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這樣盯著雪琳來看也讓阿修斯感到有點意外,但是已經揮出的拳頭並不會因為這樣的事情而停下來,再說阿修斯根本就不介意在背後是否有人說他卑鄙或是乘人之危。

希拉沒有哼聲的跌在地上,但希拉的視線仍是集中在已經爬起身縮到一邊去的雪琳那裡,像是要看清楚去確認什麼似的專注。

「你到底在看什麼呀?和一個強敵對打的時候因為看女人而送命難道是很過癮的事?你的腦子是垃圾做的嗎?」阿修斯雖然覺得以下剛剛下手之重希拉已經不太可能反撃而傷他毫釐,但前幾分鐘還嗜血得亂七八糟的人為什麼一看到雪琳就像變了個人似的?

這個外表年輕的傢伙不會是搞什麼一見鐘情這一套吧!不要這麼老套好不好!

「手都被你弄成這樣子了…我還能做什麼,再說……那個女人頂著這張臉,我不能下手呀!該死的。」希拉好不容易把視線轉回阿修斯的手上,他試著動脫臼的手,不過除了痛就沒有其他感覺了,就算強行托回去也暫時發揮不了什麼戰鬥力吧?

「哦!我很有興趣知道為什麼她長這樣子你就動不了手?」

「嘿嘿!我會這樣好心告訴你嗎?」

「沒所謂,你不說就永遠都不用說了。」阿修斯沒了手上的長劍,但他俐落的抬了一下腿,抽出了藏在靴子中的小刀抵住了希拉的脖子,阿修斯不是只想威脅這麼簡單,下一秒他下了勁的手眼看就是割破希拉的喉嚨了。

「等等!阿修斯等等!」雪琳焦急的叫住了正要下毒手的阿修斯,她不知所措的由剛剛躲著的角落走出來,活像根本不知道現在自己在做的是不是正確似的。

「雪琳,這種傢伙死不足惜的。死在他手下的無辜者數以百計的了。」阿修斯明白一句說話叫婦人之仁,血腥的廝殺他早就知道雪琳不適應,但該做的還是該做,他可不像其他人那樣寵她。

「我知道,阿修斯說過希拉是個殺人狂,在王國南方做過很多過份的事,但是這個人真的是希拉嗎?」

「什麼意思?」

「那個人的名字…真的是希拉嗎?」雪琳不知道自己應該如何去解釋,她也不知道的自己的推斷是不是正確,但是在阿修斯下手把那個人殺掉之前,雪琳覺得自己有責任把疑惑說出來。是因為她害怕看到血看到有人死在她面前而阻止,還是因為她相信自己那不穩定的魔力?

她不知道,就算現在她已經抖著聲音請求阿修斯停手了,她仍是不知道自己是為了哪點這樣做。

「妳是說我認錯了嗎?這傢伙…」阿修斯皺著眉,手上的力道沒有放鬆,希拉連氣也不敢大力的吸一口,那片薄刃和他的皮膚緊貼得只消他打個顫或是深呼吸口氣就會陷進他的血肉之中。

這種站在生死線上的感覺是這個有著少年外表的人從來沒有想像過會在自己身上發生的。

「希拉不是他的真名……他是冒認的…血…血淚石…沒有反應……」雪琳把她躲在櫃檯中前故意割破的手伸了出來,之前在劇場中發生的事已經讓她知道自己魔力的使用方法,只是她沒可能隨便找幾個人咒殺試試看所以成功率有多少她並不知道。

但是當她在櫃檯中默唸著希拉的名字希望盡自己的能力阻止殺人的狂攻時,她凝結起來泛著金粉光芒的淚血石沒有束縛到任何一個人的行動,帶著魔力的光流仍然活躍地在寶石中流動,雪琳唯一可以自行解釋的是,她想像阻止他行動的對象並不是叫希拉。

這樣的話這個有著年輕外表的人就不是那個殺人狂希拉本人了吧?

「喂!不想死就坦白一點!你到底是誰?」

「不就是希拉嗎?你是這樣認得的不是嗎?」

「呀…是呀!不過我是憑過去看過你的通緝畫像﹑你同伴的稱呼和你用的武器斷定你是希拉而已,在昨晚之前我並不認識你。雖然以你的年紀當殺人狂好像是年輕了點,但也不可以因為年紀就說你沒有當殺人狂的資格。」

「你就說出來吧!如果你真的不是那個希拉!你沒必要背負那些被殺呀!」雪琳隱約知道阿修斯不會手下留情,下一分鐘隨時有可能割斷希拉的喉嚨,但快被殺的偏偏不在乎似的,急死她了!

「…不用背負嗎?真的嗎?我是那個希拉的兒子哦!現在就叫希拉!沒有別的名字……而且我也不是真的沒有殺過人呀…就算她們不是在我手上死的…但我有傷害過他們呀!所以都是一樣的,殺了我吧!」希拉對雪琳的話沒什麼抵抗力一樣鬆了口說出了自己的身份,對這個少年來說,因他戴起了父親的爪刀開始,他就已經走上殺人狂的舊路,沒有回頭的餘地了,只不過提早遇到了雪琳和阿修斯,可以早一點結束他滿手血腥的生活而已。

「那個希拉有兒子嗎?」阿修斯挑了挑眉,習慣性的問身邊的人。

「阿修斯你問我我哪會知道!」

「唔……事節有點重大,這個希拉二世不能殺,但問題又來了,外面的狙擊手發現你沒有全身而退的話下次來的恐怕就不止是希拉二世了吧?」決定現在不把人殺掉之後,阿修斯就很熟練的在亂成一團的廚房中找出一綑麻繩把希拉五花大綁了起來。

「說不定的呀……特別是被他們知道了她在這裡的話……嘿哈哈…真是有趣…我本來還以為她只是個虛構的存在。誰知道是真的…而且還跑來了碧黎……」

「你是怎樣知道她的?」阿修斯聽得出希拉二世是故意把情報說出來的,不理他的目的是擾亂視聽還是什麼,他正在說的確是他們感興趣的部份。

「畫像呀!命令我辦事的人房裡有一張巨型畫像,上面畫的就是她呀!那幅畫我看過很多次,每次我多看幾秒那個人就會大發脾氣…可想而知這位小姐在那人心中地位很高不是嗎?」

「那個人是誰?」

「……」希拉閉上了嘴什麼也不肯說了。

「希拉二世,有人質嗎?」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呢!」

「我現在就去把外面的人清理乾淨,雪琳妳看著他,他有什麼動靜就拿菜刀刺他的腳,多刺幾下也沒問題。」阿修斯把手上的小刀給了雪琳,然後自己撿回跌在地上的長劍,由廚房的後窗跳了出去。

「喂…妳叫雪琳?」被綁得十分結實的希拉二世有點頹然的看著拿著小刀小心戒備的雪琳。

「是的……」

「妳真人和畫像不太似嘛…畫像比較美…」

「這…這真是很抱歉了…」

「放心,我不會對妳怎麼樣的,雖然我是殺人狂的兒子,現在也幹著見不得人的事,但是唯獨妳我不會動手的。」

「為什麼?我不認識你的呀!」

「妳不用認識我,我知道是妳這個人幫過莫藍就可以了。這份人情就算我連靈魂都賣給惡魔了都不會不還的。」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