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那些X的……他XXOO@%#$&@$#

「阿修斯大人,在夫人的宅第之中請不要說髒話好嗎?還有邊吃邊說好像……」拿著一個銀製燭台放到一個大宅裡的廚房角落,原本廚房這樣的工作間並不是維克這樣高階的侍從會來的地方,但為了眼前咬著牛排撕著麵包說髒話還要是不請自來的客人,他也只好屈就一下了。

「我現在氣在上頭,連髒話都不讓我說你是想我活生生悶死嗎?」說完阿修斯又咕嚕咕嚕的抄起桌上的酒杯大口大口的喝著。

「您手上的陳年佳釀不是讓人用灌的。」

「沒人叫你給我這種高級品。」投訴無用,乾脆把責任扔到提供者身上去。

「如果我給阿修斯大人享用次等的食物,被威廉知道我的皮會少掉一層的。雖說現在我沒有通知他您來了的事已經足以讓我被剝皮了。」嘴上雖然在抱怨一瓶昂貴餐酒被對牛彈琴的人喝掉了,但他還是十分盡責的為見了底的酒杯重新添酒。

「謝謝你這一餐。」阿修斯抓過餐巾抹抹嘴,拿起放在身邊的長劍起走就要走了。

「不可以。阿修斯大人!」維克一個閃身擋在阿修斯的前方。

「別煩了,你擋我照揍你的呀!」說完粗暴的金髮男子果真掄起拳頭了。

「阿修斯大人真要揍我也不敢避,但是在那之前請您先包紮好身上的傷口,換一套衣服再走。」

「這傷不礙事的。」阿修斯若無其事的瞄了瞄自己手臂上隨便用手帕包起來止血的傷口,而維克說的不是他手上的傷這麼簡單。

在阿修斯的背上就有三道平衝的傷痕,雖然沒有見骨只能算是劃傷,但是任誰都知道如果這幾道傷痕割深一點會有什麼後果,偏偏背著這些傷痕的人類剛才還毫不理會的咬著牛扒喝酒,更沒有處理的打算。更別說和他身上的傷相應而顯得破破爛爛的衣服。

「被威利兄長知道的話……」維克死不讓開,阿修斯又不能真的把他揍到牆角,兩個人陷入了膠著狀態,但當維克提到威利.那拉亞的名字時,阿修斯立即擺出極難看的臉色妥協了。

「好了好了!我包紮就是了!這可以了吧!」要是因為他不就範讓維克把他那個麻煩的威利大哥找來這裡,不只好不容易撇掉他去幫菲文的主意會被打壞,威利一來一定會驚動這個大宅的主人,他現在還沒有打算和沙利安夫人打照臉呀!

「這自然最好。」和維克相似的聲音公式化的響起,維克全身毛管都豎了起來,他僵硬的把臉轉過去聲音的方向,然後像是見鬼似的叫了出來。

「威廉!」在維克的驚呼下,同樣拿著燭架,但燭光由下而上照在面上顯得陰沉又可怕的威廉的臉站在下來廚房的樓梯上。

「維克你竟然敢瞞我?阿修斯大人身上發生了這樣的事!」公式加上有點陰沈怒意的聲音隨著威廉的步伐響起,而當威廉走進了廚房看到阿修斯身上的狼狽時,他的神色也跟著緊縮了起來。

「是我要他不要說的,就不是點小傷嗎?別大驚小怪,想把夫人吵出來嗎?」

「雖然我也不希望夫人看到阿修斯大人現在的樣子,不過請恕我無法認同阿修斯大人的話。」說完威廉脫下了白色的手套,一把扯下阿修斯的破布。

「喂!」

「阿修斯大人的騎士評級是多少級了?」威廉把燭台放在桌子上,然後吩咐維克去張羅包紮的物品。

「這麼多年了哪記得啦!」阿修斯不耐煩的說,早知道就不負傷跑到這裡躲一躲順便替肚皮補級了!

