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指定的時間回到大宅收好行李一行人直接對往港口,在大宅中待命的三人其實對於帶著低氣壓回來的菲文和雪琳感到奇怪,但又什麼人都沒有問,只當作是因為去跟賈圖道別而引發的傷感。

只有雪琳和菲文兩個人各自陷入各自的煩惱之中。

「妮古小姐,我已經和商會的人聯絡好,王國的入境許可也已經辦妥了。」尼古拉把辦好的國境通行證交到妮古的手上,然後他仔細的報告著她的各項安排。

由出發的船,到達之後的初步安排,下塌的地點尼古拉都已經一一準備,他甚至已經把那顆淚血石的原主人有可能出現的地點列成清單。

「真是幫大忙了!尼古拉!」

「可以的話我也想跟著你們一起去,請萬事小心。」

「沒問題。」

「雪琳也是,在東大陸千萬不要落單。」妮古的話尼古拉一點也不擔心,他擔心的是那個從沒到過東方,對東方王國也不太熟悉的少女。

「好的。」

「……」尼古拉沒再說話,只是伸手撫了雪琳的頭頂兩下。

雖然被當成小孩子似的,但收到尼古拉像是打氣的鼓勵雪琳也稍微提起了一點精神,小心的聽著出發的安排,雖說一切都有尼古拉打點過了,但她和妮古兩個以什麼身份進入王國的國境,魔族在王國要注意的她都得好好聽下去。

「細節的部份我在船上再和雪琳妳慢慢說。現在更重要的是為什麼約里克你還在這裡?」妮古決定把她和雪琳要注意的部份留待之後再說,目前還有個比較麻煩的問題要處理。

「我不放心殿下進入王國的地方。所以我也一起去。」

「不是吧!老頭子也一起去?你就不怕你偉大的身份被人發現的嗎?」阿修斯第一個發出強烈的反對,他還沒有博愛到連同仇視自己的人物也一同照顧。

「哼!起碼我已經一頭白髮,眼睛也早就變成灰藍色了,誰會留意我這個老人?而且扶老攜幼的話不是比較不會引人懷疑嗎?」

「我覺得只會變得更可疑而已。」愛德華也反對老人的決定,阿修斯也和他一樣努力的想著反對的理由。

可惜問題是就算他們反對,妮古再下重話不准他約里克跟著來,這個頑固的老頭也一定不會聽話,對方又是帝國的前宰相自然會有門路進入東大陸之中,與其讓老人在視線範圍之外不知會不會做什麼打亂他們計劃的事,倒不如把他放在身邊。

阿修斯知道妮古一定會這樣想,所以和約里克同行基本上已經是必定的了。

「咦?愛德華?」雪琳由愛德華開口的一刻已經不可置信的看著愛德華,大宅中有個不認識沒見過的人並不出奇,她以為是協助尼古拉準備的商會成員,她沒想過這個看上去很陌生的人會是愛德華的。

一頭閃亮的月牙色髮絲取代了漆黑的頭髮,紫羅蘭色的眼睛竟然變成了綠色。雖然輪廓什麼的完全沒有改變,但只是換了一身代表性的顏色就讓愛德華看起來像另一個人般。

「這樣好看嗎?寶貝。」看到雪琳終於發現他的改變,愛德華有點高興的說。

「愛德華你染了頭髮?還是漂的?眼睛……」雪琳驚訝的走到愛德華的面前圍著他看了一圈,不只是看上去完全沒了魔族的特有的黑和藍,連打扮都換上東大陸的風格之後完全變了個人似的。

「寶貝不用羨慕,看上去雖然效果不錯,但把頭髮和眼睛弄成這樣很痛的。」愛德華在雪琳發出讚嘆之前潑了一記冷水,這種變裝手段是他作為殺手必須的,但就算是最好的藥劑,強行的把眼睛的顏色和髮色改掉都是違反了自然,就算喝下那種藥不見得會短命早死,但那種全身在燒,眼睛發燙的感覺還是每次想起來令他打冷顫的。

「呃…會痛…」雪琳不太了解愛德華笑著說的痛是什麼,因為染髮劑和彩色隱形眼鏡在她過去的世界只是很普通的東西。不過照這個世界人族和魔族壁壘分明的立場,恐怖這種改變種族鬼質的技巧是蠻困難的,要是染髮很容易人們就不會第一時間用髮色來判斷是人族還是魔族了。

「寶貝喜歡我這樣子?」演技也是殺手必備的條件,演技加上他本身的貴族修養,要裝成一個王國上流社會人士一點難度都沒有。很自然的拉起雪琳的手親了一下,他旁若無人的跟雪琳調情。

「愛德華變得像個貴族似的。」雪琳有點尷尬的看看旁邊,她的視線很快就接觸到菲文的,但是他卻沒有像之前那樣走過來打斷愛德華的調笑。

雖然愛德華並不是真的在輕薄她什麼,吻手禮也是司空見慣的招呼形式,但為什麼這一次菲文沒有阻止愛德華?

