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琳暫時沒有打算回到馬赫塞侯爵家裡住,因為事情還沒完結她不希望把侯爵父子拉到帝國的問題之中。但來到國都卻不能連一個招呼也不打,這是尼古拉很堅持要通知侯爵的原因。

領事館的人員通知馬赫塞侯爵府的時候侯爵大人和子爵兩人都在大公的宮廷忙碌著,當他們得知道雪琳回來的消息時太陽已經下了山,貴族們的慶典時間又再來臨。

那薩洛子爵把原定要去露一露面的酒會推掉,而侯爵則沒辦法脫身,因為邀請他的人和宴會的目的性不容許臨時失約。

當那薩洛子爵趕著馬車車伕要用最快的速度趕去帝國領事館時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你家侯爵出了事,流言差點就滿天飛了。

「雪琳!怎麼突然就回來了?」衝進領事館裡的那薩洛很高興的上前輕輕抱了雪琳一下,以兄妹的問好來說輕抱一下很平常,可是他們是沒有血緣的兄妹。

其實性質就好像尼古拉對身待雪琳的態度一樣。你可以說那是哥哥出於對妹妹的疼愛,但沒有血緣這一個高山般的障礙物,凡事都不能說得那麼準。

那薩洛這個哥哥只是掛名的不是嗎?

對於『哥哥』類別的危機感,自從愛德華和菲文兩個由王國回來見到尼古拉對雪琳的態度之後他們兩個心底早就響起不至一次的警號,現在哥哥又多了一個,哥哥們的阻撓有可能日益嚴重呀!

要知道那薩洛這傢伙無聲地疼愛雪琳到知道她想死都寧願自己背負殺妹的愧疚感下任務的了,他們兩個追求雪琳的事也不知道會被他怎樣看待!

「有點事必須來這裡處理,尼古拉說一家得通知你們一聲。」

「當然要通知我們了!要不是父親大人要出席為帝國來的特使大人辦的晚宴不能脫身他也會親自來接妳回去呢!」

「哦呀!原來馬赫塞侯爵大人出席的是為艾西那爾伯爵辦的宴會呢!」看了站在旁邊的領事一眼,一直沒有探究艾西那爾伯爵去哪裡去的妮古現在總算知道了。

宮廷宴會最無聊了。

「是的。所以萬分抱歉。」以為自己會被怪責的領事再次嚇了一身冷汗。

「不打緊,沒必要因為我自己任性的早到要打亂你們的預定行程。」根本不在意的妮古走到雪琳身邊,他們全部都和那薩洛打過照面的了不算陌生,省卻了自我介紹的麻煩。「難得碰面那薩洛子爵大人不如我們一起用個晚餐,不知意下如何?」

「當然歡迎至極,不如請各位移步到府上讓我一盡地主之宜吧!」那薩洛子爵心情大好,好客又熱情的就要所有人跟著到他的家去了。

「謝謝子爵大人的盛情,我們的身份很點尷尬,還是在領事這裡吧!免得會為馬赫塞家帶來什麼不便。」妮古呵呵笑著婉拒了那薩洛的邀請,話中把問題帶到自己身上保住了那薩洛的面子,同時也免卻了外人知道他們一行人到了侯爵府的事。

雖說妮古的身份沒有多少人知道,但是有人的地方就沒有絕對的秘密,宮廷的探子也是防不勝防的。等會侯爵家的下僕多嘴了那麼她的身份可能會提前曝光了。

「這樣說言重了。不過既然妮古小姐有這樣的顧慮我也恭敬不如從命了。本來你們一直照顧雪琳應該是我們侯爵家設宴款待各位的,下次小姐可就不能再拒絕了。」那薩洛很乾脆的把妮古視作所有人的發言人,他也是在宮廷有任職的貴族子弟,他自己看人也有一套,那位在韋尼斯見過的侯爵大人一句話都沒說也沒有做主,而帝國領事又巴著妮古一步不移。

當時在韋尼斯時也一樣,很多時妮古說一就一,她的身份不簡單,只是不知道到底有多複雜而已。

在領事忙著去張羅晚餐事宜的時候,所謂的主客雙方在領事館的宴客室聊天談談近況,妮古沒有限制雪琳什麼不該說,他們在至國遇到的事大致都和那薩洛交代了一次。

這當然是因為要馬赫塞侯爵家能在妮古離開之後保護雪琳就必須要讓他們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隱瞞絕對不會是什麼好辦法,唯一沒說的就只有雪琳現在身處的三角關係了。

有關感情的敏感問題那薩洛是不會問出口的,作為紳士不應該詢問女性這種私隱的問題。

但結果他在尼古拉口中知道了。

如果世界上有一見如故這種神奇事的話,現在不用懷疑是發生在尼古拉和那薩洛身上了。兩個兄長屬性的人物原本是擦不出火花來的,但當同時間他們很自然的對摸了摸手臂好像感到有點冷的雪琳拿衣服或叫人去拿衣服時,他們兩人就坐到一旁開始交流為兄之道。

「我覺得雪琳妳那兩個追求者有難了。」

「妮古妳不要又亂說話了,我不要又一次惹他們生氣了啦!」雪琳嘟了嘟嘴,看到入城前那尷尬事件她就惱了。

愛德華和菲文雖然不是明著生她的氣,他們互生對方的氣才是真的,但他們一日不消氣她就覺得氣氛沈重,要怎樣做才能令他們消氣她還沒想得到辦法。

不知道道歉有沒有用呢?

「傻瓜我這次說真的,不覺得妳兄長和尼古拉聊得很投契而且不時危險地看向愛德華和菲文的方向嗎?」

「呃…他們聊得開心是好事呀!不過我不覺得目光有什麼危險的哦!」雪琳有認真的觀察了一下下,但就是沒有看到妮古說的危險目光。

「哎…信我吧!做哥哥的總是會希望把圍在妹妹身邊的臭虫趕跑的哦!」

臭虫……雪琳苦笑的看著毫不在乎地說出臭虫二字的妮古,要是被愛德華聽到了一定會抓狂的。

不過不知道菲文聽到之後會有什麼反應,他大概還是會笑著,但有可能是笑著扔手套出來說要決鬥吧?

「妮古的哥哥也是這樣的嗎?」

「是呀!他是個好人笨蛋,明明那些臭虫是我特地引來好做跑腿奴隸的嘛!」妮古只說了這句就沒再說下去了。她只是笑了笑,暫時閉起眼回憶起她那位有點年齡差距的兄長。

「好人都是死得快的呢……」

「欸?」妮古突然說了這麼一句,雪琳一下子接不上話?要回答『對呀!正好禍害遺千年』這樣嗎?

「所以我接下來不當好人了,雪琳。賀斯和約里克我不會放過的,所以妳真的要好好考慮一下,晚餐之後跟著那薩洛子爵回去,不然留在我身邊只會看了血色一片哦!」

「妮古妳又嚇唬我了。這個問題我答膩了啦!」

「唉…我還是喜歡初認識時的妳呀!驚驚慌慌的才有趣嘛!」

「……」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