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馬赫塞侯爵家的會客室之中,客席的主位是光明正大地以帝國公主身份拜訪的妮古,雖然好身上仍是一貫的那種簡單打扮,但從帝國領事都小心翼翼的跟在身邊打點的情況,明眼人不會傻到要再三確認對方的身份。

馬赫塞侯爵本人不會這麼笨,有關帝國公主的傳言他自己是知道的,畢竟他可以穩坐在侯爵的位子上多年屹立不倒自有他的一套方法,情報收集本來就是大家族生存的必須條件,情報收集得越來,對敵人或是友方的行動知道得越清楚自己部署策略的時候就更加的容易。

在維納羅的時候,當他得知出走的雪琳找上了傭兵界中那兩位煞星之後他作為養父,就算和這位女兒沒有太過深刻的感情交流,但他還是會為她感到擔心,不只是代自己那位庶出的妹妹代為照顧這個女孩,當他第一次看到那個像是沒靈魂的娃娃般冷淡的孩子時,侯爵真的希望自己能為她做些什麼。

當然,那時的侯爵並不清楚雪琳完全的背景。但那不重要。遺憾的是雪琳對他或是那薩洛都是冷冷淡淡,甚至那位他們為她找的未婚夫,她待他也像是陌生人一樣。

她不像是活在這世上似的。

直到她出走,自己去找人保護自己,要離開他們的保護為止,侯爵才隱約知道他的養女不只是對人冷淡不像活人,她更認為自己是殺害她父母的兇手。

對於這一點侯爵是感到十分茫然的,之後那薩洛由韋尼斯回來時向他交代過自己做過的蠢事,那時候他更加明白了雪琳為什麼會這樣想。

不過早在那薩洛向他自首之前,在維納羅城中侯爵已經從帝國領事岡亞那口中大約知道了事情的大概,同時雪琳到底是跟了什麼人走他也知道。

岡亞那爵士沒有把妮古和阿修斯的身份說得很明白,但馬赫塞侯爵自己可以從那番話當中找到線索加以調查,大概爵士也是這個意思,他不可以明言出那兩位的身份,但你自己有本事查出來就不關他的事了。

所以侯爵制止了賈圖在維納羅城的搜索行動。

遺憾的是妮古他們的身份不是隨便可以說的,他更猜不到賈圖會這麼衝動一個人就跑去了韋尼斯,還死在那裡。

現在那位表面是傭兵實際上是連自己都要彎身行禮的帝國公主坐在面前馬赫塞侯爵一點也不感到驚訝。

「我反對!」

「我同意。」

妮古的計劃由她親自解釋了一遍,會客室中暫時獲得了短暫的靜默,但幾分鐘之後正反雙方的回答同一時間在眾人之間響起。

「雪琳!太過危險了!」

在寬大的會客室之中,有著坐席的分別是妮古﹑馬赫塞侯爵﹑愛德華﹑那薩洛還有雪琳。菲文和尼古拉很自覺的各自站在妮古和雪琳的身後,這樣搬身份的場合在過去菲文是絕不會摻和的。

「我同意那薩洛子爵的話。這計劃有點冒險。」聽完了妮古的計內容,在他的眼裡那完全是一場豪賭,把久斯放出來,他到底會什麼時報仇不知道,桑伯特的人會不會跟丟也是未知之數,那個久斯即使被他們關了一段時間,身上也有帶著傷,但那始終不是一個頂尖的殺手,把這樣的放出來不是放虎歸山嗎?

菲文的反對意見讓那薩洛感到自己也是有人支持的,更加落力的游說雪琳放棄贊成的立場。

雪琳不停的解釋著自己的立場,那薩洛就不斷的反對。在那對義兄妹的爭論的同時,坐在一邊沒有出過一句聲的愛德華發現到菲文瞪著自己的視線。

今天顯得有點沒精神的愛德華站起身各菲文示意到一邊再說之後在眾人的目光下和菲文走到和會客室相鄰的小房間。

說是小房間但這裡也有足夠十人左右活動。門一關上,愛德華才轉過身,一柄出鞘的銀色長倒已經劃破空氣落在他的頸項邊,菲文的劍鋒被一支小小的飛刀架著。

「一來就是這種招呼呀?菲文騎士,這算是王國最新流行的問候禮?」愛德華斜眼看了菲文一眼,從長劍揮過來的力度看他知道菲文不是真的要對他動手,真的要殺他的話菲文也不會這麼笨找一個密封對愛德華極度有利的環境。

他這一劍是菲文的不滿,而這不滿的來源不用說就是在會客室正爭論著的話題。

「別以為擺出這種態度我就會笑著當沒事發生。你們到底把雪琳的安全當是什麼了?」菲文狠狠的瞪著愛德華,但長劍倒是已經移開收回劍鞘去了。

「我有反對過的。妮古昨晚向我提的時候我已經反對過了。」愛德華沈著臉的回答著菲文的問題,他何嘗沒有和菲文一樣的感覺?但是他真的沒有辦法阻止妮古。

他有想過就算妮古提出來了,只要雪琳反對就可以了,因為妮古說話不會勉強她的。但是無奈的是愛德華知道雪琳一定會答應。

「你應該阻止妮古…你們帝國的殿下做出這種對自己和別人都不利的計劃的!」菲文的火氣還在上頭,說出口的語氣非常衝,對於這個和自己在同一立場上的男人,他真的想不到他竟然會同意妮古那種會危害到雪琳的計劃!

「我以為我就同意妮古賭得這麼大嗎?就算我也很想知道事情的真情,想把約里克那個老頭拖出來毒打,我也沒想過要用自己在意的女人做餌誘的!」愛德華眉頭一皺,也同樣火氣很大的一手拍在旁邊的燈枱上,小房間中霎時就只剩下這記聲響的微弱震動。

兩個男人狠狠的對瞪著,就像是他們第一次見面就陷入廝殺時那般,看對方的眼神是看敵人的眼神。

「那個,我可以進來嗎?」

小房間的門在拍枱聲響起之後不久被小心的打開,狹小的門縫後的雪琳臉上帶點不安,她看著小房間中陷入劍拔弩張狀態的兩人,很怕這一次他們會選擇不理她然後摔上門在裡面開打。

菲文和愛德華都沒有回應,兩人仍是瞪著對方,像是誰先開口誰就輸一樣,雪琳就卡在門邊進不得退不得的。

「進去。」房門突然被人大大的推開,臉無表情的尼古拉接手推開了門把雪琳輕輕的推了進去。

然後他關上門站在小房間中的一角。

「雪琳是個有自我意識的人,你們兩個是不是應該尊重她的意願?」尼古拉冷冷的說了這句,語氣甚至連高低起伏都略為欠奉,但對菲文和愛德華的攻擊力卻十分充足。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