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琳的話在菲文的耳中炸了開來,一句『我想見你』把他的所有反應都抹殺掉了。想向她說教的內容又好,還在糾結的煩惱都好,都因為這一句說話煙消雲散了。

兩個人之間的氣氛好像變得有點尷尬,她仍是低著頭,但是看到她的耳朵變得紅紅的,菲文知道自己應該說些什麼,不能讓女士這樣難堪,但是一時之間他的腦海一片空白。

「菲文?」雪琳早菲文沒耐性,見他這麼久出聲太奇怪了,這樣她這麼主動來找他還說出口說想出他好像太過自作多情似的。

「呀…唔…」沒有預想到雪琳會這麼快抬頭看他,菲文有點後知後覺的尷尬起來,淡淡的紅暈在他臉上浮現,雪琳身一次看到菲文這樣的樣子,不像平時克制有禮的他,臉紅了的菲文讓她不由自主想用『可愛』來形容。

看到這樣的他雪琳現在才覺得安心了一點,菲文並不是討厭了自己才不只一次迴避她的視線。

「咳咳…下次千萬不可以自己一個人走出來,無論如何女士都不應該單獨在夜晚出門的。」清了清喉嚨吸了幾口氣,菲文盡可能的不讓自己臉上的熱度再昇高,但雪琳那一句的殺傷力真的很大,被一個女生在夜晚單獨走到自己的房門前說想見你,這是多麼令人容易誤會的情況!

「那菲文陪我?」拉著他手臂的力度不自覺的緊了些,雪琳靠到菲文的身邊像個撒嬌的小情人似的,一副你不依她就哭鬧似的。

「那妳想我陪妳做什麼?」菲文看著雪琳就覺得她好像有點焦急似的,好像現在來找他是不能有任何拖延的事。

「當是晚上的散步…好不好?」雪琳得寸進尺的要求,她真的很想和菲文獨處一會兒,所以晚餐後她費了很多時間說動妮古讓她過來找菲文,也讓妮古不要讓愛德華知道。

「好。那走一趟我再送妳回房間。」點了點頭後菲文沒有伸出手臂讓雪琳圈,反而直接拉過雪琳的手牽著走了。雪琳這下子真的安心了。

菲文帶著雪琳來到甲板上,但他沒有走上風大的上層甲板,在一個沒太當風的下層菲文找到一個讓客人休憩的地方,正好茶几長椅一應俱全。

「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一坐下菲文就直接的問了。

「菲文為什麼這樣說?」有點心虛的移開視線,雪琳沒有辦法把愛德華向她暗示的事說出口。

「雖然妳做過不少讓人擔心的事,但平時妳都很有分寸的,讓妳明知道有人想綁妳的情況下還要一個人來找我一定有什麼事發生了。我說的對嗎?」

「呃…」雪琳茫然的看著菲文,好像聯想不到自己做過什麼讓人擔心似的。

「由學院逃出去,衝出來擋飛刀之類…」

「那…那些都是迫不得已的呀!」被人翻了舊帳,雪琳有點無地自容的感覺,她的確每次都把事情弄得複雜起來呀!

「所以發生了什麼事?」菲文笑著了笑,然後又換了一張十分正經的臉看著雪琳。被他正著臉色看著,雪琳不禁也挺直了背板,整張臉變得越來越好了。

她來找菲文是想探問一下他對自己的感覺,她問過自己了,她雖然不討厭愛德華,但是還遠遠沒有到達喜歡的地步,她微妙的把愛德華歸類為介乎異性和哥哥之間似的。

不像她對尼古拉那樣可以安心的把他當哥哥,但又沒辨法把他當作異性的對象。

「菲文…」

「嗯?」

「你…你是有什麼在煩惱嗎?」

「為什麼這樣問?」

「今天一整天你都像有心事的樣子。」

「呀…我沒事,可能太久沒有回去,心情有點複雜之類的。」的確是心情複雜的。

「菲文你不擅長說謊的呀…連我都騙不了。」

「說謊不是騎士該做的事……」

「嗯。那麼……我問菲文的問題你也不會說謊吧?」

「當然。」

「那麼菲文喜歡我嗎?」這一句雪琳用極快的語速說完這句讓她覺得羞得要死的話,然後她就低著頭不敢看菲文有什麼表情,這麼大膽又沒矜持問題其實一說完後她已經想挖洞了。

「我……」

「我喜歡你!」聽到菲文有點支吾的聲音,雪琳不顧一切的說出口了。她急得有點淚花的藍眼亮晶晶的看著他,這下子倒是換菲文不知道該如何接下去了

要一個女孩子主動向自己告白,菲文心裡百感交集。喜的當然是雪琳沒有被愛德華迷去了,悲的是該是他去做主動告白的時機被眼前的少女搶去了。害他有點覺得自己和雪琳的角色錯配了一樣。

「菲文?」雪琳有點心慌的看著菲文突然站起身,他側了身讓她沒辦法看到他的表情,她不禁伸手過去拉她。她的心亂了,有點明白為什麼以前總是看到學校中的女生一遇上分手大都會哭得慘兮兮,想到說不定菲文等會有可能委婉地拒絕她就已經想哭了。

菲文深吸了一口氣後轉過身,一臉凝重的看著雪琳,他的眼神是溫柔的,可以嘴唇卻沒有弧度。雪琳心都涼了,生平第一次告白,以為對方也喜歡自己的原來只是自作多情了嗎?

垂下頭打算掩飾等會一定不受控的眼淚,但是卻意外的對上了一雙溫柔的金綠色眸子。為了要對上她的視線菲文單膝跪了在雪琳的跟前,他伸手托起了她垂下的臉,要她抬起頭和他平視。

「那些話該是由我說的。可以重頭來過我當作剛才什麼都聽不到嗎?」菲文的表情仍是有點硬生生的,但是在燈光之下不難看到比平日紅了一點。

「不可以!我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氣說出口的!不准當沒聽過!」菲文的話讓她的心情像玩過山車一樣又起又伏,一時像是要拒絕她的樣子,現在又像是有什麼她想聽的話要說似的,要她做那種心理準備才好?

「好吧!」菲文輕嘆了一口氣。「我在王國還有些不可抗力的問題沒有解決,現在沒辦法肯定自己能夠離開王國在公國和妳一起。我也沒有爵位只是個普通的騎士,這讓的話妳也願意給我機會嗎?」菲文不自覺的把自己和愛德華拿來比較了,而這麼明顯的比較雪琳當然聽得懂。

「你是不是打算之後和我說,自己的條件有限,要把我讓給其他人?我告訴你選擇權是在我這裡不是你們呀!你不喜歡我也不要把我推給別人。我說了我喜歡你就是喜歡你!」

「謝謝妳,雪琳。」菲文笑著把雪琳抱到懷中,薄唇印上了她的。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