴臉妮古就覺得煩死了,但基於身份和禮儀她再不爽也不能劈頭罵人,而且宮廷生活很枯燥。父親和兄長忙得沒時間理會自己……

在回憶之中妮古沒有和那位已逝的王儲兄長有太多的共同記憶,就算有不外乎是一些要一起出席的宴會﹑典禮等等,私下的共處少之又少。

但是那樣生疏的兄長最令自己記憶猶新的是在她決定離開帝國一個人去冒險之前,不知道從什麼地方知道她的行動的兄長夜裡突然找她和她說了一句話。

就因為這句話妮古離開的時候心情放鬆了不少。在外邊冒險﹑落難什麼的她不時都會記得這句話。她的兄長說話『她隨時都可以回家。』,但說過這句話的人沒等到她回去。

她以為就算她再過很多年回去,玩夠了,走遍世界之後再回去,那位兄長仍然會在皇宮中歡迎她回去的。

但是這個人死了。因為約里克而死的。是她的老師,同時也是她兄長老師的這個老人到底是為了什麼殺了她的王兄?要怎樣問他才會老實的說出來?

問的方式一旦錯了,說不定自己就會約里克牽著鼻子走。如果把他帶回去帝國,在她父王面前約里克的確是不會有所隱瞞,但是妮古希望在回去之前知道原因。

「雪琳在哪?」

「在那邊休息,她身上的傷是好了,但是失血不會隨傷口立即復原。」尼古拉向妮古示意愛德華他們現在所在的位置,雪琳靠在一棵沒倒的樹下休息,而菲文和愛德華兩個就像門衛那樣站在旁邊看守。

看到所有人沒事手腳健全算是萬幸了。

「殿下還沒打算好要怎樣處置我嗎?」

「閉嘴!」看守著約里克的衛兵立即喝罵,他們才不理約里克以前的地位有多高,艾西那爾伯爵早就向他們交代過這件事要怎樣處理了

「處置你之前我會先處理你那個手下。你不用心急,你應得的報應一定會有的。」

「那也得要殿下回去帝國才看得到吧?」

「那不用你多費心了。」妮古不悅的皺起眉,反正約里克很清楚她不想回去,這一點她隱藏也沒有用。

「殿下妳會乖乖回去的。」

沒有回應約里克妮古乾脆走過去雪琳那邊,她要問賀斯的話說不定需要雪琳在場幫忙。才和雪琳說了幾句,期間愛德華強烈反對不讓雪琳休息夠就要她幫忙,但是雪琳自己卻很樂意幫手。

妮古和雪琳說明著想好如何在旁幫忙的時候,由大宅正門方向又再來了一批人,帶頭用快速的步伐完全不像一個傷員的阿修斯遠遠就舉起手帥氣的打了個招呼,人沒到面前聲已經來到了。

阿修斯斜眼看到約里克,也很意外他竟然會出現在這裡,而且身上毫髮未傷就被人鄉了起來。

「嗨!妮古妳這邊的事情看來也處理得蠻順利嘛!似乎有點太順利的感覺?」阿修斯走到眾人那邊,事實擺在眼前了他也沒有多問過程,但是他和妮古一樣臉上沒有多少安心的表情。

「你也這樣覺得?」

「是呀!那隻是老狐狸,狐狸就算在最後關頭都不會放棄自己的詭計的。」

「你這樣說完我就更擔心了,我就是怕他在等什麼……」

「等什麼?」

阿修斯的這句反問話尾還沒落下,幾道深刻的割痕突然出現在地面,而這無形刀刃的攻擊目標正是剛剛才來到的阿修斯。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