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琳!退下去。」菲文拔出長劍擺出戰鬥架式,最壞的情況既然發生了那他就要掙取時間,但問題是雪琳她示想走,原本他把她護在身後,但她卻自己移開腳步走出來和賀斯對峙。

那不是兩人各自手持武器目露兇光的對峙,殺意倒是有的,至少賀斯是真的想殺了雪琳,但是雪琳是不是真的能把人殺的下手就不知道了。

「妳不逃嗎?還是妳覺得憑他一個可以保護得妳周全?可別以為我身上血流得多你們就有勝算呀!血可不只是我的呢!」

「我可以肯定他們兩個是受了傷,但卻還沒死,不用想用他們死了什麼的騙我,我不會信的。」雪琳揚起手,手上的手鐲被陽光照得閃閃生輝,上面的暗血寶石仍然完好無缺。

「……」

「別以為妳在這裡亂說就成。」

「牙尖嘴利。一點都不像淚血一族的人,偏偏還是一個純血統?真是可笑。到底妳在那個學院逃出來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我真的很好奇呀!」

「好奇?」

「是呀!」賀斯把自己受過傷的手舉到嘴邊舔去了上面的血跡,然後搔了搔自己的頸項,面具的邊緣更嚴重的翻起了。「原本殺一個同族什麼的我當是家常便飯,不過我始終是個通緝犯,一開始由我出手的話就不太好辦了,所以那時才會派那些三腳貓去對付妳,誰知道妳會大難不死還變了性子……為什麼不想死了?難得妳那個哥哥這麼好心想幫妳達成心願,妳不死了他的心意不就白費了嗎?」

「這輪不到妳插嘴!賀斯!」

「我在和我同族說話,人族住嘴!你想要搶著死我也不會阻止你的。」賀斯惡狠狠的瞪向菲文,兩道帶著火紅的烈焰隨著賀斯的手的揮動猛地襲向菲文。後者早已做好準備長劍一揮,他身邊閃起淡淡的亮光,一道劍風把襲來的兩道火焰撃散,留下的只有稍微升高了一點的溫度。

「我把話原原本本的還給妳。妳想死的話我不會阻止的。放馬過來。」菲文的劍尖挑釁的指向賀斯,現在是他履行自己承諾的時候了,保護好雪琳,要令她平安無事的。

但如果她的意願是不逃開親自面對,那他就給她製造一個最有利的環境。

如果他沒猜錯,賀斯是令到格拉朗和尼古拉一時三刻沒辦法追上來,但同樣地他們就像雪琳手上的寶石所反映的一樣沒有死。賀斯也不可能完好無缺,強大的回復能力是能讓她把傷勢掩飾,可是流出身體的血﹑被打撃過後的虛弱就不是那自癒能力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填補回復的。

要不然賀斯一來就可以用盡全力發動突襲,任憑他有鬥氣都好也不一定能同時保護得了他自己和雪琳,但賀斯沒有這樣做,妳選擇了說一大堆話來拖延時間。

她在為自己﹑也可能是為了在外邊的同黨在爭取時間。

他還有機會,不一定會輸的。

「該死的騎士,你以為有鬥氣就打得贏我了!別作夢了!你們有那麼厲害的話面對久斯和那個沒用的摩拉耶時還不是死了個伯爵!哈!你們人族一個兩個都是不自量力的嘛!給我讓開!」

「你給我住嘴!什麼人族不自量力!這句說話妳給我收回去!」聽到對方提起了在韋尼斯大劇場下發生的悲劇,雪琳心底裡還沒有完全平伏的愧疚心情又再被撩起,賀斯說什麼有關她的難聽說話她都能忍,但說死者壞話,而且是個為了她死的人的壞話就萬萬不能!

「收回去,妳憑什麼讓我收回去?連魔力都不會用的妳?」

「收回去。」雪琳自知論魔力她不是賀斯的對手,就算這身體中的確有著強大的血之魔力,但她還沒有辦法操控自如,和賀斯這個老手一比無論是熟練度或是使用的靈巧她是沒辦法追得上,但是即使是逞強,到了現在她也要站在這裡。

血花突然在賀斯的手上濺起,原本在她身上快要乾涸的血跡像是活了起來一樣化成點點的晶體在賀斯的身邊飄起,血紅色的晶體帶著一個鋒利的邊緣,即使晶體都是很小片但被大量割到的話也是一個極大的傷害。

特別是用在淚血一族的人身上,細小的傷口會迅速痊癒,不斷的被尖細的晶體傷害就好像被活生生凌遲一般,身體的痛覺持續但是人卻死不了。

「雪琳妳快離……」看見勢色不對,菲文想叫雪琳退開,但眼角才看到她卻是他先愣住了。

「妳…妳…妳的魔力!這該死屬於純血統的魔力!

弄出那些晶體的人不是賀斯而是眼底有點發紅的雪琳,她一言不發就站著,像是大劇場魔力暴走的時候一樣。

賀斯即使是使用了一族中的禁忌但血始終也是屬於淚血一族的血,像是呼應一樣那些血形成的晶體隨著雪琳所想般飄在一起,變成了一支支泛著紅色血光的長針。

「就算妳用這些東西也打不贏我的。」

「那加上這些如何?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從妳手上滴下的血沒有凝成淚血石。」雪琳說完的同時掏出了帶在手上的小刀,咬牙在手臂上劃了一道長長的傷口,鮮紅源源不絕的流出結成寶石,然後一夥夥的泛著金光的血色石頭在雪琳的魔力支配下在她身邊改變了形狀。

血針和血色的刀片,兩者在光天白日之下讓人看著覺得極之詭異,就算菲文在旁邊看著也覺得超出了自己的想像。

他沒聽說過淚血一族還能用自己的血當武器呀!看著雪琳手上已經止血痊癒的手,菲文咬了咬牙心裡有點不甘。

他就站在這樣為什麼還要她傷了自己?

「菲文。對不起。」雪琳按著自己剛剛劃破的手,她沒有遲鈍到不知道菲文變了臉色的原因,一行人護著她老是不讓她受傷害,凡事都有顧慮到她真的令她很感心,她現在也不是故意要讓菲文難受。

「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一件事…在認識你們所有人之前,我答應過她的,要替她找出誰要殺她,我要知道為什麼她要那樣做,現在是我履行承諾的時候。」

「別勉強,我會在這裡,只要妳說一聲我會為妳做任何事。」菲文心裡不願,但知道了雪琳想做什麼之後仔他又沒辦法說出並他理由去阻止。

換了是立場,他也會像雪琳現在這樣希望自己能出到一分力,為圍繞在自己身邊的這些事做一個了結。

事情牽涉到國家的部份她沒辦法插手,那是妮古和阿修斯要處理的部份,屬於他們那種身份應該處理的國事,但對雪琳來說,由一開始就是私事。

「謝謝。事情由淚血一族開始,那就由這一族終結。」雪琳努力的牽扯出一抹笑容,她故意不去感覺自己額邊流下的冷汗。

她能動用的魔力是有限制的,畢竟這原本並不是她的身體,身體和靈魂的些微差異令她只可以在短時間內使用身體中的魔力。

如果妮古他們之前的推測是正確的,賀斯的血沒有再凝回成淚血石是她喪失了淚血一族魔力的原因,那麼自己現在對上她也能有把握。

只要她不能動!

「我不會把妳想知道的事告訴妳的!丫頭!」

「是嗎?賀斯。」在紫紅色的眼中,賀斯的身影隨著從雪琳口中充滿魔力的名字被束縛起來。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