「您是頂級實力的傭兵,換成騎士的考核不用說絕對是高階,鬥氣也收放自如。這樣的您竟然會落得這一身的傷,阿修斯大人還說得出口您遇到的只是小事嗎?」

「……」阿修斯厲起眼神瞪了威廉一眼,那拉亞三兄弟三個人個性都不同,他嫌威利對他的監管和雞婆,不喜歡威廉的精明,還有維克的扮豬吃老虎,這三兄弟對他來說都是歸類在少見為妙的行列中。

「你們兩個又來了。……狩獵魔女。這是近三個月來碧黎城中一起很嚴重的事件。阿修斯大人插手到這事上了吧?」維克很快就拿著藥品回來了,一看到阿修斯和威廉兩個沈默地看著對方就知道他們大概是談不攏了。與其等會阿修斯耐不住吵起來或是大打出手,不如早點招出他們的任務好了。

「我就知道,你們叫菲文去查也只過是不想你們兩個的存在這麼早就曝光不是嗎?你們大概沒想到在船上那幫人就會對雪琳或是妮古出手。」

「阿修斯大人不要把我們說得像是有心利用你或是蘭森先生呀!我當初的確是認為那是獨立事件,對方的確是沖著那位特殊的魔族少女的。」維克嘟嚷的說,他有點抱怨的瞪了威廉一眼,這個雙胞兄弟永遠在阿修斯面前都會先扔他出去送死。

「沙利安夫人又是怎麼一回事,你們是有任務在身她的安全就會有別的人去負責不是嗎?為什麼你們邊出任務又待在她身邊了。別想要騙我,你知道後果的呀!」一邊恐嚇一邊把手指弄出『咔咔』的聲響,阿修斯絲毫沒有傷者的自覺,也讓替他消毒包紮的維克很頭大。

「真是怨枉呀!我們的確是喬裝夫人的管事出國轉了一圈,不過遇上阿修斯大人你們我們也是始料未及的。」

「就當我信你們好了。狩獵魔女是怎麼一回事?」

「三個月前開始多了有王國境內混血的少女被抓,初初是一些沒有魔族特徵,可能是隔代血緣的少女,但漸漸發生了有黑髮的混血少女由國外被綁了過來。而目前的失蹤名單上已經有幾個是和大商會高層有關係的女眷,再發展下去會演變成國際問題。所以我和維克被吩咐回來的時候要看看情況。」威廉接回了話題一本正經的說。

「呀…三個月?我在公國沒有聽到這樣的消息…在什麼地點發生的了?」

「大部份都不是在韋尼斯港發生的,好像是散佈在公國向地發生,維納羅城﹑亞加勒城﹑還有……」

「你說維納羅城也有發生?」阿修斯開始納悶起來了,他和妮古早就因為查探雪琳的事在維納羅出入過一段時間,那期間沒有聽過這樣的消息,就算那時是一件半件事件還沒引起公會注意,但是在韋尼斯有這麼大個公會分部沒可能這樣的情報也沒聽過吧?

「是的。是有什麼問題嗎?」

「我在奇怪為什麼公國都沒有消息出來了。」

「公國的官員也怕鬧大了吧?畢竟公國惹不起王國。說起來,蘭森先生來說船上抓不到那些人時神色有點緊張……阿修斯大人為什麼會單獨行動?」

「威廉你現在才問這個問題嗎?」好不容易處理好阿修斯手臂上的傷的維克無奈的嘆了口氣。

「我在找真正的魔女呀!」

「吓?」

「魔女自己跑進去籠子裡去了。」阿修斯這次真的是沒好氣的回答了,要不是他追蹤到綁匪出沒的地方,他就不會和一群身手不弱的人群毆了。

「吓?」兩兄弟一樣的臉一同擺出一張傻相。

「喂!很痛呀!別紮得這麼緊!」

「噢!很抱歉。」維克邊說,手上敷藥物的手卻加重了力度拍到阿修斯的背上。

「該死的!謀殺呀!」阿修斯的背火辣辣的痛,眼神惡狠狠的瞪著眼前的雙子兄弟。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