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修斯陷入了被圍攻的窘境之中。他一個人拿著長劍在剛剛已經砍了兩個放弩箭的狙擊手,但是正打算回去的時候卻被一個沒見過的人擋住了去路。

這樣是住宅區,先前阿修斯動手解決狙擊手的時候已經驚動了住在這附近的人,明知道城裡的警備很快就會來到但對方卻仍沒有離開的意圖,阿修斯就知道對方是故意留在這裡纏他的。

在威利的屋子那邊大概已經有什麼發生了吧?心裡湧起不好的預感,那裡暫時只有雪琳和那個希拉二世在,就當那傢伙什麼都不做,但如果眼前這個男人還有其他的同伴的話那麼雪琳現在的情況就很危險了。

比起妮古有著不用擔心的強悍,雪琳那個丫頭恐怕再有覺悟也沒辦法自保吧?

「喂!死樣的。識趣就給我閃,要不我就劈開你兩邊!」

對於阿修斯流氓般粗野的發言,擋在他前面的人似是什麼反應都沒有。這個人的確有著會讓人大呼『死樣』的沒有生氣的臉,過份瘦的身體搖搖欲墜,但在這不堪一撃的外表下阿修斯不得不承認的是,這傢伙很麻煩。

而且是地下世界中也少有名氣的傢伙。雖稱不上是頂級的暗殺者,他和愛德華﹑久斯那種要收大把金幣還得考慮考慮才接委託的大牌殺手不用,在中下游實力的殺手中自然也有身手不錯的人在,像眼前的人就是這一種。

對方有什麼名號﹑叫什麼名字阿修斯不記得,也沒必要去問。對他來說現在最想做的就是宰了擋路的他,他現在唯一的顧忌是如何在不影響這裡的住民而幹掉他。

對方似乎也知道阿修斯的打算,所以他一邊阻擋阿修斯回去屋子的去路時還故意迫著阿修斯和他一樣移動到了人多的地方。在樓房屋頂上移動著的他們早就已經成為眾人的焦點,街道上也已經開始聚集了好事的人。

「真是的。你的僱主沒有要你們隱密行動的嗎?」忍無可忍的名修斯狠瞪了幾眼下面在吵鬧的人。

「我的獨立工作的,接到的指示只是來擋人,那幫人在做什麼勾當我沒有興趣。要不是公會弄成這樣子我也不想做這麼無聊的委託。」雙手拿著像細劍般粗幻的短刃,殺手也和阿修斯一樣看了看街上的情況,然後勾出了一個死靈般的笑容。

「哦!原來是紅月的走狗呀?怎麼?久斯下台了你們不是應該很高興嗎?公會第一殺手的寶座懸空了說。」對方大概會跳到下面隨便亂砍幾個人製造混亂,然後逃之夭夭再把責任推到他身上,讓他被人群圍堵吧?

好爛的計劃,但是如果實行得了的確會是麻煩的事。

「如果會長有這個心思重整公會的話就是……這不都是拜你們所賜嗎?黑街的先生。」

「哦!既然知道了還來惹我就是做好了死的準備了吧?」阿修斯提劍衝了過去,他刺撃和轉手揮氟的速度很快,但是對方也是以速度見稱的暗殺者,在千鈞一髮的時候總是避開了阿修斯的劍尖。

「下面的人給私滾開!騎士團執行公務!這個人是危險人物!」眼看男人由屋頂斜滑了下去,幾秒後他就會落到人群之中吧?阿修斯不顧一切的朝下面的人群大喊,撇開阿修斯的用詞問題,他的外表的確很快就讓無知的平民相信他是正義的騎士大人。

阿修斯縱身跳下去,人群因為他的行動發出了尖叫。追賊的騎士為什麼發瘋了選擇跳樓了!先一步往街上逃去的暗殺者也明顯愣了一下,原本應該帶途人開刀的他因為這幾秒的遲疑錯失了良機。到他看到阿修斯身上包裹著淡銀色的氣流時已經註定了他的失敗。

一個擁有鬥氣的騎士從幾層樓上跳下來不算什麼。只是他們很少用把花費氣力的鬥氣用在這種事情上面而已。

「真是的。讓老子我這麼麻煩!」阿修斯走到剛剛被他用鬥氣揮出一劍撃暈的暗殺者身邊,再很不禮貌的重重踢了一腳。

向圍觀的人要了綑繩子把人綁起來,要人去通知警備隊或是什麼過來的時候,再有一個人由屋頂上跳了下來。

「阿修斯!為什麼你會跑到這一邊來!」愛德華氣急敗壞的走到阿修斯的身邊,雖不是故意要營造這些效果,但由愛德華出現的一刻開始圍觀的人群中已經出現了屬於女性的尖叫。

「被有計畫的纏了,不理這裡會變成一片血海……你找得我這麼急…」

「雪琳不見了。」

「……」

「屋中的人是你綁的吧?他說你會知道雪琳被帶到什麼地方,所以你現在立即和我回去。」愛德華皺著眉催促著阿修斯動身,而他們身邊圍起來的人又開始多起來了,再不走要避開人群恐怕又得花上無謂的時間。

「這個怎辦?」

「拱走吧!扔給維克他們也好。」愛德華二話不說把昏倒的暗殺者拱上肩,然後板著臉推開擋路的人群快步往威利的住處走去。

「維克?他為什麼會和你們一起?」

「我和菲文在街上被人盯上了,因為不想引起麻煩所以就借用了騎士團,結果言談間提到希拉的事後維克覺得對方會直接殺到你那裡就和我們一起趕著回來。但還是遲了。」

「抱歉,我如果早點解決的話……」

「對方是有心引開你的只有你一個也沒有辦法,不是誰的責任問題,我們把怨氣和不滿直接發洩到那些傢伙身上就可以了。」拱著個人仍然健步如飛的愛德華冷著臉說,他的惡劣心情從何而來阿修斯當然清楚,恐怕菲文現在同樣處於非常惡劣的狀況。

「愛德華確定得了妮古的位置嗎?」

「城郊北區的一處別墅。」

「妮古是關在那裡吧?但是我昨天遇上希拉的卻是貴族別墅的南區,方向相反,即是對方不只有一個據點。」

「我們唯有分頭行事了。」愛德華率先轉了個彎,威利的屋子就在眼前了。除了他們剛剛騎來的三匹馬外,騎士團也有好幾人趕了過來,原本寧靜的住宅區一下子熱鬧了起來。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