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西那爾伯爵的使者是一位中年的爵士,馬車才剛停在大宅的門前他人已經來到門口迎接,在別人眼中或許會覺得不解,一名爵士就算迎接這個家的侯爵回來,也只需在進了大門之後的大廳就可以了,沒必要提早這麼多在屋子的外邊伸長著脖子張望。

外人不知道馬車的人在帝國中是什麼身份而大驚少怪,使者本身卻毫不在意那些疑惑的目光。

下了車的妮古沒有表示什麼,只是拉著雪琳先一步的走進屋子,大宅之前被破壞的日光室和部份客廳看像已經完成初步的修整,只是現在看過去仍是覺得有一點空曠。

妮古讓管家準備了最寬闊的會客室,待侍者送來茶水之後就讓人全部出去了,一個人接見艾西那爾伯爵派來的使者。

「長話短說,在外邊宮廷禮儀可免則免了。既然艾西那爾伯爵派你直接來見我,想必你對我是個怎樣的人你應該知道個大概。」妮古坐著看著那個使者,中年人由始至終都帶著一絲老好人般的微笑,完全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樣子。

「我明白的。殿下。」爵士彎身一禮,在公主的要求下他也不會笨得做足宮廷中的那一套得失了這個脫韁公主。

不然接下來就不用談了。

這位爵士用了差不多一整個小時向妮古說著艾西那爾伯爵在國都的安排,原定計劃是等艾西那爾伯爵和公國大公打過招呼後親自來到韋尼斯,但是這話一出來妮古二話不說就拒絕了。

「我會到公國國都去,你讓人通知艾西那爾伯爵在原地不要動,有空的話幫我找找看有沒有那個人的蹤影更好。」

「殿下…讓殿下自已過去怎樣看都……」

「反正你們都沒有辦法打出帝國王旗各全世界宣佈公主就在外邊做傭兵,既然都是保密的了,我過去不是更好嗎?」

「……」

「就這樣說,出發的日子越快越好。你和韋尼斯領事看著辦吧!」

一個小時的說明換來的仍是妮古自行決定的主意。爵士有點頭大的退了出去,只好等在還在碼頭和王國親王糾纏的領事回來了。

「等等!」爵士還差一步就走到門邊時被叫住了。

「是的,殿下。」

「誰讓你們去碼頭接人的?」

「事實上我到埗時和領事本來是打算低調行事的,就算外人不知道,殿下和什麼人一起旅行陛下透過黑街的消息也知道一二,沒可能擺出今天這樣的排場。」爵士有點汗顏的解釋,他知道今天的安排妮古是絕不可能滿意的了。

「呵!當中有什麼事發生了嗎?讓我猜帶,問題不是出在王國領事上,而是韋尼斯的城主吧?」

「殿下說中了。不過韋尼斯城主知道的是王國親王的身份,至於公主的身份仍未被揭穿,但既然已經被外人知道,領事和我也不得不把主導權奪回手上。」

「所以桑伯特才會奇怪的向阿修斯前一句親王﹑後一句親王,然後連王國領事都惹來了。」

「是的。我相信王國的親王殿下一定會把事情處理得很好的。」

「你們可要做好被他脫身回來後的一連串報復呀!」

「我們明白。」爵士苦笑了一下,阿修斯是個什麼人物他一早已經打聽好了,把他擺上枱面去會引來什麼程度的震怒他也早早做了心理準備。不過被妮古這樣當面提醒的時候心還是緊縮了一下。

他是不是可以理解為公主殿下不會為他說情?

「是誰散佈的消息知道嗎?」

「……」對於這個問題爵士一下子接不上話了,只能小心翼翼的觀察妮古的表情,腦筋飛快的轉著找尋合適的答案。

「算了。」妮古揮揮手,爵士躬了躬身真正的退出會客室了。

「問他,他又怎會知道答案呢?」會客室的角落發出了愛德華的聲音,換回一頭黑髮和藍紫色眼睛的他一身打扮也更換為帝國貴族風,挨著身邊的一個矮櫃子,身後有一扇半開的暗門。

「貴族禮儀沒教你要先讓人敲門通報的嗎?」妮古一點也不意外愛德華會在這個時候出現,此刻在大宅中的人會關心此事的數來數去就只有愛德華了。

「我在自己家中出入而已,需要守這規矩嗎?」對妮古的譏諷當成耳邊風,愛德華擺出他的招牌貴族表情保護色。

「你說這些是想光明正大的潛入雪琳的房間嗎?」妮古掩著半邊嘴暗笑,別人不知道不出奇,她可是很清楚這些大宅中房間和房間之間什麼地方會有暗道,這算是愛德華的地利,不過他可沒有掌握到天時及人和罷了。

「我還敢嗎?妳身邊神出鬼沒的尼古拉現在可在雪琳身邊監視著我們,別以為我不知道是妳授意的了。」

「呵!那就不可以是尼古拉個人的意願嗎?」

愛德華臉色立即沈下來瞪著妮古,現在他一肚子氣,尼古拉那傢伙就算正面挑他也不會搭理甚至連聲都不哼一聲,偏偏他的出發點是為雪琳的安全著想,剛剛一個小時他去整理自己的儀容之前就已經覺得別扭到想死了。

雪琳在小會客室和大家有說有笑的,他自然爭取機會和菲文競爭一下,但偏偏平時像透明人尼古拉今天存在感超強。

他就一直站在站在雪琳的身後,雖然沒有注視著他們兩個,但不只他覺得尷尬,菲文也同樣感到十分的不自在。

沒有太大感覺的大概就只有雪琳了。

「沒有妳的授意,尼古拉會做得這麼明顯嗎?」

「本來呢!在侯爵大人你表露出對雪琳的興趣之前我有考慮過把他們湊在一起的呀!不過呢……」

愛德華挑起了眉,等待妮古把話說下去,但他忘記了自己老是被妮古吃住,想要在她手上得到一句想要的說話分分鐘比出去接個頂級暗殺任務還難。

「不過?」

「為什麼要告訴你?」妮古吊起了別人的胃口又不說下去,她在現在的愛德華眼中簡直就像是真真正正的魔女一樣。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