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一個騎士的臉色變了一下,好像看到什麼不應該看到的東西似的退開了好幾步。他的表現不像是單純看到異族似的,就算王國內的人不喜歡黑髮藍眼的魔族人,但他的反應也太過突兀了。

妮古記下了這個人的樣子,而她因為出暗道出了一半停了下來,下面的幾人不知道上面的情況,而騎士們也好像不知道該拿她怎麼辦好似的。

「我要見騎士那拉亞兄弟。」妮古率先開了口搬出自己認識的騎士團高層,那兩個人來了碧黎,就算沒有什麼任務都好騎士團的聯絡處一定會知道他們的存在。再不濟,在碧黎遠距離監控阿修斯的威利也是那拉亞兄弟之一,總會找到其中一個。

「那位大人現在不在這裡。請先起來吧!即使和閣下血緣的祖國處於不同的立場,但讓女士卡在地板中不是騎士該做的事。」休息室中的騎士們走出一個看上去能夠負責的中年男人,他有禮的走上前伸出手,沒有因為妮古的魔族外表而退避三舍,雖然話中已經暗示得很清楚她不可以胡亂出手,否則就把兩國對立的立場搬出來了。

「我保證在王國的騎士團保護下我等不會做出任何過激的自保行為。」妮古知道他們擔心什麼,像好一個撲出來用魔力的話,要搗了他們的聯絡處不是難事。

得到對方點頭承諾之後,妮古爬出了暗道的出口,然後一個接一個把那幾名手無縛雞之力的少女拉出來,最後才是雪琳和瑪倫。

看到眼前幾個有點狼狽的黑髮少女,其中以妮古那身破爛的裙擺讓騎士們一下不曉得把眼光放在什麼地方比較適合。

「我們是逃出來的,請你們務必和那拉亞兄弟其中一位取得聯絡。我們幾個都是在旅途中或是在公國中被抓來的,我的朋友當中有一兩位是王國的人士,你們可以去查查艾美薩森號的乘船記錄。」待所有人都爬出地道之後,騎士們立即把她們帶到了另一個房屋,而暗道大概會被他們處分掉了。

畢竟有一條他們都不知道的地道在自己的據點是多麼令人感到不舒服的事。對安全也有太大的影響了。

「我想我大概知道幾位是因為什麼事來到王國之地,我會立即派人去通知威廉.那拉亞大人。在大人趕來之前……」

「不只是通知他們,還要確定他們不要行動!」

「這個不是我們可以說的…而且…」

「阿修斯.拉弗里明殿下也牽涉其中了!你還要說這些不能干涉之類的話嗎?不要讓他們行動!太危險了!」

「好的!我明白了。」聽到妮古的話,當中那個拉弗里明的姓氏的確是嚇到他們了,但同樣的無憑無據就憑一人之言妨礙了那拉亞兄弟的特別任務,責任可是在他身上,但他也不是不明理的人,看對方的樣子應該也很清楚亂給情報的後果才對。

而且那位殿下的專任騎士威利.那拉亞大人的住處的確是被襲擊了。這年事他們騎士團是介入了,只不過沒有和殿下打過照面而已。

通報的人馬很快就由聯絡處出發了,而幾個少女待在的房間中有兩名騎士守著,他們送來了簡單的食物後靜靜的待在一邊一句話都沒有說。

而一直捉緊雪琳的手的瑪倫則是目不轉睛的看著不停在走動的騎士,目光一直停在那個看到她們退避三舍的人身上。但同樣的小女孩什麼都沒有說。

「我把妳們帶出來了,接下來妳們可以尋求公國的協助回去。」用過一點茶水,妮古瞄了瞄眼前三個沒有戰鬥力的少女,人是救出來了免卻了可能被殺的命運,但之前她們能否平安回去就是那拉亞兄弟的事了。

由船上要菲文調查不法份子開始為的也是抓出帑綁匪這條線和找回被綁的人吧?接下來把對方的巢搗了就絕對不必把這些肉票算進去了。

「咦…那妳呢?」少女甲愣了一下,聽到妮古好像不打算走的話,她們都顯得十分猶豫。

「如果妳們想看看殿下長什麼樣子也不是不可以啦!只是我還是得說妳們不要抱著太高的期望。」妮古冷笑了一下,想也知道這幾個女的在想什麼,由在暗道中聽到阿修斯的事之後就有這個打算了吧?

