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夠為雪琳放棄在我王國裡的一切嗎?

在王國裡到底有什麼令他捨不得放下的?

為什麼這麼抗拒去思考離開王國的生活?

妮古的話在他平靜心中打起了一陣又一陣的狂浪,這三個問題填充了菲文所有的心思。當他的想法傾向捨棄一切的時候,反對的理由就像是排山倒海的襲來。不論是真的理由還是藉口都一一冒出來,原來他的心底根本沒有想過離開王國生活。

「菲文,是不是累了?」雪琳搭上了菲文的手,由出門到現在他都表現得心不在焉,她和他之間不是沒有過相對無言的時候,但是她沒看過會在外邊陷入自己的思緒的菲文。

由認識菲文的那時起,他自責的沮喪的一面她都見過了,但是他現在這陷入自己思緒的樣子,出了神在想事情的表情她覺得好陌生。金綠色的眼睛的焦距有點散渙,但明明該是無神的眼睛卻讓雪琳看得有點心寒。

「我沒事。」菲文回過神,有點心慌的回答。在沒有答案的思考之中他把雪琳和他在王國的一切放到了天秤之上,現在一回過神就看到她的擔心的臉讓他對自己得不出決意的心更像是被責備了一下。

「如果你不想進去的話沒問題的。」站在韋尼斯城市政廳的大門前,雪琳微冷的手仍舊搭在菲文手上,她不想菲文勉強,也希望為他做些什麼。

「不,我真的沒事,我們別讓子爵等太久了。」菲文牽起一個微笑,然後把話題帶開,巧妙的讓雪琳放在他手上的手改為圈著他的手臂。

現在的他覺得碰她一下都是褻瀆。

「雪琳妳來了?」一早已經在市政廳中打點,表到通知雪琳來了的那薩洛由暫時放著賈圖遺體的房間中出來,他清一色穿著純黑的喪服,領帶襟巾都是黑的,看到那薩洛這喪服的打扮,雪琳忍不住就扁了嘴嗚咽著了。

「哥哥………」

「事情的經過我已經聽說過了,不是雪琳的錯,賈圖不會覺得是妳害了他的,所以妳不可以這個樣子。」

「我可以進去看他最後一面嗎?」

「可以,傍晚待太陽下山之後我就會出發送賈圖回去。剛剛妮古小姐也有提到妳也要出門了?」

「是的。」

「我不阻止妳。但妳一定要平安回來,記得我還有父親大人都會等妳回來的。明白嗎?」好不容易和沒血緣的妹妹重新建立感情,他可不希望她會因為賈圖的事件而自暴自棄。

「嗯。」雪琳點點頭,然後就隨著那薩洛的指不來到了一個放滿了白花的房間,現在已經入秋,早就不是花期,但這種還是放滿了特地找來的白色花朵。

一只鋪著玻璃的華麗棺木靜靜的放在房間的正中央,妮古已經在棺木邊向逝者族上了最後的祝福。

雪琳也走到賈圖的旁邊,賈圖的遺體並不難看,他身上的傷口都被處理過了,身上的衣服也換上了一套純白的禮服。原本應該變得蠟黃的皮膚也有人細心的上過妝,看起來賈圖他只不過是睡著了,說不定還會醒過來的樣子。

「我來了。賈圖。」雪琳把手放到玻璃的上面,在他走了之後她竟然就可以自然的對他微笑和打招呼了。真的很諷刺!

「久斯和摩拉耶已經被抓起來了。接下來我會和妮古他們繼續追查下去,我會查出真相,然後再告訴你。」雖然賈圖已經不會回答了,但是雪琳還是很認真的向賈圖交代她接下來知道的預定,然後雙手合十低下頭替賈圖默禱。

「我要出發了,但是我一定會平安回來的。」

雪琳擦著眼淚先行離開的時候菲文仍是看著賈圖的棺木,看著這個和自己不咬弦的貴族的最後一面菲文有自己輸了的感覺。對方連生命都可以為了雪琳而不要,但是自己卻在糾結著該不該放下王國中自己的一切。

他的過去到底有什麼值得自己留戀?說到尾騎士只是說得好聽的美稱而已,就算扔下這個看似高尚的職業,他菲文.蘭森不也可以一樣的生活嗎?

「你鑽牛角尖了。」妮古壓下聲音的說。

「這不是妳想要得到的效果嗎?」菲文諷刺的回話,語氣也不乏對妮古的抱怨。

「我只是想你仔細想想那個問題而已。只不過沒想到你的反應會這麼大,在王國你到底有什麼捨不得令你困擾到這個樣子?」

「過去是沒辦法抹殺的呀!」菲文閉起了金綠色的眼睛,

「你現在的樣子真像那時候的阿修斯。算了,你的過去有什麼說不出口的我都不追問了。」妮古輕嘆了一下留下菲文一個在房間中。

一踏出那個靜默的房間,妮古就看到那薩洛向雪琳遞上一個銀製懷錶。

「這個妳帶在身邊,上面有我們馬赫塞家的家徽,雖然妳身邊有很多同伴,不過有些時候家族的力量也是必要的。收好。」

「抱歉了呢!把你的妹妹帶走了。」妮古笑著走到那薩洛前面,

「雪琳就拜託了。」

「這次我也得靠阿修斯的幫忙呀!子爵也知道在王國我們黑髮的沒辦法自由活動。」

「這個,因為剛剛才知道你們要去東方去我只來得及準備這個,上面的人都是和父親素有來往的王國貴族,萬一真的需要幫助妳可以透過這些人聯絡我們。」

「這真是幫大忙了。」妮古不客氣的接下了那薩洛的字條,在黑街不得明正言順出動的王國之內,只靠浮在水面的商會始終會有應付不了的情況。

同樣是皇權國家,王國的貴族或是爵士的數量比公國多上了好幾倍,這樣等於麻煩也是好幾倍的襲來。

「菲文這次回到王國,會長留在那裡還是會跟著再之回來公國?」那薩洛見菲文久久還沒由房間出來,他出於好奇的問道,但卻觸動了雪琳從沒想過的問題。

「咦?」

「呀!應該還不會吧!畢竟幕後主使者還沒落網。」察覺到雪琳的異樣,那薩洛立即補救,但是雪琳卻搖了搖頭。

「我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現在還不用擔心這個問題呀!雪琳。」那薩洛暗罵自己的大意,明知道雪琳喜歡菲文還說出了這樣的話。

「如果騎士團向菲文發出歸隊命令的話……這說不准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竹某人 (竹子) 的頭像
竹某人 (竹子)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