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文和對方達成了協議。他將代表必須不能由主人身邊走太遠的威廉去把在船中蠢蠢欲動的不法份子排除。

但他不也是得離開雪琳的身邊嗎?吹著海風,第一次他這麼不想回去自己的國家。第一次討厭自己是騎士團的一份子了。他的身份讓很多人可以命令指使他,王族﹑貴族﹑上級。自己所在的位置太過被動了。

「原來你在這兒呀!」和威廉出現的反方向,由船尾的樓梯爬上來的是一身斯文打扮的菲文,無論看幾次,只要阿修斯穿上王國風格的配上繡線的衣服後如果他不能力和做出粗魯的動作的話,對少女來說絕對是幅賞心悅目的畫面。

「喂!菲文!你是幹嗎跑上來吹風了?」腰上掛著自己的愛劍,阿修斯一發現菲文就踩著有點重的步伐走了過去,從腳步聲聽得出來他應該在約里克身上受了氣吧?

「想事情,還有要冷靜一下。」沒有要移動的意思,菲文仍是挨在欄杆旁邊。

「雪琳剛剛回來了。」

「她沒有事吧?」聽到雪琳的名字,菲文才正眼看了看已經站在他身邊的阿修斯。

「你自己不去看看她嗎?看她的表情好像比下午離開前更右有心事似的。」雖然神經很大條,對太纖細的事情敏感度不足,但當對方把情緒都擺在臉上之後就算是阿修斯都看得出來。

「她身邊現在有愛德華在吧?」

「你不是這樣由得愛德華黏著她吧?說不定他真的會在不知不覺之中把雪琳拆骨入腹呀!」想到由妮古那裡聽回來的愛德華的宣戰,阿修斯就決定站在同鄉這一邊了。

「是誰把我們的角色設定成這樣的?」菲文的語氣湖有埋怨的意味,他不是不明白他們不想因為菲文和雪琳湊在一起而令認得菲文的人第一時間關想到雪琳的身份。但要說他不惱是沒可能的。

「這也不是我可以決定的事。」阿修斯飛快的撇清關係,這完全是妮古的意思呀!

「剛剛那位威廉.那拉亞來過找我。」

「他說了什麼嗎?」阿修斯的神色變得緊張起來,菲文沒有放過他這樣的變化。

「我知道你有秘密,現在我想說的不是那件事。」深明阿修斯什麼都不會說,菲文把頭待回一片黑的海上。

「哦!是嗎?」知道菲文不是要針對他的身份高問下去後阿修斯大口的鬆了口氣,也不介意因此而射過來的冷厲目光。

「會和一個等級等同於皇家騎士團隊長的管家這麼熟悉的人,我現在是完全沒有興趣知道你的背景到底有多麻煩和複雜。也不想知道那樣的人所服侍的又是什麼大人物。」菲文的口語已經十分不善,想他的任務現在已經完全脫了軌,事情完全跳開了他能掌握的,導致雪琳被追殺的原因的那個事件他也只是知道從妮古口中說出來的大概而已。在圍繞在雪琳身邊的人中他仍然是個局外人。

這一點讓他不能釋懷。妮古幾個還好,相處了一點日子他也相信這幾個人不會傷害雪琳,愛德華和他也單純是情感問題上的敵人。但是那個硬插進來有著帝國前宰相身份的老人里克,就算他說完全聽妮克的命令,菲文都不會相信他不會私下做些小動作。

那個老人信不過。他的眼神太過會計算了,絕對是會耍陰的存在。

「那他到底找你做什麼?」

「任務支援。制壓不法份子。」什麼線索都沒有,要他從什麼地方找個不法份子出來?

「船上的?」阿修斯點點頭,心想威廉指的一定是那些在沙利安夫人房外走動過,想把雪琳劫去的人。說到雪琳的事件,恐怕他也得私下去找威廉問個清楚東時他是怎樣發現雪琳的了。

「難道會是海中的魚蝦嗎?」菲文由他倚著的欄杆邊走開,有點沒好氣的往下層甲板走去。

「喂喂!你心情不好也不要只針對我生氣呀!」阿修斯搔了搔頭,但見菲文擺明著不高興也沒有撲上去為自己討口氣,要是平時在酒館﹑旅館等地方被人嗆的話早就大打出手了。

「哦!那很抱歉。」菲文頭都沒回隨口的應了聲。

「…一點也不是出自真心的。」

「是呀!壓制不法份子的我不是真心想做的。」

「我也一起去吧!我最近活動不足,正好去鬆動筋骨。」

「你不要把船底弄穿呀!還有一天半我們才會靠近陸地。」菲文終於轉過頭看著變得很期待的阿修斯。金髮碧眼的青年的手指發出好戰的咯咯聲,臉上也已經冒出了要大幹一場的邪惡笑容。菲文無言的把頭轉回前方,心想如果威廉.那拉亞一開始就叫阿修斯的話,說不定不只不法份子,非法入境的偷渡者都一早全被刮出來了。

「你又知道那些傢伙躲船底?」阿修斯不知是說笑還是認真的反問。

「這只是比喻。能夠出入我們入住的貴賓船艙區,對方有可能是在同區住下的人,又或是可以假扮貴賓艙侍者等等出入的人。怎可能是住在艙底的人?而且在那種大船艙就算把人抓到了也沒有地方藏,人太多一定會有人看見,想綁人的不至於這麼大意。」由船尾的位置回到船艙之中,經過還有幾桌客人的餐室菲文和阿修斯就再一次踏入這艘船的居住區。

貴賓艙的出入口是另外置於一邊的把他們這些花得起錢住套房的客人和其他人區分起來,社會等級的分野很明顯,這也是菲文認為不會是艙底的人的原因,要進入貴賓艙最起碼得換上侍者的服飾,綁到人了但一身侍者打扮的綁匪要如何混回去下層?

「你不是打算此逐間房拍門這樣打草驚蛇吧?」阿修斯期待是大打一場,不是挨家挨戶尋人呀!

「他們想抓黑髮的,可以請妮古幫幫忙嗎?」一路上向個房間的侍者都在忙碌的打點著主人準備休息的事,拿著熱水的侍者在走廊上穿插。

「不要吧!把她叫出來會令事情變得更加複雜的。」阿修斯二話不說立即反對了。

「那阿修斯去找個假髮什麼來?」

「假髮什麼的你叫我去什麼地方找出來!而且找假髮來你不是想扮成女人去引人出來吧?」

「也是呢…我們兩個怎樣扮都不像女人。」菲文突然停下了腳步。

「怎麼了?」

「前面遠一點的地方,不是有位看來頗失措的男僕嗎?」菲文說的方向有一個穿著整齊侍者服裝的人有點慌張的在地上四處張望,他穿的不是船上侍者的制服,反倒像是客人自己帶來的。但是看到他就是一整個不協調,這個人的舉止太浮躁了。

「哦!看到了!」

「細看之外身上沒有什麼代表家徽的東西。」

「喂!這麼遠你也看得見呀?」阿修斯也把眼睛瞇得不能再瞇,但對那個人身上的細微部份就沒辦法看得清了。

「當然了。」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