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車直接駛往愛德華和桑伯特的大宅去,和妮古同車的有雪琳和尼古拉,至於為什麼是這樣的組合,完全是因為愛德華或是菲文都沒辦法找到一個好藉口阻止雪琳和妮古一起坐,同時不讓妮古的護衛尼古拉坐上同一輛車。

不理妮古是怎樣看待尼古拉,他是跟著她的下屬是鐵一般的事實。但是這三個人在馬車中都沒有說話,有點無形壓力的沈默蔓延著,

妮古看著車窗外邊一言不發,尼古拉本身就少言,如果阿修斯在的話倒是會不理這種低壓狀態找點事情說說笑笑,但無奈他已經被犧牲了去擺平碼頭的爛攤子。

「雪琳。」

「…嗯?…呀!什麼事?」

「看妳發呆似的。」妮古笑了笑,還是那種像溫柔大姐姐的笑。「接下來我們毫無疑問得移動到公國的國都。」

「嗯。」

「到埗之後妳可以先回家去,或許這樣比較安全。」

「為什麼?」

「因為連我都不知道到了國都之後會怎樣呀?萬一帝國陛下派來的人強硬地要求我跟他回去,有王令的話我也沒辦法不聽。不要說尼古拉了,就連愛德華也可能會被強制命令回去,到時只有阿修斯和菲文,沒有侯爵的力量的話有點不妙呀!」妮古的表情倒是不像有任何的擔心,但是提到要回到帝國的時候卻不難看到她微微皺起了眉,想必就算她聽話回去了,接著可能是一連串的抗爭了吧?

雪琳有一點明白妮古的感受,如果妮古只是個一般普普通通的公主,或許她回去也不會覺得有什麼問題,偏偏妮古有自己的個性﹑想法更喜歡自由自在。

就算基於責任回去了,但她的心卻只會想著再一次離開宮廷的方法吧?

「我們這邊的情報,理當比你們早回到公國的約里克.西米賀文現在還在海上。就算他不在韋尼斯登岸,公國的港口也不少,如果他得知了帝國特使來了,恐怕也會有所行動。」尼古拉接著妮古的話尾說下去,甚至從襟口中拿出一張簡易地圖開始說明。

「還在海上?」雪琳一聽愣了一下,那個比他們早離開的前宰相竟然到現在都還沒到埗?

地圖上畫的很簡單,只禁了一些比較大的地方,海岸線也不算畫得很仔細,在韋尼斯的南北海岸線都有不少港口,但規模都沒有韋尼斯的大,如果撇開這些大船開不進去的小港口,最近的大型港口離開得太遠,約里克不會花太多時間花在難以聯絡的海上行程,所以他不在韋尼斯上岸也會在附近登陸。

要做得到也只有駁船了,這方法雪琳知道。

「在海上換船了?」

「是的。這個可能性很高,如果是這樣我們不一定能夠把他截下來。一般的小港口沒有領事,只靠黑街的人手很困難。」

「他是帝國和紅月兩大組織的的前老狐狸嘛!不狡猾一點我們才要擔心了。。」妮古笑了笑,一點都不在意這些情報,對她來說約里克搞出這些事,在她面前連自己紅月的身份都不在意的暴露出來,那老人有自信自己的安排可以成功。

對他來說妮古也只是一枚棋子。

不過棋子不一定會聽聽話話的遵守棋手的指示。

尼古拉說了一半就沒說下去了,現在說什麼也沒任何幫助,一個和帝國支援的地下組織黑街甚至是帝國本身對抗的人,即使那人是帝國的前權臣,現在有什麼居心已經不重要,是不是搬出為了帝國的千秋大業都會是一種背叛了。

不論出發點是什麼。

「我的事不是和妮古要查的事纏得分不開嗎?現在才叫我躲回家去不行呢!我會睡不著的。」

「如果只是睡不著的話我倒要強迫妳留在侯爵家了,我想妳那位子爵哥哥很樂意看管妳的。」

「或許留在侯爵家,然後菲文﹑阿修斯保護我的確是很安全。但這樣就等於放棄了我一開始的目標,這身體的親生父母怎樣死的我還沒知道。如果沒能查清楚這些,我想我接下來的生活都不會釋懷。」雪琳摸了摸手上的鐲小,想起了這身體的血親留下的淚血石﹑賈圖也因為自己的事死了。

她還是很介意。她知道其他人會安慰她那是沒有辦法的事,就算沒有那薩洛陰錯陽差下的追殺令,約里克操作的紅月也不會放過雪琳,遲早賈圖也可能因為被牽連而死去。但她自己很清楚如果她沒有用這身體重新活過來,賈圖和『雪琳』本身的牽絆在這身體中劍由陽台墜落的時候已經告一段落。或許賈圖一樣會在同樣的時點因為其他事死掉,但她不能因此忘記他現在就是因為自己死的。

她現在也不像剛剛在這世界重生時那麼的徬徨無助了。

「照目前的情況看,一定牽扯到了帝國內部一些見不得人的事,對妳來說不知道不是比較好嗎?妳沒必要背負這身體過去的種種。權力鬥爭﹑陰謀手段這些一點也不適合妳。」

「但我還是覺得要知道。」

「妳真硬頸呀。」妮古輕輕的嘆了口氣。

「妮古不也是這樣嗎?」

「呵!認識了妳也算是我回去帝國前一件非常值得高興的事了。」

「事情說不定有轉圜的餘地,妮古不要先抱著最壞的打算吧!」

「凡事都必須提前思考最壞和最好的打算,這是我從小接受的教育。」妮古露出一副沒辦法﹑已經是死症了的樣子。「尼古拉。」

「是的。」

「就算我先回去了,你也給我先只跟著雪琳。順便給她身邊那兩個男人一點壓力吧!」

「妳…妳說什麼啦!妮古!」雪琳氣急敗壞的說,什麼都好偏偏拉到菲文和愛德華身上去,而且被吩咐的還是尼古拉!她以後耍用什麼表情面對尼古拉?

「哦!難道那兩個人在競爭不是嗎?給他們一點壓力和考驗再正常不過了!」妮古壞笑了一下,然後尼古拉說出令她非常滿意的話。

「我會歇盡所能。」

「呵呵!」

「尼古拉!」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