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過急進是會弄巧反拙的,年輕人。」約里克看著藉口說要去找妮古的雪琳關上房門的一刻擺出長輩般的態度朝愛德華說了一句。

「我可不想讓你批評。」

「站在我的立場,我當然希望得到那個少女的是你,而不是王國的任何人。」老人自身長年執政,名副其實是個老狐狸,他一說完這句愛德華就笑了。

「你這是在煽動我嗎?」想這樣就用言語煽動他?門都沒有呀!

「淚血一族的人真的可以和人族白頭到老?想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吧!難道愛德華你相信愛情真的可以長久永遠的嗎?」老人危言聳聽的說,他知道愛德華這個帶著悲情色彩的貴族不像國內那些好哄,這年輕人作為殺手在外打滾了這麼久心機和實力都是一等一的。

助他得到想到得到的女孩子,讓他回到帝國之中對將來百利而無一害,但首先就是要先搞定他,把他拉到自己那一方才行。

「不是有句名言說事在人為的嗎?說出來的話真是動聽呀!約里克.大.人。」愛德華諷刺的說,一老一少的魔族男人就這樣大眼瞪小眼,二人都小心的不讓對方看出自己有一絲的動搖而擺出自信滿滿的樣子。

「愛德華。你在自欺欺人,明明想要得到她,排除她身邊的那個騎士,為什麼還沒動手?」過了一會,老人又再開口了。

「約里克,想不到你不論什麼時候都有著一顆冷血的心呀!你到底又在打什麼鬼主意了?你跟著我們到王國境內該不會是有什麼見不得光的陰謀?」

「別把人想得這麼黑暗。我這老人到這個年紀還得為你們這些年輕人擔心,你們才是需要檢討吧!」

「這番說話你在妮古的面前說呀!」

「要我在面前說什麼?」妮古在門外好一會兒,早就認為約里克和愛德華不可能和平相處,但是也沒想到上了船才沒多久就已經擦出火花,而已火藥味還相當濃烈。

「雪琳呢?她說去找妳的。」自動的把妮古的提問省略掉,愛德華側過身在妮古的身後找尋著雪琳的身影。

「我剛由甲板下來,沿路沒有看到她呀!」妮古把自己身上的小包包隨便的扔在一邊的椅上,然後不太舒服的動著手腳,她被身上束緊的衣裙害得辛苦極了。

「走廊就這麼一條,怎麼會沒看到她?我去看看好了。」愛德華喃喃自語的說著,但眼光先瞄過約里克和妮古兩個人。

「哦!爵士對小情人很上心嘛!」妮古惡作戲的一笑,而愛德華則是在走丁她身邊的時候停了下來。

「妮古,我和菲文暗示過了。他不要的話我就不客氣了。」拉了拉繫在頸上的領巾,愛德華蠻在意自己儀表似的把自已由頭到腳整理了一下。而他整理的東西除了衣飾之外還有他那些特製的小刀。

這個暗示約里克可能不明白,但不論妮古在門外聽到了多少,她也會知道他現在這樣做的意思。

「呀…怎麼改變主意了?」妮古不著痕跡的朝愛德華打了個眼色。

「那傢伙對她好也就算了,沒有那個心思的話我可沒打算把中意的東西寄放在別人那裡,更何況是人?」愛德華說完就走出房間去找人了。

妮古看著月牙色的頭髮配上綠眼偽裝的愛德華消失在門邊,他這個形象其實和阿修斯有一點相像,愛德華似乎也不是隨便選這兩種顏色的。

這之中有什麼特別原因。這個想法在妮古心裡更加確實了。

金髮和綠色的眼睛的確在王國很常見,但問題是金色和綠色這兩個色系可以演變出很多種不同的金和綠。妮古知道愛德華現在染出來的月牙色已經是最接近人為的金色了。這樣的安排即使他和阿修斯什麼都沒說,但妮古也會聯想到愛德華該不會是在故意做這樣的打扮好擾亂敵人視線?

