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來不及反應,暖暖的觸感已經由唇上離開,她被偷吻了。不是,是光明正大被吻了。

「做殺手的原因不能告訴妳。」佔了便宜的愛德華仍是一臉的認真又正經,活像剛剛偷吻別人的行動不是他做似的。

綠色的眼睛藏著深邃的情感,托著她下巴的手意猶未盡的撫過她的臉頰,然後他終於勾起了一個雪琳沒有看過的溫柔的笑容。

本來以為愛德華會把原因說出來的雪琳心裡感到有點失望,雖然被偷吻了令她有點氣又羞,但是她以為愛德華會告訴她的。

「為什麼?」她沒有推開他或是抗拒他的手,自己的應對態度是有問題的,她知道站在自己和菲文現在的關係的立場,她應該要迴避的,可是她的心卻沒有這樣想過,甚至不想他就這樣收手。

「那會是夫妻間的秘密之一,妳……」仍是不像開玩笑的他話說到一半突然住了嘴,然後他看向莊園大路的那方瞇了瞇眼。

「愛德華…」把他的話和態度當作是在逗她,但是雪琳卻為愛德華這樣的反常而非常不安。

要他說出來,一定要知道他為什麼要這樣做,要不是好像會有什麼來不及。這樣的想法沒來由的在她心裡紮根紮得死實。遇上過格拉朗,感覺上他對妮古還可能手下留情,但是對其他人呢!

格拉朗對自己有敵意,因為她是淚血一族中血統最純的人。那愛德華遇上他的話會怎樣…愛德華也是淚血一族呀!如果真的恨淚血一族的所有人,格拉朗遇上了愛德華絕不可能手下留情。

「好了。菲文回來了,妳該去迎接他,他擔心妳擔心得不得了。」愛德華遞出了手很紳士的讓雪琳圈著,而隨著他的話遠遠就看到一陣由馬隊奔跑掀起的塵煙。

「不得不說,換回一身正式騎士裝給他一匹馬之後,菲文的確是個會讓少女尖叫的對象。我很難得會稱讚他,妳不要轉告他我說過這樣的話,不然我的立場會很難堪。」

「難堪什麼的…如果你們可以是朋友……」

「就算是朋友也是情敵不是嗎?情敵是絕不可能會互相稱讚的。」愛德華之後沒有再說話了,直到那隊馬隊停在大宅的前方,雪琳熟悉的那個身影俐落的翻身下馬時,愛德華領著她走前了幾步,很快那批趕路回來的騎士就發現平安無事歸來的少女了。

「雪琳!」菲文一臉的驚喜的想第一時間走過來,但是在隊伍之中他卻不能在沒有上級批准之下擅自離隊。

「你先過去吧!反正你也只是臨時來幫忙而已,不必太過在意規矩的事,一整個下午你都擔心很久了。作為隊長我批准你離隊。」領頭的維克會心微笑了一下,揚了下手隨行的另一個騎士已經上前接過了菲文坐騎的韁繩,其他隊員也說了幾句別介意的把人趕過來了。

「不來過重逢的擁抱嗎?」愛德華戲謔的朝菲文笑了一下,順帶把雪琳的手送到菲文的手上。

「要也不要在你的面前。免得你又來插一腳。」

「真掃興。我先回去了,風塵僕僕的回來記得把自己打理好了再用餐。」愛德華聳聳肩後回身走回大宅那邊,好像他本來就是順道路過這裡一下似的。

「妳沒事實在太好了!」菲文緊緊的抱住雪琳,埋在她肩上的臉還不自覺的蹭了幾下。

「菲文……」意外他有點幼稚的舉動,但是她的確有感到窩心。「妮古也關在同一個地方。」

「沒事就好。聽到妳被人帶走了我真的以為有可能以後都見不到妳…」

「沒事的啦!我不會那麼容易死的不是嗎?」

「我是不想妳遇到任何的傷害,在公在私我都不想妳有一丁點的傷害。」放開了雪琳,菲文牽著她的手走回去大宅那邊。

「我知道。」雪琳的確有想像過被人抓走帶到那個房間中之後可能會遇上一些很可怕的事,只是她很幸運還沒害怕多少時間就遇到妮古,又幸好那個格拉朗放水她才可以全身而退。

如果沒有這麼幸運,她現在到底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怎麼了?」

「沒有……」

「妳看上來不像沒有事,可以說的嗎?」

「那個愛德華……」

「他做了什麼嗎?」菲文皺了皺眉,雖不認為愛德華會做出太過份的事,但是如果他真的做過什麼令雪琳介意到要這樣困擾的話,他不介意去和愛德華好好『談判』一下。

「不…不是他做了什麼…只是我覺得有點怪…不知怎知…我回來之後,他知道妮古在那邊遇到過那個叫格拉朗的人之後就好像怪怪的……」

「格拉朗…藍刀的那個嗎?」

「嗯。好似是帝國……妮古大哥的好朋友…」

「我知道,那位人物我們雖然沒見過,但是他的傳聞我們也間中會聽得到。愛德華他會有什麼問題嗎?」

「不知道……我也說不出什麼,但是很擔心…總覺得會有什麼事發生似的……」

「……」

「菲文你會介意嗎?明明你才是我的……」

「我介意的。但是我想我不是不能明白。放心。」菲文笑笑拍了拍雪琳的頭,但之後卻輕輕的嘆了口氣。

「我不是……」

「作為同行的夥伴會擔心是正常的。我先去換一換衣服,妳在這裡等一等嗎?如果妳想先離開我先送妳回去妮古或是阿修斯他們所在的地方。」站在自己的房門前,菲文小心的詢問。

「我在這裡等……可以嗎?」

「當然可以「不要想太多了。」菲文開門離雪琳在房間的小廳坐著等,他走進隔壁的睡房打算換過一身衣服,但是卻意外的看到剛剛他們在談論的人的身影由他房間的窗外閃去。

「等等!」菲文低聲的叫住了那個剛跳出去的人,而那個人站在屋外肉眼察覺不到的細線上,轉過頭朝菲文做出了一個噤聲的動作。

「你想單獨行動?不可以!回來!」菲文不理愛德華的要求半個身都探出屋外,但愛德華已經失去了影蹤。」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