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國的國都亞爾拉城是一個以白色為主調的美麗城市,在王國和帝國之間作為平衡點一樣的公國在經濟上或是文代水平上都有一個很高的水平,有人會說有著這樣優勢的公國為什麼到今時今日仍伯仰望兩大國的鼻息生存?

那是因為歷全大公都很清楚明白,以公國那一丁點的小領土在兩大國這種龐然大物面前,只要他們一個不高興隨時就會消失在地圖之上了。兩大國兵戎相見是不時會發生的事,公國大公只求千萬不要在他的國土上發生,他們只希望平平安安的度日,絕不希望自己成為兩大國之間的磨心。

所以公國的大公要求歷任承繼有的不是擴大領土建立千秋霸業的氣魄,而是在兩大國的壓力之下能屈能伸,對時事世態要有良好的觸角,以公國巧妙處於兩大國中央的地理位置為公國國民謀福祉這就很足夠了。

至於大公這個名銜是不是指受某一國封地一事,公國的發言人也可以很清楚的告訴你,他們公國的而且確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只是相比兩大國小了不至百倍一比之下初代大公還能說自己都是國王嗎?

倒不如謙恭一點以大公自居,免得自己小小的國土被兩大猛獸注意到了吞併起來做點心了。

或許在史書上初代大公這個不弱的做法會留下一個不太好的名聲,但公國的小小地位的確受到兩大國的承認,一直以來也相安無事的繼續傳承。

撇去屬於這具身體中的模糊記憶,這次是雪琳第一次親身來到國都亞爾拉城,親眼所見到的宏偉和美麗建築比透過模糊記憶的來得震撼。

城市北方的一座高聳城堡是國都最大的地標,大公所居之地,雖說是大公,那也是名稱上矮一截,大公的居處甚至是公國內部的行政架構全都是按照一個國家的標準去興建及設立。

這些簡單的訊息雪琳在維納羅城的學院時已經看過了,就算知道的不太深入也有一個皮毛的知識。

「公國的國都同時也是個藝術之都,帝國和王國風格的建築物也很容易找得到。在這裡雙方的文代特色融合得蠻好的呢!」和雪琳同乘一隻騎獸的妮古簡單的各雪琳介紹了一下亞爾拉城,出門在外多年,其實妮古和阿修斯也不是到過亞爾拉城很多次,一國的國都自然是在最安全的地方,要冒險旅行的他們來這裡只會悶死。

「嗯!」這次到國都是為了見那位從帝國來的艾西那爾伯爵,雖然知道事關妮古的去留還有約里克事年的後續,但是現在這一刻雪琳的心情卻是莫明的興奮。

第一次由天上看到這個世界的城市是她剛剛死掉隨著死神來到時看了一眼,那時的她又怎會有心情好好欣賞?之後是跟著妮古和阿修斯由維納羅逃走時,那麼緊張的逃亡會有心情再看一下維納羅城才怪,而接著到達韋尼斯的時候也沒有現在這麼感動。

現在她心裡除了看到一座美麗城市的驚嘆之外還有濃濃的親切感。她開始完全融入這裡的生活了,甚至覺得座落在國都的侯爵府會是她的一個家。

即使她現在還是覺得馬赫塞侯爵和那薩洛子爵有一點陌生,但是她知道他們並沒有把自己拒之門外。

一切平靜下來後,她會希望有時間和這些『家人』好好聚在一起。

「等會我們會在城外降落,國都不像其他城市,騎獸是絕不能飛過上空的呢!」妮古說完後向其餘兩騎打了個手勢,尼古拉很快就降低了高度然後加速,大概是先行一步通知城門他們的狀態了。

「終於到了。」忍受了差不多一整個星期和一個男人共騎一隻獅鷲獸的愛德華看到目的地不由得鬆了一口氣,這次趕路他真的是渾身不自在,有妮古同行他是沒想過能和雪琳一騎,沒有親密接觸的機會都算了,還要和情敵同一騎才是最大的折磨。

兩個男人一路上沒有話題,也不是真的沒有,但沒說幾句又會轉到雪琳身上,然後兩個人很有異常默契的住了口。誰都不想把自己知道有關雪琳的事充出來。就算是菲文都一樣。

他對共騎一事比較沒意見,他和愛德華不同沒那麼高的社會地位,以前騎士團有任務要出住宿的地方房位不足和同袍一起擠一擠或是坐騎沒了要和人共騎之類的事他遇過不少,所以他什麼意見他沒有。

愛德華別扭扭菲文倒是覺得很有趣。這個大貴族殺手的冷酷外皮不知不覺在他們面前有點掛不住了。

從一開始認識他到現在,他的態度明顯沒有當初那般拒人於千里。

一路上菲文有自己思考過了,雪琳做不出決定的話他該如何?

這個問題恐怕愛德華也一樣想過不下一次了吧?

那個女孩子不習慣這裡貴族女孩游走在男子的追求之中的生活模式,在菲文自己的立場就是欣賞她的這一點,因為她和這世界聚多的貴族女子完全不一樣,所以一開始他才會被吸引了。

「辛苦你了侯爵大人。」菲文這句有點揶揄的意味,但少有地愛德華聽了沒有任何的反彈。

「騎士先生你到了國都的話麻煩你盡快為自己身識一隻會飛的騎獸!我可不希望接下來還會有和你共乘的機會。」愛德華語氣客氣又帶著一點不忿的說。

「我說愛德華是希望不喜歡有男人靠在自己背上吧?手還搭在腰上?」

「沒有!」

「妮古哈拉斯娜!妳不是充出這種有辱我愛德華.斯洛瓦特聲譽的事!」

「哦~~!我什麼都沒說呀!你們兩個緊張個什麼勁!我坐在雪琳後面也會扶她的腰啦!有什麼出奇的?」

菲文和愛德華兩個同時用一張烏雲蓋頂的表情忿恨又焦急的看著妮古,但兩人都沒有解釋下去。

怕就是怕會越描越黑,天知道雪琳到底會不會聽得明白妮古的惡劣笑話到底是說什麼!

什麼手搭在腰上,你們兩個女的一騎做這種動作當然沒有問題也沒有什麼違和感!但他們兩個大男人這樣做噁心死了!真的要扶著維持平衡他們也只是單手搭著別人的肩頭好不好!

什麼靠在背上去死吧!

「那個……」一直看著風景眾人以為她沒聽進去多少的雪琳怯怯的笑著半舉起手。在其他三人的視線都一起落在她身上時她繼續說下去。「你們放心,我知道你們絕不是那種關係的!」

「……」

「………」

「幹!」

終於﹑平常十分堅持優雅的帝國侯爵和頗有氣質修養的王國騎士在自己中意的女生面前憤憤地爆出了一聲粗口,接著兩人差點就在半空中打起來。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