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德華在走廊上踱步,這一層屬於貴賓客室的樓層所有的地上都鋪了地氈,就算不是殺手的人走在這裡也很容易做得到無聲無息。

他一路裝起一張紳士到極點的笑臉一面朝著目的地前進。雪琳的確是在船艙的走廊上不見了,但是幸好他一直有放一條細線在她身上作追蹤,現在正好發揮了功用。

但是問題來了,他要找個什麼藉口闖進這個有主人的房間之中?

繫在雪琳身上的細線另一端就在這扇門的另一邊,但很明顯這房間是有其主人在的。為什麼她會走進一個陌生人的房間?

「請問先生是有什麼事嗎?」一位管事打扮的年輕男子有禮的走到愛德華的身邊,他手上還端著自備的銀製托盤,上面放著一盆加了冰粒的水。

「是這樣的,我的女伴出了房間說要到甲板吹吹風,但我在上面找不到她,但她的耳環就掉在這附近,所以想向這附近的人問問看有沒有看過她。」愛德華反應很快的在手中摸出一枚藍寶石耳環,幸好他的特殊職業讓他習慣帶著不同的道具在身上,要不他一定會被人定為可疑人士了。

「呀!原來你是和那位小姐同行的人,那位小姐剛才在這裡暈倒了。我家主人讓她進去房間休息。請你稍等一下我和主人說一聲。」年輕的管家像是釋懷了似的鬆了口氣,待他向自己的主人通報過之後就讓愛德華進去了。

愛德華一走進房間看到躺在躺椅上的雪琳立即就上前察看她的情況,這樣做其實對房間的主人十分失禮,但愛德華也理不得這麼多了。

愛德華看雪琳應該沒有外傷,呼吸和脈搏也看似正常,但為什麼她出了房間沒多久就會昏倒?而且她為什麼會走到和通往甲板反方向的這裡?把她項邊的頭髮撥開的時候,一陣令愛德華很熟悉的味道令他不禁輕皺了眉。

這種濃郁的花香味不可能是雪琳自己抹的香水,不久前他才抱著她但當然知道她身上並沒有這樣的味道。而在花香之下才是危險的地方。這種具有迷暈效果的暗香……到底是什麼人把雪琳迷昏了?是這個房間的主人?還是另有其人?

「我們也在擔心該如何通知她的家人呢!我剛剛已經讓人去請船醫過來的了。先生你也不用太過擔心。」一把屬於年長女性才有的聲音響起,然後隨著衣服磨擦的聲音,這個貴賓房的主人由內室走了出來。

「真的很多謝妳。夫人。要是沒有妳她也不知道怎辦好了。」愛德華小心的計算著身後的腳步聲保持著萬一對方有什麼舉動立即可以還撃的狀態,他在對方開口說話之後才慢慢的轉過身,和聽到的聲音一樣,對方是位上了年紀的女人,看肢體動作和步伐對方應該不是由他的同行喬裝,難道真的只是巧合嗎?

「你也不用太過客氣,黑髮少女在王國很少有,說不定有什麼心懷不軌的人在打壞主意,千萬不要讓她落單呀!」老婦人坐在管家搬來的椅子上,愛德華立即站起來,優雅的向婦人行了個王國風的見面禮。

「你可以叫我沙利安夫人,我也是剛結束在公國的旅行正要回國去,這位女孩是你的新娘子嗎?這樣應該經過很多辛苦的事吧!」沙利安夫人絕口不提她的姓氏,愛德華大概想到她的出身不會簡單,現在先把她當成是安享晚年的老婦來應對好了。他扮演的少爺也不該表現出太多的機心。

「好不容易才讓家裡的人點頭讓我帶她回去呢!就因為她有一半來自西方的血統,真的費了很多唇舌呀!呀!謝謝。」沙利安夫人身邊的管事遞上了一杯剛泡好的紅茶還有點心,似乎對方也覺得他會留在這裡直到雪琳醒過來的了?