雪琳欲言又止又收回視線,藍眼中的落寞被愛德華捉到了。

殺手變成了綠色的眼睛有點責怪意味的投向了菲文,只見被瞪了一眼的騎士非旦沒有回瞪他,甚至是長他人志氣的嘆起氣來。

他們兩個不像是吵了架呀?為什麼氣氛變得這樣奇怪的?

「那麼…約里克的角色就設定為愛德華扮演的公國貴族管家如何?」妮古突然發出了驚人的提議,愛德華一聽也顧不得菲文和雪琳之間發生了什麼事,第一時間反對了。

「他要跟來沒問題!但我不要他扮演我的管家!」

「說起來愛德華的角色的確不像沒有一個隨身的侍從呢!」阿修斯無條件的贊成妮古的提議,只要不是約里克不他的假管家就行了。

「阿修斯你不要現在才來落井下石!」愛德華焦急的叫著。開玩笑!叫這老頭當他的管家就算是當假的他不被煩死才怪!

「我明白了。」約里克的臉色雖然難看,但總算得到妮古同意可以同行的他已經豁出去了,就算要把愛德華這小子當主人扮也他照做了。

「……」

「這樣的話…菲文。」阿修斯成功把約里克這個麻煩賴到愛德華的身上,剩下的就是和由王國來的騎士提出告誡了。他像個好哥兒的勾著菲文的肩把菲文帶到屋外,確認他們之間的說話不會被雪琳聽到了後阿修斯才再開口。

「什麼事?」

「回到王國之中,盡可能不要把你騎士的身份暴露出來。發現騎士團請你繞路迴避,免得知道你任務的人會意識到你保護的對象就在附近。」

「我明白了。」像是在市政廳時的一樣,菲文聽到了雪琳的話,她在擔心他回到王國之後會被命令歸隊,一旦下了這樣的命令菲文就不可能再和他們回到公國這裡來了。

這個問題,菲文也不禁自嘲自己的天真。他如果真的回國了,他一過了碼頭的關卡,騎士團就會知道他回國了,雖然還不知道沒有侯爵的首肯騎士團會不會視為任務結束,但這的而且確是個隱憂。

「你在迷茫了。為什麼?」

「阿修斯…你為什麼可以下得了決心拋下故國了?」

「當你找到更重要的東西的時候自己就可以作出決定了。你現在就這麼煩惱是不是早了點?」

「如果我根本沒有決心離開人族的王國,我應該讓她把感情放在我身上嗎?」

「但你也喜歡她的不是嗎?為什麼突然陷入這樣的煩惱中了?你在王國難道有什麼不得了的身份讓你沒辦法做決定?」阿修斯皺起了眉頭抱著臂很不苟同的看著菲文。

「阿修斯應該知道王國的騎士團都在幹些什麼的吧!」

「當然了,就算是小孩子都說得出來東大陸的騎士有多高尚﹑有多紳士,總之就少女憧憬的對象,一般男人最討厭的存在。」

「那即表面上的,我在轉到現在浮於枱面的師團之前…」

「你該不會是想說你曾經待在那個最糟糕的師團中吧?」

「是的。所以騎士團是不可能放在出國的。」終於可以各別人說出他最煩惱的事菲文不放過這個機會大大的嘆了一口氣。

「這會不會太巧合了?這樣一來你一回國騎士團一定會知的。團徽拿來!」聽到菲文完全不反駁他的假設,阿修斯變得煩躁了起來,他伸手向菲文要了騎士的隨身徽章來看,和這個東西一樣的徽號同樣有刻在菲文個人的出什境通行證上。

那是一個蛇加上獨角馬的盾章,而盾的底部也雕刻著一個白合紋樣。百合紋章是王國皇家相關的軍隊或是騎士專用的紋飾。身附這樣的紋章不在首都生活沒問題,但一定不會允許出國定居的。

「想不到菲文你還是大人物呀!還皇家騎士團的?」

「我當初只在皇家騎士團待了一個月就調任了,才不是什麼倣人物。」說完菲文又沮喪的嘆了口氣。

「但是你不像只因為這種事而煩惱。」阿修斯不認為就這樣就足以讓菲文煩惱得連愛德華吃雪琳豆腐都不去制止。

「現在還是先別說我的問題了。時間也差不多了吧?」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