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距離王公國都亞爾拉城外三公里左右的地方,一列以王國成員為主,少數帝國魔族人組成的隊伍停在路邊,大部份人身上都帶著不輕的傷口,而人群的旁邊也不難看到一些不幸逝去的人的屍體。

接過報告後由亞爾拉城出發的守城將軍伯倫希領著自己的人馬有點茫然的看著眼前的慘狀。

一大半是王國派駐在韋尼斯領事那邊的精銳騎士,人數雖然不多但其單體戰力卻是不俗,更不用了那少部份有著黑髮藍眼的帝國人了,每一個都有威力強大的魔力,連這樣的他們都一身狼狽的停在這裡等待救援,而且這裡的位置就只是距離國都三公里,這個距離一點都不遠呀!

伯倫希將軍看了自己帶著的馬一眼,他這次出來也跟二﹑三百人,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就算是遇上大型的盜賊團也有一戰的能力,但是再看看王國和帝國的人馬,還活著的人數就已經超過了自己帶來的了。這一點讓他感到有點丟臉。也令他更加想清楚知道這裡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在處理了一部份重傷者之後,另外幾騎由亞爾拉城的方向趕至,那是由天空中空接飛下來的飛行騎獸,伯倫希將軍突然覺得有點頭大。在公國之中擁有這種飛行騎獸的人他都惹不起,看看他是國都的駐守將軍也沒能有一頭飛行騎獸就知道了。

首先降下的一頭獅鷲獸身上特別掛上了一個國徽,當上面的女騎手翻身下來時那泛藍的頭髮在空中畫出一道弧線時伯倫希就知道真的來了一個不能得罪的人物了。

作為守城的將軍自己也得過問一下城內的治安,那兩個出了名會惹事的傭兵背後的身份他自己很清楚,雖然這是第一次見面,但是從那個沒有任何差異的外表特徵已經說明了麻煩人物真的來了。

弄醒了阿修斯從他和格拉朗口中得知了事實發生的經過之後,妮古立即就決定要親自來看一下,偏偏在場唯一一個能壓得住她決定的阿修斯得乖乖養傷,而妮古也不聽艾西那爾的話,說到後面他們只能同意妮古出去一趟,不過要讓格拉朗和尼古拉跟著,不能單獨行動也不能企圖離隊去追蹤賀斯。

雖然當時妮古是答應了所有的條件,但是格拉朗覺得妮古有非常大的可能會『忘了』自己答應過的事情。

同行的還有艾西那爾還有馬赫爾侯爵派來和伯倫希將軍打交道的人,所以妮古向將軍親切的一笑後也就沒再理他自顧自走到一群傷患的中間慰問一下和了解一下阿修斯和格拉朗離開之後發生的事情。

本來妮古有想到賀斯會不會趁著負修的兩人趕住亞爾拉城時回頭向這些人下手洩忿,不過的來賀斯自己應該也有點不妙,說不定也受傷了。

「格拉朗,賀斯逃走的方向?」拉著皮亞諾斯的韁繩走著,妮古指向了這一片丘陵地向西的一個方向,那裡最多的貌似是貴族們的莊園,一望無際沿著山坡的田野,賀斯逃向這個方向令妮古有點意外,這些莊園中的人口大都是固定沒有流動的,她根本沒有辦法混在彼此都熟悉的人群中。

「告訴妳然後讓妳自己一個去追嗎?」

「別傻了,那麼笨的事我是不會做的。我要知道的是她逃去的方向,從那邊又會有什麼辦法再潛入亞爾拉城,又或是會有什麼路線逃去別的地方。那個方向要走到下一個城市沒有一天兩天沒辦法吧?丘陵地之後就是山了,通商的城市卻是在相反的方向。」就算不靠地圖,當了好些日子傭兵的她也很清楚公國主要城市周邊的環境了。

如果三個國家之間的狀況不是像現在這麼和平的話,妮古這樣游走在各國中的傭兵每一個都可以成為出賣國家軍事機密的重犯了。

「呵!別說這些無謂的事了,賀斯的籠子還在這裡嗎?」

「如無意外應該是在後面一點的方向,她逃脫之後我們連走連戰了好一陣子。」憑著魔族人天生自癒力比人優厚的條件,本來也應該躺上床什麼好幾天不要動的格拉朗跟著出來也只是顯得臉色略為蒼白。

「很難想像她會比你更強。」騎上皮亞諾斯飛到籠子殘骸的位置,尼古拉沉默的轉身執行他戒備的工作,而妮古就走到籠子的旁邊,伸手觸摸著籠子鐵枝被破壞的地方。

熱熔的﹑被割斷的,甚至有幾枝鐵條像是被一股衝力從裡面向外爆開,只是為了逃脫就動用了複數的魔力,只能說禁忌就是禁忌,會被人忌憚也是有原因的。

「她一個人可是能夠使用超過一種的魔力,只要她選擇克制我的魔力來用我就完全沒有優勢了。」

「例如呢?」

「阿修斯的傷是她使用風的魔力偷襲而成的,而我的水魔力則讓她用火克制住了。」

「聽上去她就像是萬能一樣。不過她竟然沒有用淚血一族最拿手的方法對付你們呀!」

「詛咒嗎?」

「你和阿修斯放在雪琳那裡的淚血石一點事都沒有哦!」

「妳讓妳作了我的護符?」

「是喔!因為你是很重力的戰力,不能隨便的死了。」

「……賀斯一次都沒有使用淚血一族相關的魔力,不論是詛咒還是操縱血來攻擊。就像是她已經忘記了怎樣去使用一樣。」

「呵呵!淚血一族的魔女竟然不會用自己一族的魔力了嗎?真是這樣的話雪琳就更加的危險了。」

「……」尼古拉轉過頭來,雖然沒有出聲但是注意力都放在妮古身上了。

「她會不會是失去了淚血一族的魔力呢?如果是的話,她在王國潛伏時也要抓布魔族血緣的女孩子,幫助約里克找尋雪琳說不定也是為了自己。世上很多狂人追求了一生的強捍或是功名,到頭來他們往往在最後會反璞歸真,追尋最初失去了的。」

「妳把她說成狂人這一點我認同,但感覺上好像和歷史上其他偉人一起歸類了。」

「的確如此不是嗎?好是歷史上有名的魔女呀!」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