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兩個…」尼古拉疑惑的問了跟在他身邊顯得很沮喪的雪琳,早一步到亞爾拉城關去處理通關文件的尼古拉再一次看到同行的伙伴時愛德華和菲文兩個已經皺著眉生著悶氣,而妮古則是在旁邊一副快要笑到窒息死的樣子。

「都是我說錯話惹他們生氣了……」雪琳現在無地自容的垂著頭,妮古那番故訛逗弄愛德華和菲文的話她又怎會聽不明白,她又不是住在深山的,只是她沒有好好鍛鍊過這情況之下的應對方法而已。

她沒想過他們聽到她的話之後會有這麼大的反應,妮古也笑到上氣不接下氣的她連問她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的機會都沒有。

看到嘆氣連連的雪琳,尼古拉沒有追問下去,只是鼓勵般拍拍她的頭然後帶著她先去處理進城的事。反正另外生悶氣和快笑死的三人絕對有辦法自理的。

如果愛德華和菲文現在沒有被怒火遮住了雙眼他們就應該看到尼古拉比他們兩個更加的輕易靠到雪琳身邊,要是平日他們兩個早就響起心裡的警號了。

亞爾拉城的南門城守十分有禮又恭謹的接過一份份由尼古拉手上接過去的文書,那是由韋尼斯城城主﹑帝國駐韋尼斯領事的親筆書信,為的是替妮古一行人做身份證明及要他們第一時間通知在國都的帝國領事和安排臨時休息的地點。

要這樣做的原因是妮古他們卻沒有時候辦好正常的入城申請,她和尼古拉在公活動的時候是用傭兵的身份,傭兵們轉移城市時都是要申請出城入城的,雖說在維妊羅和韋尼斯兩個城市的時間他們用關係解決了,但亞爾拉城不同,沒辦法先進去再靠關係擺平。

再說妮古還沒有笨到大搖大擺的說自己是帝國公主,這事帝國領事一行人和艾西那爾伯爵這些從帝國來的特使團知道就夠了。

而即使在尼古拉早一步通知的情況下,駐國都的領事大人也得花了差不多半小時才風風火火的趕到。

領事大人是位老練資深的官員,雖然這也是他第一次見到妮古,但是一早得知艾西那爾伯爵前來的目標的他自然知道眼前這一位是說句話就可以要他生就生﹑死就死的大人物。

同時他也知道了為什麼帝國領事們之間會有一項不成文的規定就是遇上黑街魔女的要求不用問為什麼,只需要設法擺平就是了。

城守的長官在看到帝國領事親自來迎接的情況也很識趣,文件公文等等都辦妥之後很乾脆就送一行人入城,期間一句話都沒有問。就算不去問也知道那幾人身份不簡單,既然對方不主動說明就是不想別人知道,猜得出來是一件事,但問出口來確認就是想找死了。

由南城門到領事館有差不多半小時的車程,妮古什麼都沒說只是讓領事找人顧好騎獸就上了馬車。直到走進領事館的建築物之內,領事把所有閒雜人等摒除之後他才小心翼翼又恭敬的上前試探般詢問。

「殿下怎麼一個人前來了?」

「就是不想你們弄得人盡皆知,艾西那爾伯爵是用什麼名目出來的?和公國談貿易?還是巡察領事了?該不會笨得向大公說明是來找我的吧?」妮古打量了一下這華美得比得上韋尼斯頂級賭場,不過賭場注重的是闊氣,而這裡的領事館著重的是優雅,同樣是用了一大堆貴得嚇死人的裝飾品,出來的感覺妮古還是不得不稱讚領事一聲。

在公國國都的領事館就像是帝國在這裡的一個窗口,也是面子,既然是面子自然不能馬虎,現在這種花了錢又顯得高雅有品味的面對王國也不會被說成財大氣粗。

「艾西那爾伯爵的確是有商貿的事情和公國的財務大臣相討,現在伯爵不在領事館,還請殿下海涵。」

「嗯。不打緊,反正距離他的使者從韋尼斯趕過來還有一些時間。我說領事大人。」

「屬下不敢當。」領事大人額邊都流冷汗了,這個帝國公主﹑有名的黑街魔女竟然開口叫了他一聲大人,這彷彿就像是死神的召喚呀!

聽到領事可憐兮兮的回應,愛德華在一邊笑了一下。

「你知道在國都中有沒有紅月的人嗎?」

「紅…紅月是嗎?那是地下的傭兵紅織,的確是有分會在國都這裡的。殿下是想屬下做些什麼嗎?」領事聽得出妮古對紅月這個組織沒有好感,她提出也是想借他的手做點事吧?能找到個幫帝國公主做事的機會領事自己高興,就算不謀求繼續平步青雲,能在公主眼中留個好印象也不錯了。

這公主是什麼身份!毫無疑問是下任帝國女皇呀!

「倒不是要你做什麼…我也不想這個組織就這麼簡單消失。約里克.西米賀文你沒可能不人知道吧?」

「當然知道了。殿下。那可是我們帝國的前宰相大人呀!」

「你會說他是前宰相就行了。他是我們帝國的宰相已經是過去的事,現在仔是我的敵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嗎?領事大人。」

「呃…這個…殿下?西米賀文大人……」領事猶豫了,如果只是紅月一個組織的分會還好,他一定有辦法令他們雞飛狗跳,但話題一下轉到前宰相身上,公主還要聲言那是她的敵人?

「我不會要你難做的呢!你只要替我留意著紅月﹑還有一切有可能和約里克有關係的商會﹑大臣的消息。很簡單對不對?」

「……是的。殿下。」領事頭痛了,這件事會簡單嗎?誰不知道那位前宰相大人的人脈有多廣闊!他一個領事真的有辦法查到那些所謂有關係的人身上嗎?

但不答應也不行,只有硬著頭皮上了。

「呀!我想桑伯特領事的信上可能沒有提到這一點。在你眼前的這位是我們帝國侯爵斯洛瓦特大人。」

「欸?那位逃家的侯爵大人嗎?」不個不小心領事把心裡第一個反應說出來了。

「哎呀!愛德華你真是名人呢!」一邊靜靜坐著的雪琳勾了勾嘴角,她沒有笑出聲但誰都知道她只是在強忍著不笑出來。

領事的臉色開始變綠了。

「殿下過獎了。逃家名人的大名我還甘拜殿下下風。」愛德華很有紳士風度的把這個不光彩的大帽子扣回妮古頭上,要比也是她這個逃家公主厲害一點!

「哦!呵呵呵!」

「哈哈哈!」

妮古和愛德華兩個相見歡的笑著,尼古拉沈默地輕嘆了口氣。

「領事大人,請派人通知馬赫塞侯爵家他們的小姐回來了。」尼古拉心知妮古把自己的正事說完了,接下來大多會東扯西扯,加上她興致起來和愛德華一唱一和,他只有自己把事情安排下去了。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