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琳聽到了花痴劇集中會聽到的驚嘆現場版。她有點愣住了看著那三名眼冒愛心的少女把熾熱的視線不停的發射到愛德華身上,但是偽裝成人族的黑街殺人完全無視了這樣一堆愛慕的視線,完全像沒看到一樣。

這樣的態度在那些少女眼中似乎是什麼很了不起的氣質似的。但雪琳知道愛德華的心情差到極點了。

看他平常那種優雅的貴族表情都收了起來,整個人發出肅殺的氛圍…呀!他是要為妮古電他的事討公道嗎?

「沒事吧?」愛德華走到雪琳的面前輕聲問了一句,他的手也十分不客氣的摸到雪琳的臉上扳著左看右看,確定目測沒有表面傷痕之後他才依依不捨似的放開手。

「大家也沒事吧?希拉呢?他……」

「這些之後再說。」愛德華伸指抵住了雪琳的嘴不讓她把希拉的事在騎士團的地方說下去。

「你這是趁菲文不在吃豆腐嗎?」

「就算他在我也會這樣做。不用避嫌。」愛德華伸出手臂扶雪琳起身,然後扔了一個斜眼示意妮古跟他一起走。

「我是代那拉亞三兄弟來這一趟的,基本上妳一移動我就知道所以第一時候趕過來,至於其他人現在在他們的支揮總部待著。妳們也跟我回去。」愛德華現在才瞟了那些少女以及年紀最小的瑪倫一眼。

但就只是看了一眼而已,不知道他有沒有看得出來瑪倫那稀薄的血緣,似乎他也不是太在意也沒有興趣,他拿出一封信件拿給了一開始看到能發號司令的人,然後對方點了點頭後就出去打點一切了。

騎士團的人找來了一輛官方的馬車,雖然全部人都坐上去會很擠,但愛德華不認為他們有時候再等下去。所有人都擠了上去之後馬車就立即開動高速地往目的地走去了。

擠在馬車車廂中妮古一路上隔著薄紗簾看著外邊的街景,另一邊那幾個少女吱吱喳喳的在討論愛德華是什麼人,而雪琳卻很自然的回想起那個帶走她又放走她的人,那個帶著冷藍色長刀是妮古舊識的男人。

那個人很危險,這是雪琳第一個直覺。那不是可以接近的人,接受他說不定再也回不來,那個人對自己的狠意不是假的。只不過現在有別的事讓他暫時放過她而已。

明知道那人最好不要接近,但雪琳卻有預感很快就會再見到他。只是她告訴自己就算那個人真的對她有什麼偏見誤解,她都不希望自己身邊的人遭殃。

賈圖的事不可以再發生了。

「呀…朝莊園區去了。」一直看著外邊的妮古小聲的說,但足夠引起車廂中的人的注意,然後兩邊車廂又立即趴滿了人。

雪琳覺得所謂的別墅或是莊園都是差不多的,現在馬車在走的路也和以前她被接去侯爵的別墅相像,路兩旁的樹木都整理得很好,一看就知道有人在打理,而且這附近放眼看出去的建築物都不會是平民或是農民可以住得起的。

「誰的莊園?」

「大概是沙利安夫人的吧?」

「咦…這個沙利安夫人該不會是……」什麼皇族之類的貴婦人吧?雪琳開始覺得有點糟糕,雖然那位老夫人很親切也很好相處,但一知道她的身份又是很有份量之後,再親和也是會有隔閡的。

「到時妳就知道了。只是想不到把夫人的莊園當作據點呀……」妮古若有所思的說完就不再說話了。

馬車停定出來迎接的是屬於莊園的管家和女僕,這樣的陣仗令車中那三名中產階段少女驚呼連連,因為覺得很煩妮古早就不想理她們了。

「聽那拉亞三兄弟說,那位沙利安夫人知道事情的前後發展後就立即由城內暫住的別邸搬了過來,說這樣地大打起來不怕打壞城內的建設。」愛德華很自然的走到妮古和雪琳的身邊解說,同樣地他們現在所在的位置也是遠離了過求興奮的少女群。

「……」雪琳無言的聽著愛德華的解說,沙利安夫人的溫婉印象不知不覺朝好戰的方向轉移了。

「吵什麼吵了!煩不煩呀!」突然有個空有白馬王子外表的白衣青年狀似一腳把大門踢開走了下來,聲比人先到的他很快就讓大宅外原本嬌聲連連的少女們嚇傻了。

「喔!親王殿下!」妮古惡意的用這個阿修斯非常不喜歡的稱呼喚了一聲,然後阿修斯就被幾道熾熱的視線攻擊了。

「妳沒事吧?沒有把對方的巢炸掉一半吧?」嘴上說著有點刻薄的話,但是阿修斯卻滿滿的抱了妮古一個滿懷。

「你把我當作什麼?」妮古緊緊的抱住了阿修斯,比平常緊的擁抱很快就讓阿修斯覺得奇怪了。

「把妳得到的情報和我們對比一下,威廉和維克差不多要出發的了,打鐵趁熱。那幾個暫時放到別館去養著!」阿修斯把那幾個為自己尖叫的少女當成貨件隨便打發了。

「不是的。沒有要打鐵趁熱。」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他們附近的威利很冷靜的反駁,然後阿修斯的臉色臭掉了。

「阿修斯想早日逃出去所以巴不得現在就殺過去。另外,菲文被威廉抓去辦事大概得等晚上才回來。」愛德華自然的佔據了原來應該是菲文的位置充當護花騎士讓雪琳圈著他的手臂走進大宅,但他還算有良心的交代了正牌騎士的去向。

「你們都沒事真是太好了。」

「唔,我們是沒事,不過那個拉希就不太樂觀了。」想到雪琳之前問到這個人,愛德華乾脆扔下在後面不知在磨蹭什麼的公主與親王先帶雪琳上樓了。

「他…不會……」

「死不了的。不過就算痊癒了腳也不會像之前那樣靈活吧?」

「怎麼會……」

「下手的即那個人的話他只是變跛子已經是很好的下場了。只刺他的大腿沒割他的頸。」

「妮古好像認識那個人…那到底是什麼人?」

「我也認識他,其他人就算沒見過他也會聽過他的名字。那位是之前帝國最年輕的其中一位將軍,唔…應該會是將軍才是。他是妮古皇兄的心腹好友。」

「怪不得……」

「好了,妳會先想看看希拉二世吧?」

「嗯。」雪琳點點頭後敲了敲一個房間的門,聽到裡面傳來應聲後扎門打開,然後一幅有點詭異的婆孫圖出現在眼前。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