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以前,以威利為首的騎士團捕獲了馬爾斯﹑紅月在碧黎的分部也被取締。一堆相關人等分別鎖進了碧黎城的大牢之中。

當中被小心鎖在最深處,身上被鎖上了重重的鎖鏈,當馬爾斯版帶到牢房時看到這個應該是他情人的女人被嚴密的鎖起來時他差點發瘋。

他差點就掙開負責押族他的人的手衝上前去,他想知道為什麼她要被這樣鎖著,把那些又重又粗糙的鏈子鎖在她身上絕對是錯誤的。他希望自己能過去說些安慰的話語,他會有辦法帶她出去的。

但是當她抬起頭,那張和畫像非常相似的臉一點表情都沒有,之前兩人相處時看得到的笑容和溫柔的話語就像是幻像一樣,一切美好的假像都在她對他勾起一道沒有感情冷冰冰的笑時變成一地的玻璃碎片。

馬爾斯不可置信的看著那眼熟悉又陌生的臉。

那畫像是他家族中某位旁支留下的物品,而他一看到的時候已經被畫中人冷情但又像是溫柔的神情所吸引。當他認識賀斯的時候他真的以為他找到了。

但是為什麼現在她會笑得這麼殘忍?

「她在你背後做的事更會讓你大受打撃。」格拉朗主動負責賀斯的看守工作,阿修斯很爽快的答應了,連愛德華也佔不了多少便宜的危險人物讓普通的獄卒或是讓騎士看守也太不穩妥了。

格拉朗本來提議反正賀斯族回去也得死,用鎖鏈鎖有安全問題,不如打斷她的手腳比較方便。但是考慮到淚血一族變態般的自癒能力,打斷了恐怖沒多少時間又復原了。

而且要那群騎士做出打斷女性手腳的事他們恐怕是抵死不從。就算是阿修斯下令,恐怕也只會引起騎士團的齊心譴責。

比起妮古這位被喚作黑街的魔女,在格拉朗眼中牢籠中的女人才是真真正正的邪惡魔女。

她會出現在碧黎,潛藏在馬爾斯的身邊,殺害無數的魔族少女。

這一切的背後都有約里克的影子。

以這個前宰相的年紀,但一早就認識賀斯也不出奇,賀斯的惡作始於百多年前,一直沒有落網不知道躲在那裡,只要她沒做出大肆殺人的事很難在零星的兇案中判斷出她的所在地。

最大問題是過了百年,其實賀斯是不是還活著沒有人敢說出肯定的做出一個定論。就算你問淚血一族的人,他們也沒辦法告訴你使用禁咒的人會不會長生不死。

現在更加難以找到可以問的人了。

格拉朗現在希望盡快離開王國的土地,回到公國又好,帝國又好,他想盡早一步追到約里克的蹤影。

王儲殿下的死。他必須查清楚。

是不是十幾年前出了什麼事而王儲殿下發現了什麼都遭毒手。

「嘿…嘿嘿……」令人覺得厭惡的冷笑聲在鐵欄後響起,聲音在空洞的牢房間變成鬼魅般的回音。

格拉朗冷冷的看了賀斯一眼,然後打開了牢籠的鐵門走了進去。

兩個偽裝成人族的魔族人在牢籠中互瞪著,格拉朗的眼神無疑是帶著恨意的,而賀斯則是挑釁,明知道自己的挑釁只會令自己被推向更不堪的地步,但賀斯看到格拉朗看自己的眼神時就忍不到出聲了。

「帝國有名的將軍…嗎?不知道你的血是什麼味道的……」

賀斯的話由肩頭被一柄冷藍色的刀刃刺入而住了嘴。

格拉朗拔刀無聲,刀鋒劃過空中像連空氣也被切開,鮮血由刺穿身體的刀尖滴下,落在地上結成一夥夥的寶石。

但是這寶石泛著不祥的色澤,像是毒血一樣沒有半分鮮血的艷紅,而是像瘀血一樣令人不禁會皺起眉。

「人是渣滓,連血造出來的都不能算是寶石了嗎?枉妳還是個純血。」

「不要把我和那些想過羊群生活的笨狼般的白痴放在一起。明明有點力量卻落得差點被滅族的下場。我可不是那麼笨的人呀!」無視肩膀上開了一個血洞,賀斯不怕再刺激到格拉朗再動手似的冷冷的說。

在她的冷笑下,她的同族族人變成世上最愚蠢的民族。

在她的立場,淚血一族把使用禁咒的她視為全族狙殺目標,賀斯不可能還當他們是同伴很正常,但聽她的語氣格拉朗會認為那是賀斯看不起自己的族人才會明知道會被狙殺也要使用禁術。

之後也不客氣的血祭了部份的淚血族人。

變態!

「藍色的刀,果然鋒利呀……我在帝國的時候沒有見過你是我失查,不然我應該知道你曾經是將軍的身份,這樣的話……」

「世上沒有如果。妳逍遙法外這麼久了,很多人都會為妳的下獄或死亡而高興。」抽回了刀,賀斯只是皺了皺眉揮掉了沾在刀上的血絲。

殺人這種事當軍人的格拉朗自己做過,但動了刀帶回這麼不快感覺的對方還是第一次,不是因為對方被綁著沒有還撃能力,而是對方的精神和態度令他覺得很噁心。

「這樣的淚血石賣也賣不了錢……不過你們那裡的那位少女的血,應該很值錢吧?嗯?」賀斯陰森森的笑了,她肩上的血口迅速的癒合起來。格拉朗越看她的表情就越生氣,差點就揚手用套上刀鞘的刀敲下去了。

幸好他身後響起了腳步聲。

「不是要把這東西帶回去嗎?那就不要打死了。雖然我覺得多刺她幾才多踩兩腳再打斷幾夥牙齒對這罪大惡極的人不算什麼。」沒有穿上華麗的貴族服飾,他的身份全賴威利向騎士團再三表明才沒被欄著不准進來的阿修斯以一臉殘使酷吏的表情走近賀斯的牢籠。

「你這是王國親王的惡趣味嗎?」

「在皇宮那幫傢伙有沒有我倒不知道。」我讓人準備了傍晚的船,越早越好不是嗎?」聳了聳肩,阿修斯一點也不在意格拉朗的揶揄。還是找些什麼東西塞住這傢伙的嘴再裝住幾層木箱運上船比較好吧?

「阿修斯大人。人悶在幾層木箱中是會焗死的。」站在後方幾步之遙的威利冷靜地糾正了主人的想法。

「那威利你看著辦,絕不能讓她有機會逃走。我寧願出事她掉進海裡淹死也不要她活著逃出去。」

「是的。不過我建議阿修斯大人不要用這種語氣和用語在騎士團出沒的地方說話。如果不想王都長老團派宮廷禮儀導師追過來的話。」仍是冷靜又盡責的聲音,威利盡心盡力的提出了提議。

「威利。」

「是的。」

「閉嘴吧你。」

「……」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