正好她也有興趣看看她們看到阿修斯之後的反應。

「聲得及把他們截回來嗎?」

「呀…如果只有阿修斯一個人和愛德華一起的話一定攔不住,但這次有那拉亞兄弟在,他們一定會十分小心慬慎的。我也不希望他們闖進去發生什麼事……直接和格拉朗動手的話……」

「應該沒事的…」雪琳摸著手鐲上的寶石,每一顆的色澤仍十分艷紅讓她放心了點。不要再出現賈圖那樣的不幸了……真的不要了。

「姐姐那些紅色的寶石…我也有。」在雪琳身邊的瑪倫把追尋外邊人影的視線放在雪琳的手上,然後她在衣服下掏出了一個有點大和歷史感的長鏈咀,上面有一顆顏色黯淡的紅色寶石。

雪琳一看就知道如果這寶石是代表某個人的話,那個人很可能狀況非常不好了。

「這是曾奶奶的。」女孩很寶貝的把鏈咀握在手心,很快她又小心翼翼的收回衣服裡,好奇的看著雪琳的手鐲。

「她是妳的同族,不過血緣大概很淡了,只留下了冷冷淡淡的個性特質了吧?」妮古伸手摸了摸瑪倫的頭頂,或許她真的要把女孩帶回去公國,或許交給桑伯特他們照顧比較好?

還有約里克的事。那傢伙…這隻老狐狸還有在背後搞什麼?如果說他緊張自己這個帝國承繼人的話,那麼他為什麼要脫隊不見了?還是說他根本就掌握得到她一點事都沒有?

格拉朗在這裡,為的是什麼?要殺雪琳還是淚血一族嗎?還是要接近那個想抓淚血一族的大宅主人?妮古覺得自己有點焦躁,她有點討厭想像事情接下來的發展了。

在她的想法中,約里克這個人物完全可以當作是敵人看待的了。至於擄人的這件事她不想再理,反正有那拉亞兄弟處理,但是她還是不能抽身。

她要想辦法把格拉朗拉到自己身邊,她想要知道王兄那時身邊發生了什麼事?現在唯有他可以告訴她這一切。

雪琳看著妮古一個人在煩惱,對妮古有莫明喜愛的瑪倫也沒表情的拉了拉雪琳的衣袖,然後她們不約而同的坐到妮古的兩邊。

「雖然我做不了什麼,但妮古還有同伴。」

「大姐姐笑的時候好多了。」

「謝謝妳們。雪琳…我一定會找出妳們一族被追殺的事的,一定會的。」

「嗯。我知道妮古妳一定會做得到,但必要時請讓我們出一分力,必要時…我也可以做到什麼幫妳的。」雪琳後半話本來說如果需要,她想成為妮古他們的戰力之一,但是她知道自己還沒有辦法殺人,但如果是讓人停下活動之類的她會全力做好的。

「瑪倫會乖,所以……」

「瑪倫這樣就可以了。妳剛剛在看什麼?有熟人嗎?」妮古溫柔的笑了笑,她不是沒有注意到女孩剛才十分固定的視線,只是她在想事情沒空去問而已。

「叔…唔…」開了個起頭,然後瑪倫又搖搖頭了。「沒有。其實是不認識的人。」

然後女孩的話剛落,她說不認識的人就帶著一個金髮青年進來了。

「妳們兩個平安無事就好。」金髮碧眼的青年一出現在房間的門口,第一次見到他的少女們雙眼立即變成愛心的形狀。

而妮古嘴邊深深的勾起了一道冷笑。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