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修斯沒有使用樓上屬於威利的房間,只是在他的房間中翻出了一條備用的氈子披在身上然後靠在空無一物的客廳一角假寐,而雪琳則是拿著一柄短劍努力的練習著昨晚菲文教過的動作。

她的所有動作看在阿修斯眼中都幼嫩得很,每一個動作都充滿破綻,以她這樣的天份和進度,再練個三五年恐怕也沒有什麼成就。但是阿修斯欣賞她肯嘗試。

人族的傭兵當中女人只佔少數,如果是帝國出身的女傭兵也會倚仗自身的魔力而忽略鍛鍊身體和劍技,當然他的妮古是個異例中的異例,她由孩提時期就因為身份的關係學習過各式各樣的事物,加上個性使然,遇上她的時候妮古已經是個可以和他對峙的女強人了。不只是身手強,手段也很強。

如果把妮古的實力和雪琳相比,雪琳絕對會被秒殺,連血之魔力都沒來得及就被幹掉了吧?但是阿修斯不會對雪琳說任何撥冷水的話。因為他欣賞知道自己想怎樣或是努力去達成某些目的的人。

雪琳算是後者吧!弱得不像話的少女為了不給身邊的人麻煩去學習用劍自保,也去面對死亡。很不錯的了。

「妳揮刀之類得注意腳步吧?看妳搖搖晃晃的劍沒揮出去就先跌倒了。」

「呀…我就是平衡感不太好,手腳又好像不太協調……」雪琳紅著臉說,她以為阿修斯睡著了的說,誰知自己笨拙的樣子全被看到了。

「是太心急吧?笨蛋。」阿修斯瞇起眼打了個呵欠,然後很瀟洒的站了起身拔出他喜愛的長劍。

「注意一下自己的重心,不過太向前傾了。把前腳踏死了行動力會大打折扣,還有把頭伸出去好讓人砍嗎?笨!」

「哦!是這樣嗎?」雪琳學著調整站姿,雖然剛入門的她還沒有感覺到有什麼不同,但阿修斯的厲害她已經見識過很多次,聽著總沒壞處的。

「算是吧?不要彎腰了。不過……這是騎士劍的姿態,那些傢伙不拿騎槍倒是很喜歡又盾又劍的重武裝,妳有個認知就可以了吧?愛德華之後不是會再教妳嗎?別的不說,愛德華用劍很厲害的。」

「上次他不是被阿修斯打敗抓著回來嗎?想不到阿修斯會稱讚他呢!」雪琳有點意外的說,她只是知道他們都很強,但那麼強已經不是她分析得到的了,誰強一點她分辨不出來。

「嘖!那次他根本就知道背後是妮古要找他,他鬧了一會就收手沒打啦!雖說動真格打起來我覺得結果都是一樣。怎麼?難道妳覺得愛德華很弱嗎?」

「不是。你們每一個都很厲害。……我說真的。」說了出口才覺得這讚賞太籠統誠意不足,最後又認真的補上了一句,然後惹得阿修斯大聲的笑著。

「這個當然了,最強的當然是我。妳的騎士也不弱,只不過在騎士團中薰陶太久了,用劍的方法像是固定了模式似的。不過他是個少有帶魔力的人族劍士呢!有機會我也想和他比一下呀!」

「呀…這樣…」會有危險。雪琳心底不禁生出無限的擔心,如果阿修斯和菲文動真格比武的話,如果愛德華也滲一腳過去的話給他們一個廣場都可能不夠。

「妳那是什麼表情?這陣子對妳友善點就不我放眼內了嗎?」阿修斯瞟了雪琳一眼,大有回復當初對付她的樣子。

「我沒有啦!」

「哼哼!有菲文和愛德華做靠山是不同點的呢!膽子都大不小了。」

「為…為什麼要拉到他們身上去了。」心一驚,話題被轉到她和那兩位的身上讓雪琳很點不太自在。

「哦…喜歡就是喜歡,妳選了菲文,不過並不討厭愛德華,我不覺得這有什麼問題。」

「吓…這是花心吧?」雪琳眼睛睜得大大的,第一個感想是難怪過去有男朋友的朋友都會說男人花心是天性,原來是真的!看阿修斯說得多麼的自然,如果被妮古聽到的話會不會吃醋打起來?

