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夠了。妮古!」阿修斯頭上的金髮吹得亂七八糟,他還不時需要避開被狂風捲起四處亂飛的雜物,但他還是十分精準的伸手捉住了妮古的手腕沈聲把她亂來的舉動制止下來。

聽到阿修斯的聲音,妮古稍微冷靜下來,剛剛對約里克的怒意很快就被澆熄了一半。她有點歉意的向退到房間角落的同伴們笑了一下,然後她就收起了所有亂竄的魔力坐回阿修斯的身邊,好像剛剛的亂象和她一點關係都沒有似的擺回一臉招牌的溫柔笑容。

「看看房間被妳弄成什麼樣子?又看看我被妳弄成什麼樣子了?」阿修斯仍是十分不滿的撇了撇嘴,大手胡亂的抓了抓凌亂的頭髮,一整個房間的狼藉似乎都不及他頭上的金髮重要。天知道剛才的混亂打壞了多少高價裝飾品。

「抱歉。一時氣上心頭。」妮古坦然的認錯,見阿修斯亂抓著頭髮不但沒有弄整齊反而越弄越糟後,她溫柔萬分的替他整理著,完全無視著旁人的注意兩個人就這樣陷入了詭異的粉紅色氛圍之中。

「妳得小心一點,在東大陸不小心用了魔力是很麻煩的事。」阿修斯嚴正的提醒。

「放心好了。我會記得的。」

「我始終反對殿下去東大陸去。」約里克植度不滿的插話進那兩人的粉紅氣氛之中,惹來妮古一個怪責的眼神。

「那麼你把知道的都說出來?」

「我是真的不知道更多的了…」約里克老人很為難的說。

「那就沒辦法了,我要事實的真相,就算是到人族的國度我也會去的。各位準備出發了。」

妮古一聲令下,會客室就只剩下約里克一個,負責留守的尼古拉忙碌地把一早為各人打點好的必備行李帶到大廳,而愛德華則是關在自己的房間中好久也沒出來。

「雪琳,我可以進來嗎?」雪琳的行李早就已經有人理好了,現在她無所事事的在自己的房間抱著兩只兔子玩發著呆。

「可以呀!妮古的行李準備好了?」

「是呀!要帶的東西沒多少。」妮古關上房門之後走到雪琳的身邊坐下,兩雙藍色的眸子對看了一下,然後雪琳先笑了笑。

「妮古有事和我說?」

「看出來了?」

「看出來了。如果是為了妮古的身份或是調查淚血一族的事的原因來解釋就不用了,我知道那不是可以隨便向人說的話。沒有隱瞞不隱瞞的。」

「真的這樣想?我可是瞞著妳一點也沒有提過我的身份,妳之前認識的我也可能不是真正的我哦!」妮古故意危言聳聽的說,她不否認在繁文縟節甚多的宮廷她會有另一個樣子,不過她可以保證她從不在宮殿以外戴上面具。她視雪琳為同伴了,所以不介意她知道自己的身份,但她不希望因為身份被說了出來而有什麼改變。

「嗯。我以前呢…我指的是還沒來到這個世界之前,我是個別人說什麼都沒所謂的女孩子,朋友同學說什麼要求什麼我都不太會拒絕,所以有的同學很喜歡我,有的會覺得我很不順眼,這樣被批評為雞婆的過去我不也一樣沒有告訴你們。你們都可以相信我的靈魂是由別的世界到來的事,我為什麼要懷疑你們?」

「妳呀…雖然我感到很高興,不過對人還是多提防一下比較好。」妮古鬆了口氣的說,然後沒什麼儀態的窩在椅子之中。

「我們一起找出真相吧!」雪琳笑著一起窩到椅子柔軟的墊子中,兩個女生就這樣有失儀態地攤著,但又誰也不願意先坐起來。

「這當然。」

「妮古之前說是受人所託來找我和我的家人,那個人其實並不真正存在吧?」

「嗯。沒有那樣的人,一切都是我用來隱瞞身份想出來的藉口而已。不過淚血一族在帝國是受保護的以前告訴過妳吧!我原本也有認識好幾個淚血一族的朋友,但他們現在都不在了。現在就當作替他們做一點事,把有可能是關鍵的妳找出來,再找出真相。」

「可惜我知道的都不多,那時候『雪琳』年紀太少了。我連父親為什麼要把我帶離帝國都不知道。」

「妳提過的那封信沒有提過?」

「沒有,只是說出『母親』不是親生的媽媽,還有『母親』和侯爵的關係而已。」

「不過我們還有紅月這個線索,不用灰心呀!我們一定找得到真相的。」

「我真的很幸運,來到陌生的世界遇上了不明就裡的危險,但我遇到你們。」

「呵呵!更找到了喜歡的人對吧!」

「嗯。但是那真的好嗎?」

「為什麼這樣說?」妮古不解的開,喜歡一個人是好事,喜歡與被喜歡的都可以令人覺得幸福,先前她想把雪琳和尼古拉湊在一起也是因為覺得他們都需要身邊有一個人,雖然結果他們兩個變成了兄妹的樣子。

「和我在一起了,會不會更被捲入了更深的麻煩中?」

「那妳告訴我活在世上有什麼是不會有麻煩事不用煩惱的?」

聽了妮古的話雪琳笑了,簡單的一話句就能讓人安下心來,不壞的個性,不著痕跡的溫柔還有處事的策劃力,其實說不定妮古很適合去承繼皇位。

「妳說的是呢!」

「我知道妳喜歡菲文,不是我要潑妳冷水,不過妳始終要知道王國容不下魔族的人,你們要在一起就一定要菲文放棄在王國的一切。來到帝國又或是定居在公國。」

「我…還沒想到這麼遠…為什麼大家都是人一定要用地域劃分開來呢?」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好了,在到碼頭之前再解決一下另一項會讓妳掛心的事吧!」妮古一個翻身站了起來,她隨便的理了理頭髮之後就伸手拉起雪琳了。

「現在就要出去嗎?」

「嗯。那薩洛子爵會負責把賈圖的遺體送回去公國的首都。我想妳會希望去說最後的再見。」

「…嗯。我要去。」

「那我就和妳一起去。」妮古拉著雪琳的手走出房間看到菲文已經站在外邊,似乎已經等了好久。

「菲文也要一起來嗎?我們打算到市政廳和那薩洛子爵告辭。」妮古看到菲文一點也不意外,本就是人族的他不需要做什麼的喬裝準備,而他本身的行李也是所有人中最少的。

「是的。請讓我也一起。」菲文很自然的走到雪琳的身邊,但是沒走了幾步雪琳就被妮古用各種理由支下樓去了。

「如果你是想我對妳的身份保密的話,我保證會守口如瓶的。」妮古故意留下自己菲文知道她一定有什麼要對自己說,對於這個惹不起的帝國公主,菲文對她的感覺在之前的難以捉摸之外現在多了幾分防備。他不討厭魔族,但不代表他不防備和帝國皇室有關的人,更別說將位於權力核心的王儲了。

「我想說不是那件事?而是剛剛我在房間對雪琳說的你都聽到了吧!」

「……」

「我不是要你現在作出什麼決定,只是我想你知道和帝國的魔族女子扯上關你,你就得有離開故國的準備。」妮古的話像是一個猛擊,重重的撃在菲文的心上。

「就像阿修斯一樣嗎?」菲文的神色有點黯淡,似乎妮古說的話正中了他的痛處,他的確在內心掙扎了。

「就算你猜到什麼都不要說出來喔!把所有的謎底都掀了開來對任何一個人都不會有好處。」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