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睡晚了!」五個人擠在一張最多給四個人用的餐桌上顯得十分擠迫,如果擠著的五人都是女孩子的話還好,可惜現在五個之中有四個是大男人,即使身材再修長也十分佔位置。

「這不是什麼大事,又沒說一定得在什麼時候起床。我還打算等會回去睡回籠覺呀!」阿修斯拿著屬於自己的麵包有一口沒一口咬著,他的樣子完全是食之無味的樣子。

「等女士本就是紳士該做的事。」身體的麻痺退去了的愛德華也看著眼前的麵包遲遲沒有動手。

「雪琳多吃點……」菲文很點艱澀的說。

餐桌的氣氛很點怪異,威利由頭到尾一句話都沒有說,只不是高大的他有一定的存在感,要不是雪琳會忘了他的存在。

「這很難多吃點吧……威利…你不會煮還買那堆食物回來是耍我們有得看沒得吃,好折磨我的精神嗎?」

「絕對沒有這回事。是阿修斯大人你下命令我不准過去廚房一步。」威利輕輕皺了眉,似乎阿修斯不准他進廚房的事讓他有點介意。

「我才不要吃你煮的…煮出來的絕對比軍隊的乾糧更不好吃。」

「………」

這樣說好像有點過份吧?我們好歹是威利收留的,而且現在吃的都是他張羅回來的呀!愛德華和菲文不約而同的瞪了阿修斯一眼,雖然對阿修斯來說被瞪根本不痛不癢,而且他是打定主意死也不讓威利開火,他這樣堅持絕對是為了大家好!

雪琳茫然的聽著他們的對話,剛剛下樓來的她完全不明所以的就被塞了一杯水和麵包,明明廚房那邊還看得到一堆新鮮的蔬菜和肉,為什麼要這麼慘白開水配麵包?

「不如……」

「嗯?雪琳不要為威利說好話,如果妳也吃過他做的飯,我保證妳也會像我現在堅定不移。」

「不…我是想說…不介意的話…簡單的湯之類我還是會做的…有材料不是嗎?」

「哦!好好好!雪琳一於去試試!怎樣想都一定會比威利做的來得好。」聽到有人自動請纓去做飯,阿修斯立即放下手上的麵包連忙把救星請進廚房,還親切的把有需要用的用具都幫忙翻出來了。

「阿修斯大人…我不認為我做的飯有難吃到那個程度。」看到阿修斯滿足的由廚房回來,而裡邊開始傳出洗東西和切菜的聲音後,一直沈默著任由阿修斯損他的威利終於開口抱怨了一小句。

「那麼…在我去了公國旅行之後威利你平時有開火的嗎?」

「…沒有。」

「看…你自己也不想吃自己做的飯…這怪不得我吧?當年由家裡出來後吃你做的飯我可沒忘記有足足兩個星期我完全沒了味覺。」

「沒有這麼誇張吧?」愛德華不可置信的看了的威利,到底是什麼料理可以讓人喪失味覺兩星期!

「威利這傢伙呀…給他什麼都好絕對會煮出紅色的東西…包準你們吃一次也會和我同一命運。」

「那次是因為阿修斯大人說要往北走到雪山去,所以我才準備了有利禦寒的食物。」

「嗯。我明白你的苦心,但五大隻一級大辣椒太誇張了。」

「哦………」總算明白了為什麼阿修斯對威利的料理有抗拒的真相,愛德華和菲文心裡都為阿修斯抹了一把冷汗,吃了五隻一級大辣椒只是沒了味覺兩星期算是小事的了,別人用這食材,切一丁點已經可以讓食物辣到流眼淚。

「……」或許是想到了那五隻辣椒也令自己有一定影響,威利沒有再反駁了。

「我們不要繞著辣椒轉了。趁雪琳在廚房在忙,我們研究一下現在要怎樣做吧?妮古的訊息是說除了她之外還有買個女人被抓吧?」

「三個少女,一個女孩。看守她們的人像有點身份人士的護衛,劍上有飾紋,但她不知道是什麼家族。」

「哦!這個碧黎有什麼變態特別喜歡混血少女嗎?」

「不清楚。」

「所以你不是應該去打探的嗎?」

「讓威利先生去恐怕容易打草驚蛇,他在碧黎已經待了很久了吧?他突然關心這些事太奇怪了。而且我得到的情報說王國的騎士團有幾個不得了的人物來了碧黎,雖然沒探聽到他們來這裡是有什麼事,但是不難想像某程度上會和這年事有關似的。」

「騎士團的大人物?如果有這樣的人來到我不可能不知道的。」威利狐疑的說。

「會不會是在船上遇到的那位沙利……」菲文第一時間就想到威廉和維克兩個了。

「等等!菲文!等等!」見那個名字被提出來了,阿修斯有點狼狽的想用自己看叫聲掩飾過去。

「沙利…是沙利安夫人嗎?」

「不要!」

「是的。」

菲文的回答和阿修斯的悲鳴同一時間響起,悽慘的聲音連在廚房忙著的雪琳都不禁好奇的探頭察看。

「阿修斯大人。」

「……什麼?」

「既然是同一艘船,你有去向沙利安夫人請安嗎?」

「現在我還有事在忙…不去了啦!反正我又沒讓她知道我在這。」言下之意是他沒有打算去請安。

「這樣說的話威廉和維克都回來碧黎了吧?他們經碧黎和夫人到公國去的時候有和我打招呼。」

「呀…哈哈哈…哈哈哈!」

「請不要用笑聲掩飾,這一招已經沒用的了。阿修斯大人。」威利輕嘆了口氣。

「有什麼都等我把妮古找回來再說,總之我會讓夫人安心的啦!」

「阿修斯大人一日不回王國,夫人都不可能安心。」

「這話題打住了。現在,由我說一下情報,威利幫我去查一下這個鈕釦上的紋章是屬於那一家,另外,給我弄清楚為什麼出沒過在王國南部的殺人狂希拉為什麼會在碧黎。」

「希拉!」菲文大吃一驚,這個名字曾經讓王國南部的住民夜不成眠,沒有任何目的,不是求財,只是尋求殺人的樂趣而襲擊走夜路的人,但這個危險人物應該已經被處死了才對。」

「希拉三年前已經伏法……」威利的眉頭攢得很深,這個名字的確讓他也覺得事情值得深思了。

「呀!那麼我昨晚是見鬼了?他那支臂爪是假的嗎?我背上還很痛的說。」阿修斯一臉不馴的說,昨晚要不是不能太大動作把警備隊驚動又要對付希拉和他的一黨爪牙,想也有氣了。

「背上?很痛?」威利的臉色霎時變得很黑。

「阿修斯你自己露餡了。」愛德華嘆了口氣,然後拉過菲文美其名幫忙,實際上是躲避麻煩的閃進了廚房。

「他們兩個沒事吧?」雪琳全聽到他們說的話,包括現在威利充滿怒氣的聲音和阿修斯爭辯的聲音「

「沒事。菲文有點無奈的笑了一個,然後接過雪琳手上的刀子幫忙切東西。

「他們兩個太久沒見,現在正聯絡感情呢!」愛德華的戲般倚在門邊看著外邊快要開演的全武行。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