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氛一下子陷入了尷尬中,菲文僵著表情,手上仍盡責的替愛德華處理著傷口,但是雪琳剛剛的一句句對不起肯定已經聽進了他心裡,而且如同尖刀一樣深深的刺了一記。

雪琳就站在原地,她不敢看向他們的方向,她為自己剛剛衝口而出的話而不知所措,她不想為自己說出口的話找藉口,衝口而出的話往往是心裡最空接的想法,她知道這是解釋也沒有用的。

她向著菲文道歉,這樣做她已經深深傷了他吧?明明是她自己跑去向菲文表白確認兩人的關係,才沒有過太久的時間,但她心中卻不時多了一個人的影子,自己之前沒有選擇他,但偏偏放棄了卻又沒能揮掉他的影子。

他有可能出事時自己的那種擔心騙不了人的,騙不了她自己。菲文也隱約察覺了吧?

為什麼做了決定之後好像還比以前更差似的?

「你們兩個我想應該好好談一下,外邊有舒適的椅子,請不用在意我,這種傷死不了的。」愛德華看著互相避開視線的兩人,雖然他似乎是目前尷尬氣氛的始作俑者,但現在不是他可以插手的。

「我想我們是要好好談一下,不過是三個人一起談吧?」

「喂菲文……」

「愛德華你沒有拒絕的權利。」菲文話中有話,他說著的時候還盯著了愛德華的眼睛。愛德華知道菲文想表達什麼,這個來自王國的古板騎士不是打算來個萬一和雪琳吹了就要把她親手付託之類吧?

「雪琳很擔心你,為什麼你什麼都沒有說一聲就一個人獨自行動?」三個人沉默了好一會兒,最後還是菲文先開口。他伸手把愛德華由地上扶起來移到那個隱閉的睡房,剛剛在外邊一個人待著的玫露已經把外邊亂七八糟的東西大致整理出可以坐人的地方。

見三個人走了出來,玫露又自行找了個遠一點的角落站崗,避免聽到他們三個人的對話。

「我好歹是個殺手吧?哪有去殺人前還大肆宣揚的?我們也算是秘密主義者好不好?」愛德華故意避著敏感的話題回答,原本他就已經想好了妮古追來發現他之後要說的解釋,但那套說辭他沒有想過要把他們三個人之間的關係拉在一起。

「但是你讓她擔心了。」菲文的語氣開始變得有點衝,他在壓抑自己的情緒不讓自己有一秒會控制不了自己的手一拳打在愛德華的身上。就算是決鬥也得等對方的傷好了才公平,現在他不能動手……

「菲文,你要清楚明白自己到底在說什麼。不要說這樣的話!」愛德華沉著聲說,他完好那邊的手捉住菲文的肩膀,他想菲文停止現在一切的話,不想他因為一時的心情同樣說出不能收回的話。

「對不起,一切都是我不好。」淚流過了,暗自做好了心理準備菲文會生氣,自己必須承擔責任之後,雪琳仍是有點怯的開了口。

「現在不是說對不起或是誰不好的問題。本來這些問題就不是可以勉強的…」菲文有點洩氣的撥開了愛德華的手,但看到雪琳低著頭的樣子他心裡的悶氣也生不起來。

他不像之前會牽起她的手,他抬起的手猶豫了一會然後揉了揉雪琳的頭頂。

「在王國的傳統風俗中,未婚女士永遠有拒絕的權利。」遠遠的站在角落中的玫露突然說了一句,聲線不大不小剛剛好讓陷入交著的三人聽得見。

「沙利安夫人的貼身侍女妳別插嘴了。」在場中唯一一個不清楚這個傳統風俗的人大概就只有雪琳一個吧?菲文自然知道,而在帝國位於社交界高位的愛德華自然也知道這些事。

 

「不行呢!來自帝國的殺手貴族先生。夫人除了吩咐我幫忙照顧雪琳小姐之外,閣下三人的問題夫人也有交代我必須好好小心地觀察。」

「那老夫人不是這麼八卦吧?事情變怎樣都和她沒關係吧!」愛德華毫不隱藏的把他的不滿加諸在玫露的身上,或許沙利安夫人是多事了,但目前卻是這個不會通情達理的女僕在多嘴生事,氣氛已經夠尷尬了還要多加一腳下去嗎?