因為黑髮的她和雪琳不用述說特徵也很容易在王國中找得到,如果紅月的首領仍是以他們一行人為目標的話,想把他們陷於麻煩之中的話,在王國的土地上把人族的阿修斯或是菲文殺了再栽贓給他們這些魔族人,恐怕以後也不用想離開王國的範圍了吧!

而愛德華擔心不只外來的問題,在眾人之中的約里克也心懷鬼胎吧?

「約里克。」帶著冷意的聲音響起,妮古像是戴起了往日在宮廷中的面具一樣,嘴角噙著高雅的笑容,但是湛藍眼睛中所有反映情緒的波光都收起來了。這一副面貌是約里克最熟悉的,當他還是妮古兩兄妹的老師之一的時候,這個公主在想什麼就連他都不敢說一定摸得清楚。所以他們才沒人察覺在大皇子被封為儲君的同一天這位公主會單獨一人離開宮廷出去冒險。而且一走就到現在都沒有回去。

「殿下是有什麼吩咐嗎?」老人小心的看著坐到他對面的妮古。他只敢坐在原本的位子中沒有移動,只是靜靜的等待妮古接下來的話。

「在同行的時候我希望你什麼都不要插手,這是我們的事。我說的你應該聽得明白才對。別想著要找機會由我身邊除去阿修斯,也不要想利用愛德華和雪琳這兩個淚血一族做任何的事。」簡單的挑明了重點,仗著自己的身份妮古單方面說出自己的要求,她沒有必要和約里克談條件。

「……為什麼殿下不能放手放開那個人族?又為什麼由得那位淚血的少女戀上一個人族?站在帝國的立場,殿下的結婚對象應該是我國的貴族,而我們也不可以讓擅用魔力暗殺的淚血一族流落在公國,更別說被人族得到她了。」

「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王國和帝國到底多少年沒打過仗了?」妮古對老人的話充耳莫聞,說她沒有皇族該有的責任感也沒辦法,她有自己一套想法。

「大約一百五十年左右沒有開戰。」

「那就沒必要找出任何的藉口引發戰爭。我只是為了追查那件慘案而來的,不是來點戰火,記住這一點。約里克,你又好,你的下屬又好,你們胡亂打主意的話我立即就回帝國去把帝國弄垮。」

「殿下這是威脅嗎?」

「如果你是真心把我視作必須回到帝國承繼皇位唯一的公主,那我說的你不是應該聽嗎?如果沒有這個打算的話我現在就讓你下船。」妮古說中了約里克的弱點,他是沒有辦法拒絕妮古的要求,因為他來是為了讓她回去帝國,對將來君王的話他可能說不嗎?

就算想出了各式各樣的理由和道理,這位不願關在宮廷中的公主根本就不會聽他的吧!而最大的問題是他不可以做出什麼惹得她反撲的舉動。

「我明白了。沒有殿下的命令我什麼都不會做,這樣的話殿下可以多信任我嗎?」

「我會好好觀察的。約里克。」妮古沒有一口答應,當下約里克苦笑了一下,妮古必定是因為他沒能提供有關那件慘案的線索而還在懷疑他刻意隱瞞。

「那麼我這個『管家』也應該去把外出的少爺找回來了。」約里克向妮古躬身告退之後出了房間緩緩的向甲板走去。

一路沿著船艙的走廊走著,不少跟著主人出門的隨僕忙碌的行點著行李,還好甲板上的人潮已經散去,現在只有一些在吹海風的人在。

「老頭子上來甲板有什麼事?」

「有見到我家少爺嗎?」

「吓?……哦!沒看到他呀!有什麼事要你親自去找他?」阿修斯和菲文兩個待在甲板說著男人的悄悄話,看到約里克一個人走出來雖然不想和他打什麼交道,但還是得硬著頭皮問。

「雪琳小姐一個人走了出來,少爺出來找她。」約里克板著一張嚴謹的臉,外人單看這個表情和大概會覺得是位可靠但對主人也很嚴厲的老僕人吧!但阿修斯知道對方和自己一樣,壓根兒不想進行現在的對話。

「雪琳不見了?」

「兩位沒有看到她走上來嗎?」

「沒有。」

「……那麼就是在船艙內不見了的?」約里克冷靜的說完,又回頭走回船艙去。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