「先生有同行的友人嗎?需要的話我可以代為轉告先生你的口訊。」

「那就麻煩你替我轉告我的管家一聲吧!我想再不通知他他就會四處找我的了。可以借紙筆給我一下嗎?」愛德華的要求很快就被辦妥,他在紙上寫了幾行字簽上名後就讓那位年輕管事送過去了。

愛德華寫在紙上的短訊包含了暗號,這樣的話阿修斯他們既會知道他們在這裡,而且暫時也不會有進一步的行動以免驚動了不知底蘊的對手吧!

而當這位陌生的管家敲響愛德華他們的房間時,菲文正剛剛由他負責查看的西翼回來。

當他小跑著打算上前看看那個是誰的時候,早他一步回到房間內的阿修斯已經率先發出了驚訝的叫聲。

「威廉!」阿修斯由彈力十足的椅子中跳了起來,一手指著由房間走進來的管家,臉上的神情簡直就像是見了鬼一樣全身的毛都豎起來似的。

「呀!是阿修斯大人。好久不見了,大人最近過得好嗎?」年輕的管家有禮的笑著彎身,驚訝的表情完全沒有表現出來。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在最初的震驚過去了之後,阿修斯也冷靜了一點沒有再大吼,但是看他額邊的青筋和緊握的拳頭,絕對有把這個舊識打至人間蒸發的可能性。

「阿修斯大人又為什麼會在這裡的呢?」

「當然是坐船了。」

「真巧我也是呢!阿修斯大人。」

「你不會是特地來找我的吧?」

「如果是的話會怎樣?」

「一劍砍掉你半條人命,讓你沒辦法通風報信。」

「這樣的話我會十分困擾的,請阿修斯大人千萬不要這樣做,我這次過來只是替愛德華.艾利亞先生送信來的而已。」威廉扎手上的方型銀盤遞了出來,上面正是那張由愛德華親筆寫的字條。

妮古用眼神示意阿修斯拿走那張紙條,一切暫時交給他負責,對方的話中已經暗示一早就知道阿修斯是在這裡,只不過並不是有什麼特別要找他而已。這樣的話還是由阿修斯出面比較妥當。妮古並不認識威廉,對這個人的底細也無從得知,不過看阿修斯沒有出手的情況看來對方可能真的只是有個有點瓜葛的舊識而已。

威廉一個人站在房間的中央,他的前面有阿修斯﹑妮古和約里克,而菲文則是站在門邊的位置。

「幾位有需要送回去愛德華.艾利亞先生的信件嗎?」面對眼前不太和諧似的氣氛威廉臉上仍是沒有露出一絲擔心的表情,只是靜靜的等著阿修斯寫回文。

「你這次和什麼人一起來?」

「我這次是陪同沙利安夫人出遊的。夫人知道阿修斯大人你也在船上的話一定會十分高興。」

「你別亂和夫人說些有的沒的!」

「是的。我當然知道。不過看來阿修斯大人的友人愛德華先生遇上了一點點麻煩呢!如果阿修斯大人覺得有需要的話,相信夫人一定會站在大人的那一邊的。」

「沒聽到我說叫你什麼都不要亂說嗎?」

「我也只是向大人提出一個建議而已。回信我已經確實收到了。請容我告退。」把阿修斯扔在他銀盤上的信紙擺正後威廉躬身行禮後就離開了。

「這次都不知道是好是壞了。不過唯一可能肯定的是雪琳和愛德華所在的那位夫人的房間會是很安全的。」阿修斯像個洩了氣的皮球一樣癱在椅上的軟墊之中,大受打撃的樣子。

「那位夫人是什麼惹不得的人物嗎?」

「呀!是呀!絕對不能惹,但對我來說也不會是敵人,但就是麻煩呀!」阿修斯粗暴的送了兩拳給身邊的坐墊,不過這樣對死物訴諸暴力也抒解不了他心中的煩躁。

「剛剛那個管家領邊的徽章…是百合紋樣的吧?」一直在門邊沒出過聲的菲文沈著臉看著阿修斯。

「你這樣都看到呀!」阿修斯洩氣的嘆了口氣。「總之暫時就讓雪琳和愛德華待在那裡,紙條上寫了,有人用迷香弄昏了雪琳。」阿修斯沒讓菲文有機會再追問那威廉的身份,他把愛德華的紙條扔了在茶几上,而上邊正是愛德華用黑街的暗語。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