「夫人說關係可大了。夫人已經寫了信到騎士團的長官那裡要求批准蘭森大人退團離國的申請。」

不提還好,一提到菲文的退團申請,雪琳驚訝的看著同樣一臉惱人的菲文,他都還沒正式提出要求怎麼已經連信都寫好了?

「那也和現在的事沒有關係!妳不要再插嘴多事了。」同樣地愛德華自然知道菲文會想退團離國是為了什麼,這件事根本就不應該由外人如玫露這樣的人說出來!

「夫人說即使退了團,不過大概會變成跟在威利大人指揮下就近看著阿修斯大人吧!因為阿修斯大人明說了不准那拉亞三位大人在王國以外的地方出現在他的面前。反正你們三人都還是糾纏在一起不是嗎?正好。」

「這是誰的主意?」愛德華真想不理自己肩上的傷過去痛扁這個多嘴又囂張的女僕!

「不能否認,這也是一個不錯的解決辦法。」出奇地菲文笑了,笑得雪琳和愛德華一起張著嘴給不了反應。

「雪琳。」

「是…是的。」

「在船上妳對我說的我真的很高興。」

「我…」

「我以前說過會保護妳的誓言不會改變,不過船上的事我們暫時當作美好的回憶吧!」要由自己口中說出這樣的話,就不黯然是騙人的,菲文的心裡當然感到不舒服,雪琳心裡有愛德華的存在他一早就知道,他也沒辦法去怪責愛德華插手或是雪琳變心,只是雙方大概還沒到應該一起交換誓言的時候而已。

不過之後他自然會找愛德華算一下私怨就是了。

「菲文…我……」雪琳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麼,她怕菲文就這樣以後都不理她了,但是好又沒有立場要求他留下來,留下來看她左搖右擺嗎?

「只不過是把大家的關係告立場回復到前一陣子那樣而已。我想這樣對我們三人誰都比較好。玫露,可以請妳先和雪琳回樓下嗎?」

「沒有問題。」玫露看了菲文和愛德華一眼,大概是覺得這個骨節眼他們不會立即打起來她也放心的把不太情願的雪琳拖走了。

「你一個人在決定什麼?我有說過要這樣嗎?」兩個女孩的身影才在轉角的位置消失,愛德華已經忍無可忍的伸手抓住菲文的襟口質問了。他不得不承認他有一點點開心。

「那麼你招惹了雪琳,現在又想故作瀟洒退場嗎?正因為你覺得回不來所以什麼都不說就走了嗎?由你想去暗殺約里克開始你根本就沒想過自己有命回來吧?」即使領口被抓住,菲文還是很冷靜的說出不想在雪琳面前說出來的話,雖他不知道愛德華離開之前和雪琳發生過什麼事,但他還是覺得不要在雪琳面前確認愛德華是不是沒打算活著回來比較好。

「……有些說話有必要說得這麼清清楚楚嗎?」

「那即是我沒說錯吧!」

「你到底在搞什麼?就算她有迷惑你也不該就這樣放手!」

「難道我死捉著不放她心裡的你就會完完全全的消失無蹤嗎?別傻了!」把愛德華的手拿開,菲文的心情好像已經先行回復一樣四處在房間視察了。

「這樣你是要她再選一次嗎?」

「如果你沒打算放棄的話,讓她理清自己的心情再決定也不是壞事不是嗎?不過如果你自行退出我會很高興就是了。」菲文挑釁般瞟了愛德華一眼,換來的是愛德華優雅又邪氣的一笑。

「你可別後悔呀!騎士大人。」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