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喜歡妳。」

把她摟在懷中,她的唇軟軟的,人也是香的。奪去她的唇就像在她身上烙下自己的所有權一樣,愛德華向他的宣戰的陰霾也因為這個吻而消散了。

「那…那有人突然…就吻上來的呀?」把額頭擱在菲文的肩膀上,雪琳羞得不想見人的嘟嚷著。不是說這樣不夠浪漫啦!只是她沒有心理準備,來得太突然令她措手不及。

竟然吻了上來才說出喜歡兩個字,之後也不避嫌的抱著她。菲文的作風為什麼變得這麼大膽了?

「抱歉…我心急了。其實我會怕妳被人搶走了。」

「菲文是說愛德華的事嗎?」在菲文的懷中抬起頭,雪琳有點試探似的問。

「看來妳察覺到他喜歡妳?」

「嗯。」

「他和我說,應該說是警告我,我一放手他就會把妳搶去的了。」現在回想一下,都不知道愛德華是不是故意在他要回到王國土地的現在故意這樣做的。他應該知道他不可能讓他的呀!

「呀!那你和他……」雪琳嚇了一跳,一下子就想到他們兩個會大打出手的畫面了。

「沒事,沒有打起來。」

菲文的回答沒有讓雪琳感到一點點的安心,菲文的回答就像是他想打,不過最後沒出手似的。

「愛德華不算是壞人。還好相處的……」雪琳邊說邊留意著菲文的表情,他知道在剛剛告白的對象面前偉起別的男性是很不好的主意,但是私心的她不希望菲文和愛德華兩個人交惡。

「我欣賞他的實力。個性上雖然不能用好來形容。」菲文心情複雜的說,撇開愛德華動起手來很有可能殺紅了眼這個問題,愛德華這個人並沒有引起菲文太多的反感。兩個人之間亦敵亦友,目前並同的目標大概就是雪琳的安全吧?沒了這個共同點恐怕他們之間會變成見一次打一次。

而他一定會想盡辦法報回那次的一戰之仇。

「我可不想由情敵口中聽到有關自己的評價呢!情緒會變得很複雜的。」愛德華由遠一點的地方走過來,身上仍是穿著他那件特製外套,而他也有帶著裝飾性比較大的長劍。

「愛德華!你什麼時候在那裡的?」會打起來的!如果愛德華是由一開始看到現在的話,他會不會又和菲文打起來?

雪琳聽到那不慍不火的的聲音響起不驚感到一陣心驚,她有一下子好像自己做了什麼錯事被人當場抓包似的。轉動僵硬了的脖子看過去,果然看到那個染了一頭月牙色頭髮的愛德華遠遠地站在一邊,臉上沒什麼表情。

「很久了。騎士先生大意了,竟然沒發現我走到附近。」斜斜的瞪了菲文一眼,愛德華仍是沒有什麼特別表情的站在他們面前。態度表現得完全不像一個感情出局的人。

「你要故意藏起氣息接近,到底有多少人可以察覺得到?」

「早知道剛才就潛過來突撃了。」

「你才不屑這樣做吧?」菲文靠著不知從何而來的自信說。

愛德華勾起了一個笑容,然後沒有詢問雪琳和的意見就坐在她的旁邊,三個有感情瓜葛的人坐在一起絕對是令人覺得詭異的場面。雪琳夾在中間不知所措的看著坐在她兩邊的男人。他們兩個都故意不看對方,什麼話都沒說,好像會感到尷尬的只她一個似的。

「那個……」

她才開了口,愛德華就把手放到她的頭頂撫了撫。雪琳覺得現在這情況就像靠在他身邊的貓咪或是狗狗要引起主人注意似的發出低叫聲,然後主人安撫似的撫摸寵物的頭頂。

咦!怎麼把自己套進寵物的角色了!心驚之餘雪琳偷偷看了看愛德華的表情,他總算回復了一臉貴族標準的高雅微笑。她看向另一邊,菲文沒有笑,但也沒有皺眉頭。

這兩個人到底是想怎樣了?

「騎士先生這個人還真是得給你點壓力才會有行動。」

「你還廳可以這麼冷靜的說這樣的話嗎?」

「沒聽到寶貝說嗎?選擇權在她手上,她不選我又可以怎樣?殺了你嗎?就算把你割成一片片寶貝也不見得愛上我呢!」

「可不可以不要說得這麼血腥……」雪琳的抗議立即就遭到無視了。

「那麼你現在是打算來把我削成肉片?」

「別說笑了。我只是不想和老頭子待在同一個房間太久才出來透透氣,誰知道這麼不幸什麼都聽到了又什麼都看到了。」

「愛德華…那個……」

「寶貝什麼都不用說,也不要用這種表情看著我。妳現在不選我,說不定將來會選呢!只是妳旁邊那個傢伙有什麼做得不好的,或是妳不要他了。這樣的機會我可不會放過。」

「呃……這樣說很不吉利。這麼快就被人詛咒分手了嗎?」雪琳一下子像是賠笑的說,可是想到自己不應該在被變相拒絕了的男性友人面前這樣做時自己的臉頰已經被輕輕掐住了。

「不過我真沒想到自己差點就被寶貝發好人卡。一個殺手被人發好人卡出局真是可怕的事。總之,妳膽敢對我說我是個好人的話,我就不放過妳的了。」

「呀…愛德華…我只是……」

「唔…無論怎樣都好,我都覺得自己受傷害了。寶貝要怎樣補償我?」愛德華當菲文透明似的放肆地勾住雪琳的下巴。

「吓?補償…呃…對不起……」不能說他是好人的話,那麼道歉他會消氣吧?

「光說對不起不行呢!我的心靈受到了創傷…我想想……」愛德華瞇起假的線眼,然後趁雪琳呆呆看著他不的時候親了她一下。

不是親額頭親臉頰,而是剛剛菲文親過的她的嘴唇。雪琳嚇得連忙伸手推他,而菲文也跳了起來下一秒就會撲到愛德華身上的樣子。

「這樣的話我就把妳拒絕我今天的告白的事一筆勾消吧!」

「你這個混蛋!」

「別氣別氣!第一個親寶貝的是你不是嗎?我又沒搶先你可別拿劍砍我,我會還手的。再說,就算寶貝拒絕了我,這陣子還得和我待在一起的呀!放心啦!我也不會做什麼會嚇壞寶貝的事。」愛德華惡質的撫過自己的嘴唇像是回味似的,滿意的看到雪琳摀著自己的嘴像是受驚的小兔子般。

「你要是對她做出什麼……」殺氣頓時由菲文身上散發出來。

「要做的話早就做了!那會等到今天讓你對她告白?你們兩個都快點回船艙各自睡覺去!」

看著氣呼呼的菲文把雪琳帶回去船艙後,愛德華把身體靠在長椅上呼了口氣。

「真是的。出局了。」撤下紳士的表情,愛德華有點目無表情的看著無星的夜空發了一會兒呆。

「算了。反正一開始就不覺得會有什麼成果。」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