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廳的門外響起了重物和地面碰撞的聲音,轟隆的聲響讓被綁在沙發上的索格尼面色大變,他看了看同樣不安的倫加,兩人不約而同的在椅上挪動了身體。

「怎麼了?這麼不安?」阿修斯先掏出了收在口袋的懷錶看了看,指針指著的是凌晨快要四時的時間,就算是上流社會的舞會也早該差不多落下帷幕了。

熬夜對他們來說不是困難的事,就算是被補獲的紅月幹部都只是打過一兩個呵欠,看來熬到天光不會有什麼問題,可以索格尼這個商人的副手似乎就沒有這麼耐操。

就算平時趾高氣揚怎樣都好,當陷入危及性命的危機時他沒有自己想像的來得冷靜,他一直在擔心接下來到自己被迫供時會不會被施加慘無人道的酷刑,更害怕自己被主人無情的捨棄吧!加上現在不在這裡的格拉朗,那個和他沒可能合得來的男人,現在自己落入他的手中,恐怕到最後他也會變成和地牢那些人一樣的下場吧?

阿修斯故意坐到索格尼的身邊,很滿意的聽到對方因為驚慌而漏了嘴的悲鳴。索格尼整個人開始不受控制的開始發抖,似乎連他牙關打震的聲音都聽得到了。

「你很害怕嗎?」

「…我沒有什麼有用的情報告訴你們……」

「你在怕格拉朗會來殺你嗎?」同樣地妮古把倫加推到一邊擠到索格尼的身邊。「如果怕的話就是乖乖把知道的說出來呀!你的主人現在大概在暖洋洋的被窩中睡著大覺,來不及救你的哦!」

「是呀!絕對來不及救你的。所以你還是識趣招了吧!喂!威利,有什麼好用的迫供方法嗎?」

「因為出門的時候來得有點倉促……」

「你還真是認真的回答我呀…」阿修斯嘴角抽搐了一下,他這個老實認真過頭的下屬這些年都沒有培養出任何的幽默感呀!

說要迫供阿修斯和妮古都知道很多方法,不過遺憾的是他們知道的方法都比較花時間,如果想在天亮之前問到所有要知道的情報的話十分勉強。

「對了…剛才外邊好像有什麼聲音似的。」

「我去看看吧!」妮古才站起來打算去看一下,同時外面又傳來兩聲物體撞牆的聲音和人類的悶哼。

威利立即走到門邊戒備,過了一分鐘…五分鐘,外邊的聲音完全靜了下來之後,偏廳的門被人有點粗魯的打開。

「只有你一個?」看到開門的是誰後妮古狐疑的問了一句,沒理由四個人上去,只有一個回來的。

「不是,還有一個。殿下這樣問是懷疑我把人都做掉了?」格拉朗的心情好像不錯似的,還順手把由樓上帶下來的人拖進偏廳

是的。是用拖的。

一個穿著因為戰鬥而顯得有點破爛的黑色長裙的女人被格拉朗扔了進來,她外露在衣服外的皮膚有點黑紅的血跡和不少傷痕,雖然現在看不到臉,但是看到一名女性被人打成這樣子總會動到一點惻隱之心,不過在場的人的同情心都只是發作了一兩秒而已。

「新的俘虜?」阿修斯好奇的問,這個情報上沒有被提及過的女人是打哪來的了?

「應該是。」

「菲文和雪琳呢?」

「他們在樓上照看愛德華。小心一點呀!這個女人有能力把愛德華打傷的呀!」

「什麼?」妮古和阿修斯不約而同的盯緊了倒在地上的女人,愛德華是什麼實力他們倆又怎會不知道,上一次紅月的殺手久斯也沒能讓愛德華身受要人照看的傷,現在就憑這個女人一個人就可以辦得到?

這個女人的實力到底有多高?還是愛德華身上出了什麼狀況才會讓她得逞?

「不是人族吧?雖然看上去和人族沒什麼分別。」

「呀…這我倒不覺得出奇,因為你和愛德華裝起來也和普通的人族沒什麼分別。既然是來自帝國的客人,只是這樣招待她實在不妥,可以麻煩威利幫忙找一綑又粗又長的麻繩來嗎?」妮古邊笑邊說,說得好像真的覺得自己招待不周的樣子,聽得被綁在另一邊的兩名俘虜心底又開始發慌了。

「你剛才就是在外邊和她打了一場?」

「哦!這倒不是,是有幾個外出回來的漏網之魚發現大屋情況不妥,所以我才花了一點點時候處理而已。」格拉朗隨手的指了指門外的光景,好幾個男人失去意識的癱軟在地上,地上少不免有點血跡,但看樣子格拉朗也沒有下殺手,只不過讓那幾個人沒有活動能力而已。

「不傳是帝國的將軍,下起手來一點也不留情。」

「親王不要開我玩笑了,我只是一時之間沒能戒掉過去討伐魔獸時下重手的習慣而已。」

「這個女人……」沒空理由兩個男人在一旁的閒聊,妮古一直等著威利找繩子回來,而當威利把那個女人扶起來五花大綁的時候,妮古也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

「怎麼可能會像到這個程度。」

「咦……」阿修斯聞聲也嚇了一跳,因為那個染了一頭金髮的女人不久之前他才見過一面。

就在那個宴會上,看第一時已經讓他覺得和雪琳長得很像的女人。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