「算花心嗎?」阿修斯反問,還問得很認真。

「不是嗎?」雪琳無奈的說。

「我覺得不算。喜歡和愛有分別不是嗎?層次的問題吧?但那不是容易分辨得出來就是了。」

「吓?愛…愛不愛什麼的……」為什麼每次和阿修斯單獨在一起都會討論起這麼深入的問題?為什麼阿修斯會是一個咨詢的角色?為什麼她要和一位男性討論自己的戀愛煩惱?

怎樣看都很奇怪吧?阿修斯那種個性和靜靜聽人說話的兄長角色完全貼不上邊。但自己就是很自然就和他聊起來了。

「愛是一樣很奇妙的事呢!」

「呃……」雪琳覺得越來越詭異了,為什麼她覺得下一秒阿修斯會開始唸詩?

「為了所愛之人,要我做什麼都可以的呀!」

「呃……唔……」

「妳好像不太明白呢!不過也是呢!過多陣子再思考一下就好。」阿修斯一說完沒多久就閃身撲到雪琳的面前把她一把抄起推到廚房之中,同一時間三支手指粗的長弩箭釘在了對著窗戶的牆壁上。箭尾還因為強大的衝力在晃動,如果射中人的話恐怕會一箭斃命。

「什…什麼……」跌在地上的雪琳呆然的看著那三支粗壯的大箭,她根本不能相信聊得好好的會突然被偷襲。推她之前阿修斯也沒有表現出任何的異樣,事情來得太突然了!她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但是經過先前向種的事情,她也不會慌張失措到亂叫。

「聊天時間要結束了。有客人上門,雪琳妳還是找個地方躲起來比較好。妳的頭髮會暴露妳的身份。」阿修斯把廚房一列廚櫃打開,自己一個人住的威利家中的廚房用品本就少得可憐,他連東西都不必移動就可以把雪琳塞進去了。

「阿修斯…等等…」

「妳可不要出聲呀!來尋仇的不是普通人,是個很麻煩的傢伙,不過忍一忍他們也得退吧?大白天的鬧事他們也太不懂事了。」阿修斯把廚櫃的門關上後閃身到窗戶看不到的角落。

他不擅長像尼古拉或是愛德華那樣的伏擊,他喜歡正面攻擊,所以由圍攻是他最不喜歡的戰鬥方式,越打他的脾氣就會越壞,下手就越不知分寸。

不過那個叫希拉的傢伙果真是個殺人狂。阿修斯小心的由自己身在的位置看出去,對面的屋頂上就伏著兩個拿著弩箭的狙擊手。但是沒有看到其他人了,也沒有感覺到有很明顯的殺意。

阿修斯試著走了幾步,果然好他所料他的影子一出現在窗邊對方就朝屋內射箭,大有不讓他們移動一步的感覺。

「這樣擅闖民宅是犯法的。」阿修斯猜到對方為什麼要這樣做了,不讓他出去就是要把他關在屋內作困獸鬥,敵人不是在外面而是一早就澗進來了吧?

「嘿嘿嘿嘿…」陰沈的笑聲由屋子的二樓漸漸響起,由阿修斯所在的地方沒有辦法看得到樓梯的狀況,但是他沒有聽到腳步聲,對方似乎在二樓的樓梯口並沒有走下來。

「是希拉吧?」

「嘿嘿…上次你逃得掉,還認得出我,你果然是個有趣的傢伙呀!」

「你也果然是個真真正正的變態呀!追上來殺我源口嗎?」

「這個是其中一個原因吧?我現在很想看看昨天晚上留在你背上的傷痕呀!那一定很棒,我昨晚還沒欣賞夠就被你逃了,很不甘心呀!很久沒有人能從我手底下逃得掉了。」陰森的聲音帶著扭曲的笑意響起,地上開始傳出一道道被硬物刨刮的刺耳聲音。

然後阿修斯再看到那個變態的傢伙……殺人狂希拉。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