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平安無事就好了。」一踏進大宅的玄關就看到沙利安夫人在管家的陪同下從樓梯趕著下來。玫露看到原本的主人第一時間上前問安,然後很自然的站回汾利安夫人的身後。

「讓妳擔心了。夫人。」菲文先行了一個騎士禮。

「呵呵!阿修斯那孩子沒讓大家吃苦頭吧?整晚在忙一定沒怎樣休息,我讓人送點簡餐給你們,稍微用過後先休息養好精神吧!」沙利安夫人邊說邊看去仍打開的大門看到現在才由馬車那邊走過來的兩人。「呀!已經找到他了嗎?」

「是的。」菲文愣了兩秒才意識到沙利安口中說的是之前不告而別的愛德華。他覺得有點無所適從的感覺,自從在雪琳的面前說要再一次和愛德華公平競爭,他就覺得事情可能不會如他或是愛德華所願發展。雪琳的態度自己是一個關鍵,這一點他實在不想迫他,外人可能會說他太過堅持騎士們的精神戀愛,但他從來不認為喜歡一個人就一定要用盡辦法把對方抱在懷中。

自己有權利選擇喜歡的對象,同樣地女孩也有著同樣的權利。這一點菲文十分明白,所以他才不想明知道雪琳動搖了還用之前雙方的告白束縛大家。不過他絕不是讓愛,他還沒有清高到這個地步。

只是……為什麼現在他和愛德華應該浮於表面的敵對關係好像有點怪。他俘法將愛德華視為絕對的競爭對手。

菲文認為愛德華這個人越是相處就越讓人難以討厭他。不只是他背後家族的故事,那偽裝的紳士面具,菲文欣賞愛德華的實力,他不只是因為擁有魔力這個優勢才這麼強的,這一點值得他尊重。

再來就是他對雪琳似乎的確是真心的,同樣是男人菲文看得出來愛德華到底是不是認真,如果他只是想戲弄雪琳取得樂趣,那菲文無論如何絕不可能讓他有機會再接近雪琳。

遺憾的是他不得不承認,愛德華是認真的,而且在船上知道雪琳的選擇之後他還是守在雪琳的旁邊。這一點,菲文覺得愛德華和自己有點像的。

所以無法討厭他。

「嗯。平安就好。不過對菲文騎士來說可能不能算是好事了?」

「那……」沙安夫人的話像是自言自語般,菲文看了看旁邊的雪琳,猶豫著該不該回話才好。

沙利安夫人接著去和剛進門的妮古寒暄去了,菲文聽到愛德華婉拒了請醫生來的要求,菲文下意識就想開口反對,但話到了嘴邊又止住了。如果自己和愛德華的立場對調,一定不想情敵這麼多事的。

「雪琳小姐先上去休息吧!熬夜對美容是莫大的禍害。」在主人同意外也可以去休息一下的玫露完全不像熬了一晚般精神奕奕,在菲文身邊抄了一臉發呆的雪琳就往樓上衝了。

「這女僕真是好精神呢!」妮古讚賞的目送玫露和雪琳消失在二樓的身影。

「呵呵!是呀!」

沒理會在呵呵笑的兩個女人,愛德華沿著之前的記憶回去他的客房,正打算進去把一身破掉的衣服換下然後趁阿修斯他們還沒回來請好好睡一下,原本跟在他身後的腳步聲和他同步的停下了。

「喂!這樣跟著我是什麼?」

「嗯?」

「有話就說。」

「不。只是我的房間也是在這一邊。」

「……」愛德華臉上輕微泛起尷尬的紅,但很快就掩飾起來。

「等等。」菲文在愛德華打開房門的時候又叫住了他。

「什麼?」

「就算魔族復原能力再好,不好好治療的話一樣好不了的。」

「少擔心。這些我有分數。」

「我只是不希望雪琳要繼續擔心你的傷勢。」

「……」愛德華一副被看穿了的樣子,眼光都飄一邊去了。

「……」

「不是不找醫生。而是有些傷得讓他自己好痊癒。」像是自說先話一樣,菲文沒說要解釋愛德華倒是自己說出來了。

「會有這樣奇怪的傷嗎?」

「你要不要讓帶有禁術的人咬一口看看?」

「咬?」

「對。被咬了。」

「什麼地方?」菲文臉色變得很難看,人也像是想箭步上前就要捉住愛德華綁著他去重新找醫生似的。

「肩膀被咬了一口而已,放心。禁術又不是傳染病。」愛德華挨在門邊好整以暇的看著臉色變來變去的菲文。

愛德華看著他,心底有點好奇這傢伙腦子到底在想什麼,和以前他遇過會為女人爭風吃醋的貴族子弟不一樣,對愛德華來說這種經驗蠻新奇的。

畢竟過去如果有他看上眼的女人,對手也鮮少會是沒背景沒後台的普通騎士,就算真的有恐怖在愛德華知悉對方的存在之前早就避開了。

「……」菲文仍是一副不太相信的樣子。

「真的不會傳染。」愛德華其實心裡有些無言,但他還是再一次認真又鄭重的保證,為什麼要他一個被咬的人再三保證?又不是過吸血妖魔的傳說,被咬了會中毒然後失去理智去咬人。

「被動物野獸咬到的傷不是比刀劍更難處理得好嗎?你竟然一而再再而三拒絕讓醫生看?」

「少傷而已…一點點傷也得請醫生的話我還能在黑街生存嗎?」

「不行。立即看醫生。」

「都說沒必要了。魔力什麼的我們自己最了解的了。再說在王國的領土上讓醫生來看我這個魔族好嗎?」

菲文被愛德華輕挑的語氣惹得挑起眉,像是有點生氣的皺起了眉頭,但在反駁之前,另一邊走廊的房間有一扇門被人輕輕的打開,然後一個目露兇光的女僕踩著異常沈重的步伐朝兩人走來。

「我說兩位。」玫露的表情可以用精彩來形容,臉上維持著女僕面向客人那種謙恭的微笑,但額上的冒出幾條青筋,語氣咬牙切齒但嘴角是笑著的,這一張扭曲的表情讓兩個在走廊上爭論的男人感到不好意思。

「你們要爭吵的話可以關上房門,在裡面你們幹什麼都可以。要決鬥的話外面花園也有充足的地方,但!請勿在走廊上討論那種沒趣的話題。要不然你們寶貝著的那位小姐頂著兩個黑圈也行嗎?」

愛德華聽得嘴角抽了幾下,他什麼時候被一介女僕當面這樣責備了?

「醫生我會請管事大人去請,愛德華大人也請不要拒絕。」不理愛德華同不同意,玫露繼續說下去。「最後一點。兩位這種亦敵亦友的關係在外邊請收歛一點,不然引起什麼意料之外的騷動請不要說我玫露沒有事先警告。」

一口氣把話全說完的玫露一下子收起了笑容,轉身離開請還不忘先瞪了瞪兩個製造噪音的人。

「她說的是什麼意思?」

「不知道。總之,醫生來了你就要看,別讓雪琳擔心,也別用這種辦法來擾亂她,不然我不放過你。」

「哦!騎士先生好像有點健忘。上次交手好像是我佔上風的呢!」

「最好沒有下次,不然我就讓你嘗嘗手下敗將的滋味。」

兩人互瞪了一會,又互不哼聲的各自回到了房間。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