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修斯握著手上的劍戒備著那個停在樓梯口的矮小的人,他的身高像個少年一樣,如果表情不是這麼嗜血猙獰的話說不定騙得了人他是個普通人家的孩子。但恐怕這一切都是變態殺人狂的偽裝罷了。

他現在左手戴著一副爪刀,刀刃有三支,昨晚阿修斯的背就是被這東西劃了一下。而現在那柄爪刀上還殘留著已經變得暗黑的血跡。

從那血量看來應該不只是來自阿修斯的身上。

「看來屋子裡不只有你一個呢!」

「你是狗嗎?」

「嘿嘿…如果是狗,也一定是瘋狗。」

「這麼乾脆自己是狗的人我還是第一次見。」

「有人給我殺的話我管別人叫我是人還是狗呢!我老闆的命令是要把昨晚鬧場子的人幹掉呀!所以我就來找你了。至於那個躲起來的……等我先辦到老闆的事再享用吧!」

「這你也找得來呀?我應該誇獎你?」

「什麼都好。」

「希拉,是誰從刑場救你出來的?」阿修斯歛起不正經的表情瞪著希拉,持劍的人一揚打掉了幾支希拉投過來的尖針,下一個動作他已經不得不回身用有勉強的姿勢格下希拉的爪刀。

兩人僵持沒多久就分開了,希拉輕巧的向後跳開,和阿修斯拉開了距離,而阿修斯凝神準備攻擊的時候,由窗外襲來的弩箭再次破空釘在牆上,阿修斯的步伐只能硬生生的停在原地。

「嘿嘿!這樣很棒吧!獵物的活動範圍被限制,這我才享受得了殺人的樂趣嘛!」

「光是聽你這留話就令我想起久斯那個變態。」

「請不要把我和紅月那位先生相提並論呢!久斯只是對某個特定對象有虐殺的執念而已,而我可是個十分公平的人,對任何人我都平等對待的呀!」

「呀!那真是辛苦了。不過我這個人沒有濫交的興趣。」阿修斯和希拉對峙的時候還分心瞄了瞄窗外,狙擊的人很明顯是希拉示意為了不讓他自由地在屋裡移動才發箭,如果在衝上前攻擊的時候被弩箭攻擊的話,不是他無視弩箭照樣攻過去最多中個一箭,再不是就是為了擋箭而打斷了自己的攻擊。

兩個方法的後果都可能會被希拉佔盡上風。太划算不來了!

相反沒有這樣顧慮的希拉卻興致勃勃的撲上前不斷的攻擊阿修斯,三支爪刀不停和阿修斯的長劍擊出震人心弦的金屬碰撞聲。

「怪不得昨晚會被你逃掉。」

「如果不是在這麼小的地方,我們會打得更加愉怏吧?要換個地方嗎?你的爪刀和這裡也發揮不了威力吧?」

「我不會上當的呢!你想把我引出去好讓躲起來的那個人安全一點嗎?不要呢!」希拉轉了轉眼睛一臉壞主意似的藉著弩箭的配合越過阿修斯的阻攔來到了雪琳躲藏的廚房。

廚房能躲人的地方不多,阿修斯心裡有點擔心雪琳被希拉找到,但是他也知道如果現在自己露出更多擔心或是視線不小心瞟向了雪琳的藏身之處的話那雪琳就真的危險了。

「躲在這的是女人吧?嘿嘿…」希拉邊說的時候邊把手上的爪刀刺進地上一列櫃子,還暴力又惡意的橫著拖出,要是裡面真的藏了個人的話恐怕必定會得到一身的致命傷。

但是希拉抽出來的爪刀上一點血跡也沒有,沒見到新鮮的血而感到十分失望的希拉洩忿似的用力踢了那列已經破爛兮兮的櫃門幾下,裡面放著的廚具器皿紛紛滾了出來。

「你不要再鬧了!敢找上門來還這樣囂張!」阿修斯壓下身邊用最快的速度衝到廚房那邊,廚房沒有大得足以讓人用弩箭狙擊人的門窗,角度也不容許人這樣做。而阿修斯這次的速度是勝過了狙擊手的反應,一旦沒了被放箭的後顧之憂,阿修斯的長劍立即讓希拉後退好好幾步,先前的優勢眼看就被逆轉了。

「嘖!」希拉也歛起玩鬧的心神和阿修斯一招接一招,用爪刀的他攻擊距離比阿修斯短,而心態扭曲的他也不太在意自己會不會被阿修斯砍中似的不斷殺入阿修斯的身前,他自毀式的攻擊的確讓阿修斯很頭痛,因為阿修斯想抓活口好問出是誰放了這個希拉出來更讓他聽自己的命令行事。

殺人狂怎樣看都不應該會聽人的指示行動的。

「嘖!該死!」廚房的空間不利阿修斯的攻擊,而他背上的傷也因為頻繁的攻擊的動作而裂開了,而那傷影響了他的動作,只是慢了一秒希拉另一隻手摸出來的匕首就在他的臉上劃了一下。血珠子隨著冷刃濺了起來。

「呵呵呵呵!我就是喜歡血的顏色呀!」希拉扭曲的笑著,但他沒有繼續追撃反而把手上的匕首射向牆上的吊櫃。

「藏起來的美人是在這裡吧!」希拉雖然矮小但跳躍力也算驚人,他輕輕一跳就足以攀到扣了在吊櫃門板的匕首隨勢拉開了那道門。

然後他和一雙藍色的眸子對上。

一雙沒有特別驚慌惶恐但顯得很意外的眸子,像是玻璃珠一樣的藍色眼眸動也不動的看著他,她正摀著自己的嘴不讓自己發出聲音。有一剎那希拉震了震,這樣的猶豫在阿修斯的角度就是極好的機會,希拉發現阿修斯的長劍揮過來的時候才避已經遲了一步,長劍在希拉的肩頭劃出了一道血口。

「雪琳妳不要動!」

「真有你的……」希拉跳到一角伸手抹了一把肩上的血,然後很變態地把滿是血的手指送到嘴裡。「而且還是一個珍貴的魔族小姐。把她帶回去老闆也會很高興……」

「少廢話了。我會讓你這樣做嗎?」阿修斯一手把手上的長劍甩出去,『鏘』的一聲被希拉的爪刀打飛開去,但是這只是佯攻,當希拉以為這只是阿修斯不惜拋棄武器的絕地反撃時,一個厚實的上勾拳狠狠的撃到希拉的下巴。矮小的殺人狂帶著愕然的表情被打飛出去,他沒來得及做任何調整姿勢肚腹已經又被一記重腳踢中。

「混蛋,以為我只會用劍是你白痴!」阿修斯跳到希拉的前面,伸手就拉起他戴著爪刀的手往後反,硬生生的把殺人狂的手臂拉至脫臼。

「唔……」希拉悶聲一哼沒有慘叫出來,像是有所覺悟自己被抓到一定難逃一死般,雖然有掙扎但是並沒有開聲喚外邊埋伏的人過來救他。一切就像是他對過往下手殺過的人如果呼天搶地般呼喊也不會有用,最後等待的只有死亡。

骨頭脫位的聲音讓人覺得有點噁心,雪琳在吊櫃上聽得嚇了一跳,正因為她有點妄動的動作加上櫃門已經被破壞的現在,她半個身子都跌出來了。

「呀!!!」尖叫了一聲之後人就由吊櫃掉了下來,痛得雪琳眼淚都冒了出來。

希拉呆掉了似的看著雪琳由地上爬起身,然後他動也不動的看著她,甚至沒有理會正又要毒打他的阿修斯一眼。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