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吶,斯洛瓦特侯爵,有興趣和我再做一個交易嗎?」妮古離開了沙發走到愛德華的旁邊,向他伸出了手。

「哦!殿下不是想用命令而是和我談交易嗎?」接下眼前雪白的手,愛德華作勢親了一下手背。語氣一變用詞遣字也根據貴族上下位之間的嚴格規定。

一口正宗帝國口音的貴族用語他說得一點難度也沒有,還挺溜嘴的。

對方都擺明要用身份壓人了,愛德華乾脆乖乖合作,交易還有討價還價的餘地,要是一個命令壓下來他還是不得不做,那樣就不美了。

「你要我命令也可以的哦!我一點也不介意利用一下公主的地位。」

「請把我剛剛說的忘了。尊貴的殿下,不知道您想我為您做什麼呢?」

「第一﹑無論發生什麼事都好,不要讓雪琳跟著到帝國去。」妮古想了想,在真正的要提出的內容前又加了現在這一點。

一個人勸不了那丫頭要自己小心的話,在她身邊多加幾個就行了。

「殿下的這個要求,您直接和雪琳說她不會不聽的。」

「很難說哦!別看雪琳有點像軟柿子被你和菲文夾在中間,她對淚血一族的事太在意了,她也不像你,如果只有一半血緣我也不用那麼擔心。」苦笑了一下,馬車中雪琳的態度已經很明白,可以跟的話她一定會跟到帝都的。

「純血的問題嗎?」愛德華勾起一個冷冷的笑容,淚血一族的暗殺能力很強大,的確是個很麻煩的問題。

「我可不想將來看到她手上滿是人命和鮮血。愛德華你明白的不是嗎?」

「……為什麼妳這麼在意?難道是殿下您不想回去登基成為女皇之後,就會想動用雪琳的魔力嗎?把不利自己的人一網打盡。」提到淚血一族的魔力,愛德華的微笑多了一抹自嘲的意味,他自己甚至是已逝的母親都難以擺脫那些希望利用淚血一族的力量來除掉眼中釘的人。小人一點看待這種事,將來站在帝國頂端的妮古能放過這樣方便的力量嗎?

「呵!要做到那種事不用把自己的朋友都賠進去。雪琳又好,愛德華你都一樣,我不希望你們會看在我的面子上一腳踏進這些髒水之中。不過你本身都髒得很了。」

「我應該當作稱讚聽進去嗎?」

「總之,公國的環境單純多了,帝國和王國只是我和阿修斯都在就不會讓戰爭發生,你們待在公國最好。」

「連我也是嗎?」

「如果你已經失去了飛翔的翅膀,你會想把身邊的鳥兒也陪你不能飛,還是自己一個看著牠們繼續自由自在的?」

「我嘛?或許會讓牠們陪自己留在地上吧?」愛德華自知自己不是個好人,要做一個放手的決定看似很容易,但事實上很難。就像他現在離開了帝國待在公國,但爵位並沒有甩掉一樣。

「我會想看見牠們代替自己在廣闊的天空中翱翔。」

「妮古……」

「不要擺出這種表情。」妮古做出一個敬謝不敏的表情擺了擺手。「我可是會努力爭取離開鳥籠的。」她做出了一個貌似快要發動恐怖襲擊的表情。

「順便把阿修斯一起關進去?」

「不要。我那個黑色的鳥籠沒有預留他的位置喔!」

「妳……」愛德華想追問下去,但妮古比他更快的做出一個噤聲的手勢。「我們的交易,除了不要讓雪琳跟著去帝國之外,你幫忙看著阿修斯,要他才找人打架,不然任務的傭金早晚會賠光。做到這兩件事將來你有什麼要求我做得到的我會幫你完成。」

「未來的女王陛下話不要說得這麼滿,到時間我要妳的王位妳也給嗎?」

「給!為什麼不給?有人幫我扛起這個包袱我多謝都來不及。」妮古雙眼閃閃發光,聽到愛德華的話她不旦不覺得是冒犯,甚至真的有打算付諸實行。

「請當我沒說過。」沒事跑去做什麼皇帝,前世沒被累死過嗎?

而且他現在主要的目標是在不動刀劍的情況下打敗菲文,還是應付尼古拉,這種戰鬥可也得不少時間和心力呀!

「哎呀!我還想當真的先做個文書記錄的。不過算了,你也去準備一下吧!我希望早點到公國國都去,我想早點知道艾西那爾伯爵前來的真正用意。」

「遵命。那阿修斯呢?不用等他嗎?」

「不用了。不要少看他呀!說不定我們前腳出發,他就騎著馬狂奔追來了。」要愛德華做的事已經說過了,接下來在韋尼斯的事大至也告一段落,那個叫西嘉的前紅月成員的情報等會再問尼古拉就可以。

早一日到國都,能和艾西那爾伯爵見到面,可行的話她想和他聯合處理約里克的問題。

會客室的門的敲響,妮古應了聲之後開門進來的是桑伯特。看來碼頭的事都已經告一段落了。

「阿修斯應該沒有跟著回來吧?」

「是的。他迫於無奈的被王國的領事接走了。」

「噢!那我為那位領事感到憂心。」妮古呵呵笑了聲,就讓桑伯特跟著自己離開了會客室。

「桑伯特,我們寄放在你這樣的騎獸,請你幫忙準備一下。」

「騎獸?」

「那當然了!難道我會乖乖的坐著馬車中緩慢地朝國都出發嗎?」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