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發生的慘案讓整個亞爾拉城陷入了恐慌的狀況之中,公國的政務大臣天還未亮就接到這個令人差點滾下床的報告,二話不說就趕著到了大公的宮殿,除了他之外數名公國中握有一權的大貴族和大臣已經聚集起來了。

「什麼都先別說,把報紙的發行人帶來!連治安官都沒有他們掌握如此多的情報!」政務大臣生氣的在自己的辦公室中拍桌子,為了和他商量這事的其他人都愁眉不展,不過與其說他們擔心亞爾拉城出現了一個這麼兇惡的殺人犯,不如說他們擔心自己會成為下一個目標。

對他們來說比起公國的情報收集是不是出了問題,他們更關心的是自己的利益和能夠行使的特權。

貴族家中的女兒很多時候也是壯大自己勢力的籌碼,誰都不想自己家中的女兒是下一個犧牲的目標。

「昨天帝國的什麼侯爵不是見了大公提到有個通緝犯嗎?那是帝國的通緝犯做的吧!我們公國可得要向帝國討回公道呀!」

「討什麼公道,那個侯爵頂著的帝國公主使者的名義前來提出警告和要求協助,你就沒收到消息說王國的親王也在我們國都城牆外不遠出事了嗎?向帝國討回公道?別人早就警告過了!我現在還怕王國也插一腳說我們故意不合作令行兇者至今消遙法外呀!」

「兩大國根本就是在迫我們淌進他們那池禍水中。」

政務大臣看著眼前一人一言的在爭吵著感到莫明的煩躁,他一大早連早餐的紅茶也沒時間喝一口不是為了聽這些沒有意義的爭論的。

煩躁的敲了敲名貴的辦公桌,貴族們之間的爭論才稍微收殮了自己的聲線。

「今早馬赫塞侯爵有過來嗎?」表了表皺緊了眉心,政務大臣側身看了看站在他旁邊不遠處的書記。

「是的。侯爵大人今天已經來了。」

「那就奇怪了。這麼大的事情他竟然也沒過來和政務大臣打個招呼嗎?」

「我來的時候好像聽到了侯爵一來就趕著去找外交大臣了。」

「他們是同一派的嗎?」

「天知道呢!」

政務大臣突然覺得這幫只有一張嘴會說東說西卻沒有人能提出有用主意的貴族很煩,各和自己一樣位列大臣地位的財務及商務大臣交換了一個眼神之後政務大臣把書記召到自己的身邊低聲交代要他去把侯爵請過來。

政務大臣很為難,在這次的事件上他和多年的友人馬赫塞可說是有點意見分歧,他希望公國的獨立性能更加的被確立,低偏偏和馬赫塞間接有著淵源的帝國侯爵就出現了。

而更加令政務大臣心裡不舒服的是大公心裡偏向接納那位帝國侯爵的提議。而那位侯爵離開宮廷的同一天晚上就發生了這五起嚴重的事件。

太過巧合,政務大臣甚至有懷疑過到底是不是帝國的人故意做成的慘劇。

但就和那無意義的爭論一樣,就算心知是帝國的手段,他們有本事各帝國討回公道嗎?冒著打破現在和平的局面去自招惡果嗎?

政務大臣不會天真的認為王國會毫無條件地站在公國的一邊對抗帝國。

過了一會兒出去請馬赫塞侯爵過來的書記一臉鐵青臉色的回到政務大臣的面前,而他身後多出了幾個可怕的客人。

公國一眾大臣早就已經知道的艾西那爾是頭一個認出來的,然後在他身前的是一個魔族美女,從她身上別著的徽章已經明示著他的身份,而另外兩人一個一身王國騎士服,另一個雖是便裝但現在沒有人會懷疑他是什麼沒落貴族跑進來蒙混。

王國的一位親王昨天初城外遇襲負傷的消息在外面壓下去但在宮廷中可壓不下去。

一下子來了這麼兩個連大公都可能必須親迎的人,窩在政務大臣這裡的貴族們一個個表現得異常驚訝,他們都希望之前自己發過的牢騷不要從宮廷中多嘴的侍者口中流出去進了這兩位的耳。

一個帝國侯爵都已經說動了他們大公了,何況還有這兩個人物。政務大臣就算心裡不滿也不得不妥協了。

只希望對方不要強人所難的要求。

「聽說政務大臣讓人把報紙的負責人帶來,因為人正好在我那裡所以我也一同過來了。」來到政務大臣面前,馬赫塞侯爵點頭打了個招呼,不必提他身後的尊貴客人已經有人熱絡的去安排坐席了。

「在你那裡?」妮古和負傷喂來的阿修斯才一落坐,政務大臣才發現到在他們身後還有一個版兩名士兵看守著的平民男人。

那個人有點閃縮的低下頭,偶爾抬眼發現到有人在注意自己時又會驚慌的別開視線,同時把頭垂得更低。

就是這個看上去連半點幹勁的人會是有膽報導出那種比治安官更快的消息?不可能。

自問閱人無數的政務大臣第一眼就覺得這個男人不可能幹得出那種大事。既然他自己沒有膽做就是有人授意或是有人利用他的報館報導這次的新聞了吧?

目的是什麼?

「昨晚的事件…和帝國以前曾經發止過的很相似。」妮古示意艾西那爾把今早已經廣泛在亞爾拉城流傳起來的報紙放到政務大臣的桌上,即使那上面早就已經放有一份。

「帝國的殿下讓人帶著這個親自來也是為了昨天您的使者提過的事吧!」

「那是其中之一,主要我今天來是有另外一個請求。」

「哦?請求?」

「是的。我想閣下大概不會希望我們來是為了提什麼『要求』的吧?你們可以考慮一下答不答應,不過……」

「我們公國不是早就被你們綁上同一條船上了嗎?」

「大公也是這樣說呢!不過很遺憾這真的不是我們所願。」妮古笑著點點頭,早在他們過來找政務大臣之前,妮古和阿修斯已經先見了大公,私下已經達成了共識,接下來就是和大公手下的人合作了。

「帝國的殿下妳您就說吧!您想我們做什麼。」

「今天晚上開始宵禁。」

「什麼!」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